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流水线上的Factory

在生前做死后事

 
 
 

日志

 
 
关于我

Galgame系流水线,同时对“东方”国度有着执著的追求……图狂,音众,喜好是有空发神经写些白痴文字,美言曰之则为寄托心境,当然,两者要结合来看才是真实……最后,Say a "hello world"赠与我的头像

网易考拉推荐

[涌泉](H2O)孤单颂歌  

2007-02-03 14:20:59|  分类: 涌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涌泉](H2O)孤单颂歌 - 息流 - 流水线上的Factory

对其他人而言,这幅图给到人的信息就是——好一篇长的东西
但是对我来说却完全不仅是这样:
我究竟怎么回事!!我用了12个小时就写了万多字,这是一个怎样的效率!!就算我是在以前也没有尝试过这种速度啊!!!
我肯定疯了,没错,我一定是疯了啦~~!!
明明那篇未完成的东西还没搞完,就将所有感情依托在这篇东西上,以后我该怎样继续写那篇未完成的东西口牙~~!!
真是“诚彼娘之非悦”啊……
……就是这样一回事

说来,真的是好久也没有试过写东西能写得那么快了,果然乘着游戏刚刚给予人的感受而写真的能调起感情的力量么
昨天由下午1时奋战到今早凌晨3点,终于将整篇文结了个尾
……虽然个人翻读一遍感觉有些仓促就是,但发现已经没有多少想改动的心情
啧啧,果然情感一过就难再呐……

孤单真是一个很让人值得探讨的话题,遇到很多Gal也都会将这个话题引进去
H2O里的はやみ线……怎么说呢,不算探讨得很深,但是文字上那种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的风格还是将我的心情调动了起来
被客观现实折磨得遍体鳞伤的はやみ,即使过着“蟑螂”一样的生活也一样地生存下去
双目失明的琢磨,因为生存和对别人的过分关心,所以一直地用笑容来伪装自己
一个是现实上的孤单,一个是心灵上的孤单
都是孤单的人,所以两人的孤单就为他们两个擦出了火花
所以我决定写些什么来为这份孤单作个纪念,或者是自己和琢磨有一点相似,又或者对孤单的人,朋友总是刻骨铭心的
……虽然写到最后,我连自己是不是在写“孤单”也模糊不清(苦笑)

这是一篇以はやみ线为蓝本的文章,但是里面内容的顺序却和はやみ线并非完全契合,所以当有“怎么这句话会在这里出现的呢,明明游戏里不是这样的”的想法的时候,请无视
我个人希望用自己的想法去写,该什么地方加些什么的就加上
对我来说,与其说剧本的先后次序,更重要的是那段剧本所带给人的那份感悟
只要我能将这份感悟写出来,那感觉就十分的了
可惜也是由于很多地方都是自己拼凑,所以常常感觉有不少地方衔接得不太好……也算是得和失的选择吧

还有,我只选了はやみ线前半段来写,因为我觉得前半段对孤单的表述以及那份感情的流露是最为舒服的
至于琢磨和はやみ再次相会的内容就懒得去写了……始终,我觉得剧本上那个地方有些牵强,虽然我真的很喜欢长大了的はやみ-v-
不过还是感觉这篇文以及游戏都有煞尾的嫌疑啊……也罢也罢……

写的过程中也参考了不少orphen的“黑白礼花——《H2O》单线剧情赏析”(无耻多连一下- -||),虽然重复的部分不会多于5%,不过还是说清楚的好
说来,如果我按照O那样去写,我可能真的要写2万字以上……
不过能走不同的路,当然还是走不同的路好~

新增加[涌泉]这个类,算是鞭策自己多写一些感悟的东西吧……虽然我不否认我有向O学习的意向~_~
这是Blog里唯一一篇长过万字的东西……当然我根本没有将这当作日记,就当存放地吧……

废话至此

——————————分界线路过——————————
——————————分界线路过——————————

孤单颂歌——《H2O》的感文


盛夏所灼热的仅仅是万物,但它的热量却无法温暖人的心
所以我——弘濑琢磨——总是对这份盛夏心存感激,感激它无法碰触到我的心
我不祈望有谁能了解我,因为我已经经历过太多
双目被不明原因的怪病折磨得失去光明,我不抱怨,因为我已经习惯了
是的,经历得太多了,所以习惯
所以我总是在脸上挂上微笑,将嘴角拉起一边,做出我最美最习惯的笑容
告诉自己,我在笑,我的生活中充满着快乐
我快乐地活着,即使在悲伤和痛苦面前我依然快乐地生活着
因为我在笑
笑就是开心,是的,带上笑容的人怎么能不开心
我这样告诉自己,一直地告诉自己
直到在这个盛夏的天空下,遇到了你——小日向速水

