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流水线上的Factory

在生前做死后事

 
 
 

日志

 
 
关于我

Galgame系流水线,同时对“东方”国度有着执著的追求……图狂,音众,喜好是有空发神经写些白痴文字,美言曰之则为寄托心境,当然,两者要结合来看才是真实……最后,Say a "hello world"赠与我的头像

网易考拉推荐

[昔流重演]みなも大好き  

2007-12-02 03:41:33|  分类: 昔流重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是当年17、18岁那青春少艾的我写出来的东西。嗯,放出来也让我不好意思,但苦于近段时间实在是没有什么时间说说Galge或者发表什么心情演说之类的东西,所以搬旧东西出来“献世”……和Memories Off的伊吹みなも相关,认为标题的意思是“大家也很喜欢”或者发音是“嗯嗯嗯大好嗯”的人,请直走50米拐角处转右,不送……

其实我是想将以下放出的那段落改写成一篇ネチョ文的,千真万确……就是没有做出来而已_-_
还有,至少写出一篇ネチョ文目指!角色和情节都已经想好了,那将是一出攻受合一的百合戏……不过不好意思,主角不会有みなも-__,+

回到正题。以下摘出来的是某篇没有发表过的太监文的其中一段,直到今天还是处于太监状态……当时的文笔就是这个样子,倒是在文章所寄托的思想上一直延续了下来,直到今天也一直写同样的故事

任何作品都是源于意淫。这个源能不能成为泉水是一回事,总之有泉水就必定有源。而我近几年所写的东西,一直都围绕着这个源来转圈——我希望描写出自己在现实生活里头是怎样意淫,力图表达出意淫的全过程,以及自己所身处的状态——就是这样极其私人而且不可理解的作品

对一个2D人物寄托太多个人感情是一件极其煞笔的事,所以我一直都带着这份嘲弄来写自己的文字,一边写一边狠狠地嘲笑自己:“你这个煞笔!”,当然,另一边也不能自拔……我想,要结束这种状态,最好的方法就是尽快的宣泄够,所以,有了一系列的晦涩无解的文字……

我需要摆脱现在这个状态,但并非非此则彼地全面推翻我个人对みなも的喜爱之情。我想这见证了我的青春岁月的东西不应该占据着我现有的时间,但绝对要珍藏在记忆的最深处

我需要摆脱现在这个状态啊啊啊啊啊!!!(仰天)


十八岁的祭献――美奈裳对于笔者的现实性共鸣的说三道四的探索式YY

(三)

  “利用脑袋就可以化虚幻为真实,将xx的形象突现出来.这就是所谓YY的真谛.”
  上次在一篇恶搞文上,我这样写到.
  反复思辨后,倒是觉得这句话的出现有着它特定的历史根源,虽然说上口是有那么一点无中生有.
  在日与夜的更替中,自己又何尝不是在YY.
  当某种事情成为习惯,那么习惯将在任何时刻以任何一种既有形式作出反映.
  那句话便是反映.这点我还是知道的.

  作为生理心理都基本正常的男孩,对某心仪女性进行纵深式YY可说是家常便饭.
  加上自我陶醉能力非常不错,YY也就更加丰富多彩.
  打个比方,我能够从心仪对象对我的某一中立的颦笑,将其添枝加叶,最终发展为勇者斗恶龙和仙剑奇侠传的基因杂交版.
  再打一比方,我可以从她无机的拨撩刘海的动作,发展到和她进行某种为达到某类型欲望而相互协助的行为.
  对此,我不能不承认这是对他人开苦涩的玩笑,然而非常实际和无可避免,也终将伴随我一生.
  当然这是对现实世界而言.

  家是好物,尤其我的房间.
  我房间有个朝南的窗台,遥望开去只能将视线开阔到百米左右,可是时有清爽南风透过密集的石屎森林而拂至,感觉舒爽中带有亲昵.
  所以,我常常将身体靠在破旧的摇椅上,舒展筋骨,闭上眼,随着风的裙摆而浮想联翩.
  所谓浮想,其实和YY同出一辙.
  说得实在点,就是:我常常将身体靠在破旧的摇椅上,舒展筋骨,闭上眼,随着风的裙摆而疯狂YY.
  还有,美奈裳和我是毫无疑问的主角.
  依稀中,我听到百叶窗帘哆嗦着身体,撩起的蚊帐泛起沉默.沉默顺着波浪而起伏,蔓延开去,周而复始,仿佛是挂在路边那充满轮回意味的发廊转轴.房间幽香.美奈裳在床上睡得香甜,棉质薄被刚刚覆过胸前.她那发丝披散在浅橙色的睡衣之上,如若白日里的黑色烟花,美丽而鲜明.
  我就倚在床边,看书,看窗外,看美奈裳.
  “还在?”她略带疲累地问我,显然是还没有睡足.
  “我当然在.才回家两天,你那手术后的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呢,我怎么敢抛下你?”
  我注视她的眼睛,像是潜进了一弘清澈无底的秋水,想在里面寻找到什么,然而无可寻觅.
  “谢谢.”她莞尔.
  我没有说话,扶起她那纤瘦的体躯,慢慢地,慢慢地靠在怀里.我在她的粉颈上嗅不到病理的气息,甚至连伤痛也嗅不到.涌入鼻腔的只有那份落叶归根后新生的清新.隔着我身上的白色短袖T-shirt,我能分明地感觉到她那还没发育成熟的小小的隆起.
  我没有多余的动作,就这样抱住香馥的美奈裳,享受着一刻的幸福.
  一刻过后,我便放开了双手,顺道地放开了紧锁的妄想.
  回到不想面对的现实.窗台依旧朝南,和风依旧柔和,我依旧是我,不曾改变过什么.
  日复日地YY如此一个情景,像是在轮回的时光中蒙头大睡.
  睡梦中是现实,睡醒后是拥抱.
  继续,睡梦中是现实,睡醒后是拥抱.
  睡梦中是现实……
  睡醒后是拥抱……

  说不出清醒和昏睡的区别,对我来说,这并不重要。
       继续这样的生活就已是我的出路,做再多的事也是徒劳。
       正如不必去区分纸巾的正面反面,只要能拭干YY时流出的口水就得。
       我很清楚。


什么叫宅?这作者就是该死的宅!

  评论这张
 
阅读(10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