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流水线上的Factory

在生前做死后事

 
 
 

日志

 
 
关于我

Galgame系流水线,同时对“东方”国度有着执著的追求……图狂,音众,喜好是有空发神经写些白痴文字,美言曰之则为寄托心境,当然,两者要结合来看才是真实……最后,Say a "hello world"赠与我的头像

网易考拉推荐

[昔流重演]白描画  

2007-02-18 00:21:35|  分类: 昔流重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某文依然努力中,考虑再一次延迟更新……好吧,我就不要再说丧气的话了……
这次搬弄的旧作是上一年送给美奈裳的礼物《白描画》,无论从任何方面上讲都是一份非常精致的礼物。不管好坏与否,反正就是精致,而独具匠心。
这篇东西是第一次将自己个人的情绪代入到其中,文中的美奈裳更多的是我的化身,而以往的我都是致力于让自己成为美奈裳来写故事。也正是如此,这篇短短的东西是我至今为止认为最好的作品,即使我反复看了一年也丝毫不对此而感到反悔,对,因为这次文里头的“我”就是我自己。
“我想用我的力量,支撑着我活下去,也让我身边所有的人活下去。”……因为,我已经长大了——这就是《白描画》所要表达的话。
回归到现实的身边,家里人都非常照顾我,可能是独生子女的原因吧,有时候摊开手板要钱家里人也不会怎么过问用途,而我也不希望将家人的信赖毫不吝惜地贱卖出去,所以也一直努力地寻求报答,也正是如此,我希望能得到更多承担责任的机会……
有时候也因此觉得自己是一个颇为理想派的人,总觉得很多事物会按照自己所想而发展下去,然而结果却往往逆我意。那也对,始终生活是现实,不能等同的嘛。
只是,如果能在现实中抱有多一点自信、多一点希冀,那会不会能在自己抱头苦恼的时候、暗自忧郁的时候能更快地打起精神,迎接接下来的崎岖呢?
说起来,也许当时就是怀着一分期待、一分警醒、半分积极的心态去写,也因为这样,每次读上一遍都觉得自己心里会舒展一些,然后暗笑一句“希望在明天”嘛……
……也许,我是个不善于悲观的人也说不定(苦笑)……
不过说来,这种短小精悍(自恋评论-v-)的作品也许在未来也很难再写出……绝版吗?

啊,最后还有两件事:
新春快乐,还有,祝自己20岁生日快乐,希望这份封上一点微尘的礼物自己也能笑纳……
(笑)

————————路过————————

话前的话
   
本着“是时候写一篇自己的文章了吧”的心情,动笔写下这篇作品。
   
算是为自己的18岁饯行吧,当然这也是为了庆祝美奈裳的生日――纵然已经过去好久。
   
可惜这只是同人,背景上还是沿用了《秋之回忆》的背景。如果我是脱离原背景而独立出来的话,我想这篇文章会更具代表性。
   
当然,这只是对我来说是这样。
   
“我生存着,而我必须为我的继续生存付出相应的代价!”
   
《挪威的森林》里的话,我很喜欢的说。
   
只是不知道读者的你有没有同感……

白描画

   
“那样的话,我就在那边等你吧。”
   
从他的手上接回我的挎包,笑着道谢,然后转过身,脱去刚才的面具。
   
这一刻我不想笑。心中漫溢着矛盾,尽管已百次千次地强调给自己听我来这里的目的,但依然有那么一点恐惧。
   
信心不足?叩心自问。可是走到这个地步了,假若放弃,那岂不是更加愚蠢?
   
我已经长大了,面对关系到人生之上的选择题,我有属于自己的选择。
   
决定了。想着,好一种破釜沉舟的意味。
   
“决定了呢……”我喃喃自语,迈开步,毫不介意碎樱就溅在脚下。

   
路还是那条熟悉的小路,即使多年的记忆不再如往昔一样明了,守在小路尽头的那棵樱树,依然像里程碑那样出现得从容自在。
   
所以我已经看到它,以及倚在树下的她。
   
“表姐~”
   
“好慢啊,美奈裳,又迟到了呢。”表姐斜睨着我,一脸不悦的颜色――我不得不承认,那表情装得实在是太可爱了。
   
“嘻嘻,对不起。我保证下不为例。”我不好意思地摩挲头发,吐了吐舌头。
   
“唉,反正每次都是这个样子,习惯了呢……”表姐显得有点无可奈何,“怎么,今天画画吗?”
   