[涌泉](H2O)孤单颂歌 - 息流 - 流水线上的Factory

一、

该怎样去诉说我和你之间的缘起
……也许,我和你的这份缘起不足以向外人诉说
一个错位,一个玩笑,一个恶戏,揉合起来那就是一次相识
那是第一次,我和你的互相确认
喜欢笑的我结识了孤单的你,倔强的你结识了双目失明的我,奇怪得妙不可言的组合
这该称作“缘分”,是吧
然而这份缘分却是一朵玫瑰,美丽却带刺

“请你别管我”
“我不想和任何人说话”
你的话将我搁在一旁
我是你的同桌,但是我和你却分隔万里
也是,我和你不过是因为一次不经意的意外才认识,不过是一对同桌的陌生人罢了
朋友……这能称作朋友吗?
想到这,我笑了
那是,那当然不能称为朋友
没有深入的认识,又怎么能称为朋友呢
我不过想更多地认识你而已
只有深入地了解更多,那才能成为朋友
因为我想和所有人成为朋友,所以我想了解你更多
是的,所有人,不仅是全班同学,当然也包括你在内
“请你别管我”
既然我的想法是如此,那么你的这句话我又怎能让它成立呢
我又怎能置你不管
因为,你应该是我的朋友哦

执著是少男少女深入认识的钥匙
很有幸,我那长久的经历让执著而不轻言败的意气长存在心
即使尖酸的言语就是我和你的交流,即使嬉闹的拳脚就是我和你的接触,但我还是相信我在接近你,正如你也是在接近我一样
你刻薄地拒绝我给予你的午餐,但是你肚里的蛔虫却是和你背道而行
所以你还是吃了口我吃过的面包,喝了口我喝过的牛奶
脸红耳热,心跳怦然,我和你体味着这样一种氛围
所以我笑了,开心地笑
“这算不算是间接kiss呢”
然后,你就将口里拼命的否认化为我身上的疼痛
“你敢再说……我一定打扁你!”
诶,打疼我了哦
可是这种疼痛,里面却有一种羞涩的快乐存在着
因为,我和你的距离在拉近了
我了解你了解得更多
我……想成为你的朋友,因为我总是在你的声音里面找到属于你的寂寞

因什么而寂寞?
那不仅仅是一种孤单,绝对不会,那是你的语气里重复给我听的仅有的信息
“请你别管我”
“我不想和任何人说话”
没有回答的陈述句,你的口边总是这样子挂满拒绝
拒绝,拒绝
拒绝其他人踏入你的领域当中,也在拒绝自己和其他人靠得太近
我疑惑
为什么要这样封闭自己?
即使是双目失明的我也不愿意这种闭锁自己,你这样一个可人儿又为什么要这样
何必这样,何苦这样
所以我才要接近你
不该孤单的人却孤独万分,理应孤单的却笑颜常开
我的笑应该转达给你,让你听到应有的快乐的,但是你冷淡而刻薄的言语却一直拒绝着这份接近
拒绝,不断地,持续不断地拒绝
所以我只有执著着应该执著的心情
接近,不断地,渴望不断的接近
想了解你,想成为你的朋友
想,很想
只是想不到这种接近是横亘在一条天堑之上罢了……

“你不可以接近她”
“诶?”
“像她这种蟑螂是用来踩的,就像这样”
“——!”一声苦楚的呻吟
“……”一阵无声的默然
“弘濑,如果你想和大家做朋友,就不可以接近她”
“她这种蟑螂,根本就不配和你做朋友”
“如果你和她是朋友,那么你就是蟑螂,要被所有人唾弃、踩踏。知道了吗,弘濑”
“就是就是,人怎么可以和蟑螂做朋友,只有蟑螂和蟑螂才可以有朋友”
“蟑螂就应该踩死才可以”
“踩死她!踩死她!”
…………
……
“……”
泛滥的起哄声和错击声在耳边轰鸣着
这是怎么一回事?有没有人来告诉我这是怎么一回事?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
我缄口沉默着,脑海里混乱而无序
为什么,为什么要踩死她
为什么要伤害她
为什么不能和她成为朋友
为什么她是蟑螂
为什么,有没有人能告诉我听一个所以然
我站在纷乱的环境中等待着我明白这一切的一刻
等待着有人来救赎我,救赎她,救赎这份莫名其妙到极点的场景
但是我没有等到
我所等到的,只有是她的声线
“现在,你应该知道为什么不能接近我了吧”
平稳得没有起伏的声音
我无法理解这种毫不跌宕的声音里蕴含着多少痛苦,多少忍耐,多少折磨,不仅是肉体上的,更是精神上的
我一生也无法理解到,如何竭力去想像也无法代入角色
“那么请你不要管我”
“不要再接近我”
“不要和我发生任何的联系”
她的话音在远去,她的人也在远去,也许她本身就在很遥远的地方
遥远得连视线也无法触碰到她
但是我还是不甘心
我什么都不明白,不明白所以不甘心
我怎么能相信她是蟑螂,我又怎么能了解到为什么大家都要践踏她
怎么会有人喜欢孤单
没有人会喜欢孤单,我不会,你也不会
“其实你不喜欢孤单一个人的,绝对不会”我的声音在她的身后不断回响
“……你错了,我就是喜欢一个人……”
“一个人就可以了……”
喜欢吗?可以吗?那么中间的停顿又算什么
说谎吧……
“说谎吧?为什么要欺骗自己?”
“我,我没有说谎……我一个人就可以了,没有朋友也没有关系……”
“没有关系的,我已经习惯了……从小到大都是这样,我怎么能不习惯……”
黄昏的教室里,空气中浮游着不安定的粒子
不安定的,微微震荡着,将人和人的心意摇摆着,然后让之溢出心底
那份透明的思绪就在这份橙黄色里一直地飞舞,飞舞着,融入我的心底
习惯孤单……习惯孤单……
孤单可以习惯的吗?
不可以吧,不可能的……你的心里在哭,我可是听到你的哭声哦……
无论多冷漠的人拥有感情,悲伤就应该哭,快乐就应该笑
那么你的冷漠中所包裹住的那份思绪又是什么?……
“…………你真的是很温柔的人”
我笑了
“白,白痴!你说什么!”
“你真是一个很温柔,很温柔的人哦”
为了保护我而拒绝,这难道算不上是温柔么
“我不温柔!一点也不!一——点——也——不!”
听着你负气跑掉的脚步声,我再次笑了
不知道的事情就不知道,我所知道的就是
——我和你接近了
这就是我所抱拥到的让我释怀的现实

二、

一天的作文,题目:你心目中的朋友
虽然蟑螂是没有发言权的,但是我还是为你争取到让你上台演讲的机会
因为我渴望了解你,我想知道更多
我的笑容是面向大家的,大家里面当然也包括你
我希望让你快乐,这是我的心愿
只是,你的话里却似乎没有接受我这份心愿的诚意在里面……

“……我没有朋友,也不想要朋友,要问为什么的话——因为我讨厌被背叛”

背叛……
这样一个单词吓坏了我,因为这个单词的味道是那样的熟悉……
曾几何时的这个单词和我联系一线……那是记忆里面的事,是我失明的眼睛考验我的事
背叛……背叛呐……
我含糊着这个单词,习惯地再一次展露我的笑容
无论多么苦涩的回忆,只要我能笑的就可以了,笑就是快乐,我能笑就是我在快乐
诶,就是这样的,这才是笑的力量哦
不过这样一句简短的话更加让我无法放弃她
尽管你说不怕寂寞,不怕孤单,但是孤单就是孤单,永远都不会好受
我也被背叛过,但是我现在笑了,那么她一定也可以笑的
我相信我一定能让你笑的
这是笑的力量,这是快乐的力量