“是吧……好像……”
   
“好像?”表姐看了看我那引人注目的挎包,稍稍迷惑,“带这样的挎包出来,应该不是‘好像’吧……哎,怎样都好,反正我是模特,我可猜不透美奈裳大画家的想法。不过事先要声明一点,我可不要像上次那样,捧着小龟还贴在脸上一个多小时哦。每次我看到那些路过的人对我笑,我就觉得他们在说‘你看你看,又有人搞什么行为艺术。哎哟,世风日下,道德沦丧’等等等等的,好不自在。还有……”
   
“得得。”忍着要笑出声的冲动,我按住表姐的肩,装作道貌岸然:“表姐,你今天什么也不用做,不用去捧龟,不用去爬树。我只需要你安安静静地坐在这里,看我画画,和我聊天,这就足够了。”
    
“诶~真的,什么都不用做?不是吧?”
   
“没有骗你。”
   
“这样……好吗?”表姐这句忧心的话,却令我不禁放肆大笑起来――看来我以前的调教是成功了。
   
“好了……很好……非常好……”我喘着被笑声弄得参差的气息,艰难地憋出了这几个词。
   
然后,自然少不了被表姐臭扁一顿……

   
打闹没有持续很久――我来这里并不是为了打闹的。
   
目的早就明确,决心也已经下定,我不该有任何踌躇。
   
深呼吸,随后放好支架,调整托板的角度,摆上画图本,坐在石座上,收拾心情,一切准备就绪。
   
“准备好了?那美工笔和调色板呢?”表姐不解地问道。
   
其实表姐不问,俨然是离群小孩的的画板也在昭示这点现实。倒不是因为我的善忘,只是……“画‘这幅画’,那些工具只是累赘――除了这个。”
   
“这个?”
   
“嗯,这个。”我晃动了一下手臂,让表姐注意到我捏在手上的“这个”。
   
“那是……”
   
那只是一块磨损得不带任何棱角的擦胶,朴实的铅笔痕沉积在上,似是疮痍遍体。
   
“擦胶……为什么?”
   
“因为这幅画我要白描――就是用白色来画画。”
   
“白描?不明白。”
   
“你会明白的,表姐。”
   
“我会……明白?”
   
“嗯,没错,表姐你一定会明白的……”
   
说完以后,我有点怅然。只要想到接下来我所要做的事,就不禁心存胆怯。
   
但是我已经决定了……这是我对自己承诺的契约,我必须实现。
   
翻开了我的画图本。涂彩的画在我眼前一一闪略,恍如是一瞬的时光。可是时光不会停止,我也没有,直到“那幅画”出现。
   
“你一定会明白的,因为你是我的表姐……”暗自沉吟同时,我也目不转睛地注视着面前的画――一幅人物的铅笔勾勒。而其中人物赫然是……
   
彩花表姐……

   
模特和画家早已失去了笑容,刚才的笑声仿佛成了千年以前的遗迹。
   
因为画板的遮挡,我没有看到表姐的神情。很想去看,但也只是想而已――因为我已经决定了。
   
“我开始理解你的话了,美奈裳。”
   
“我知道表姐你会理解的。”我一直知道,因为你是我的表姐,你能看清我。
   
“美奈裳,你真的长大了。”远处的感慨传到耳际,不自禁地浮起些许唏嘘。
   
“嗯,我已经长大了,也应该要长大。所以,我才‘画’这幅画。”
   
话语交换之间,手并没有停下。
   
用铅笔勾勒出来的表姐,是敌不过擦胶的。所以,表姐的小腿已经消失,仅留下淡如雾霭的划痕。
   
“原以为我以后也会注视着美奈裳一生的,不过想不到现在就要结束这种生活了……也难怪,现在距离当时都已经有五年了,所有人都已经成长,而我却还在原地发楞。”
   
“表姐你不在原地。你一直就在我的身边,看着我长大。”
   
“但是我没有给你更好生存下去的资本啊!不但没有给你,还几乎剥夺了你的所有……”
   
“我知道,但已经没关系了……”轻啖了口落到嘴边的樱花瓣,感到些许的咸瑟,“没关系了,因为我依然活着,只要是活着就没有所谓的失去。”
   
“但是……你就是因为我,而失去了痊愈的机会啊……”
   
“但是我依然活着……只要活着就有痊愈的机会。”
   
“这算是你的乐观吗?为了什么?”
   
“忘记了吗,当时的你可是每天都鼓励我活下去的呀……那是你留给我的东西。为了我,也是为了证明给表姐你看,美奈裳我已经长大……”
   
风吟游转,那是否是在为我的诺言而呐喊呢?
   
“……是啊,美奈裳,你很坚强,比我想象中要坚强得多。”
   
“嗯,我没有放弃过。”尽管这么多年被病痛困扰着,但我没有失去争取梦想的力气。“我想活下去,无论如何也想要活下去。”
   
“所以你活下来了。”
   
“所以我活下来了,也将继续勇敢地活下去。”
   
“所以你才是我最喜爱的美奈裳。不是吗?”
   
之后泛起了短暂的沉默。可是沉默并没有抓稳我的手――表姐也只剩下腰间以上的部分。
   
“……唉,还是要结束了呢……曾经以为这种日子会一直下去,多美丽的幻想啊……不过现在,看来什么想法都得抛弃了。”透过叹息,我似乎触到表姐那正在坍塌的思绪,“嗳,美奈裳,你是我最喜爱,也是最珍惜的表妹。好想就这样永远看着,好想就这样了结余下的日子……只是,‘想’的尽头还是‘想’罢了……时间过得好快啊,快得连我都忘记了自己的身份……我都忘记了自己,不过……是游魂而已……”
   
渐渐,一丝若有若无的啜泣声飘荡到我的身旁。
   
“抱歉,美奈裳,我……没有你那么坚强。我不想离开……还不想……离开你的身边……想看着你幸福,好想就这样一直和你生活下去,好想这样……”
   
“……”说不出话。明明有满肚的安慰,却又挣扎着……是怕话一出口,我也会随之崩溃吧……
   
“为什么?明明应该为美奈裳感到开心才是,为什么要哭……为什么我这样不争气,总是控制不了自己……我可是美奈裳的表姐啊……”
   
我阖上眼帘。是怕被四月的阳光刺得泪流满脸,还是怕看到自己软弱的一面呢?
   
“不行,要高兴点。要更加更加地高兴……看着美奈裳成熟是我最大的愿望啊。现在愿望已经实现了,我就该好好地……好好地……笑……啊……”
   
我睁开眼,察觉到画纸上,表姐的眼角已经被液体噙住――那是表姐的泪,还是我的泪?
   
分不清,已不想再分清。无论那是谁的泪都好,都已经无所谓了。我不想回头。
   
我已经18岁了,该去为自己的成长承担责任,也该去承受我所要面对的一切痛楚。我有我的力量,我可以用自己双腿走出去,不需要其他人的搀扶。
   
我生存着,而我必须为我的继续生存付出相应的代价!
   
所以,对不起,表姐,我决定了。
   
“对不起,表姐。我知道你对我好,但是我总不能在你的光环下生活下去。我已经不是那时候的美奈裳了。我不可以继续让我的亲人保护我,也不可能这样做。我想……我想用我的力量,支撑着我活下去,也让我身边所有的人活下去。”我对我的画说出了酝酿已久的感受――与其说是对着画,不如说是对着里面的表姐直抒心意。
   
“美奈裳……”
   
“也正是因为这样,我才要‘画’这幅画――为了我的成长,也为了我。”
   
“……”
   
“我不会忘记彩花表姐的,因为我拥有一位温柔的表姐体贴地关怀我,不论是从前,现在,还是未来。这份信念不会改变,绝对的不变……不过,表姐,你在天堂可要有空就来偷窥一下我,看看我的幸福生活哦。”
   
“美奈裳……你真的很坚强……我为我有这样的表妹而自豪。”表姐哭着,也在笑着。
   
“我也一样。”
   
没有更多的话,也没有这种需要。该铭心刻骨的回忆都已镌刻到它应该存在的位置,再多只是徒劳。
   
在那张沾满泪痕的脸上,时间永远停滞在崭露笑容的瞬间。
    
怀着留恋的心再次凝望这幅在意外的后一天所画的画,抓紧表姐最后的表情,然后拖动擦胶,将这份回忆擦到心里,然后珍藏。
   
放下画板,樱树下不再拥有人影,却只落下一地樱红。而我,携起装上了对表姐承诺的画册,转身离开……

   
“回来了。”
   
“嗯。”我轻轻依傍在他的身上,面向大海。
   
“怎么?哭了?”
   
我摇头:“没有,只是稍微入沙了。”
   
他显然不明白我的话,收起的眉头看起来像是串起的万字夹。
   
“嗳,想放飞机,可以吗?”其实这个问题没有他回答的余地,一架纸飞机早在某个瞬间就塞到他手中。当然,他没有反抗,有的只是一点苦涩的笑。
   
风不大,却足够扶起那寄托了神思的纸飞机,直至行迹渺茫的边界。
   
“谢谢,表姐,因为你没有挽留我,我才更加坚定地相信,我所走的路是属于自己的。”
   
“迫不得已要离开你,对不起了。但是我生存着,我必须为我的继续生存付出相应的代价。请你在天堂注视我,我会在我的路上找到属于我的一切,就像你在我身边所祈祷的一样。”
   
“这是向你许下的承诺,我决不食言。”
   
向飞机远去的方向伸出小指,恍惚感觉到表姐皮肤的触感就绕在指上。
    
我,粲然一笑。
   
决定了……

  评论这张
 
阅读(30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