我很快乐,不论什么时候我都是很快乐,因为不论什么时候我都是在笑
笑着,努力地笑着,不停地笑着
即使不应该笑的时候,我也依然地笑着
笑,在被人背叛的时候笑,在母亲躲在一旁为我的眼睛而落泪的时候笑,在用着剩余的视力看着母亲被飞行的列车践过的时候笑
笑,对,就是笑
我的笑可以治愈其他人哦,只要我能笑,其他人就会开心,母亲就会开心地抱起我,一声又一声地呼唤我的名字
琢磨……琢磨……
为了父母,为了我的朋友,我应该不断地笑
不问时分地,不分缘由地笑,一直下去,一直下去
所以,我觉得只要我能笑就一定能进入你的心,能了解你,能谛听到你的心事,为你分担痛苦
我觉得这样的,我的感觉就是这样告诉我
是的……是我一厢情愿地,这样觉得
只是再一次地想靠近你的时候,你却捕捉到我的所有
连不应该捕捉到的都捕捉到了
“我看厌了你的那些戏,因为你演得太差劲了”
“你也不过是在假扮开朗圆滑的人罢了”
“明明不开心也笑,明明没有好好相处的打算却总是去主动打招呼”
“就这样地踏入别人的内心,却丝毫不表露出自己真正的心情”
“……其实你比任何人都要孤单……”
透穿一切的话语直直地剐近我的心窝,无处可逃的我失声地笑了
诶,长久以来得意的笑容,就在你的话里面分崩离析了哦
为了不让父母伤心,为了不让自己受到伤害,我的笑可是一直都挂在脸上,不舍昼夜
可是我的笑带给了我什么
亲友的背叛,母亲的死亡,明明美好的经历却残酷地剥脱了,明明幸福的生活却因为变故而贬得不值一文
我不过是双目失明的废人而已,我该拿什么来拯救自己?
我可以依靠而人不是背叛就是消失,那么我还可以依靠谁?
依靠吗?还有依靠可言吗?
既然连自己都无法把握自己,那么……伪装吧
将自己化成一面伪善的镜子,在自己的脸上表现出一片美好而祥和的假象
笑啊,要笑啊
我在快乐,我在快乐地生活在这个世界之上哦
是的,我就是在笑,我不笑的话我的父母又伤心落泪的了
我不可以让他们伤心
我不想看到他们的泪水,我不想要这种被泪水濡湿的感觉
“弘濑,你自己有没有想像过自己在笑的时候是怎样的一幅面孔?”
“仿佛是竭力地要伪装成什么,皮笑肉不笑的样子”
只是,我这样的笑又算是什么?
为了别人?那么我自己呢?
我自己又身处何方?
在我的笑里面,我的心情又在哪里?
既然没有寄托上我的心情,那么这个笑容还是我的笑容吗?
我一直这么努力,不分时分地去笑,笑着笑着,为的都是别人,但是我呢?
我看不到自己,我又怎么知道我在哪里
也许我根本就不存在
我的心情根本就没有顾忌过
明明很痛苦,明明已经痛苦得无法忍耐,但是我却是一脸开心,一脸歪曲了的开心
歪曲了的心情,歪曲了的笑容
这个世界也歪曲了吗?
我自己的位置在哪里?
……
问题,不断地不停涌现的问题
我的手触碰到自己的脸额,那里有偏离方向的笑容,那里也有泪水
泪水……我的泪水?
这就是我的心情……吗?
我的心情就在这泪水里面吗?
那里有母亲消失时的悲恸,亲友背叛时的苦楚在里面吗?
我不知道,我无法掌握自己身处的位置,我太久没有接触过自己
我轻轻地颤抖着,不由自主地抖动,头疼欲裂,甚至连知觉也在崩溃
手,手上的泪水黏稠不已,像血一般地黏稠
那是我的血……血……血……
“啊啊啊——————”
痛苦,很痛苦,无法承受之痛
但是我没有依托,我只可以用双手抓住脑袋,这种痛苦就在我在身体上翻腾不息
冲突着,绞杀着,折磨着我的内心……
痛苦,痛苦……
…………
……
“没事了哦”
忽地,我的发尖感受到一丝温柔的气息,我的身体上缓缓地传来人的体温
36.8度,舒服得刚好的温度,将刚才的痛苦驱散得不复踪影
呼吸里透着一丝香气,那是区别于以前的味道,但是一样的是那么香甜,一样的给予人慰藉
我轻轻张开眼睛
当然,我看到的只是黑暗,无可比拟的黑
但是在那黑色里头,我找到了依托
一片可以暂时寄托的圣地

[涌泉](H2O)孤单颂歌 - 息流 - 流水线上的Factory

“没事了,弘濑”
“感受到我的温度了吗?感受到的话,那么你就在这里”
“你就在这里,你依然好好地生存”
“你的心在这里……你的心情就在这里”
“想哭的时候就哭,想笑的时候就笑,那才是你自己真正的心情,不是属于其他人的东西”
“你没有消失,你就是你,只要你还有感觉,你就依然是你”
“没事了”
头发被轻轻抚摸着,一点一滴地将我的心情梳理好
你的手,你的体温,你的香气,我感受到了
那是温暖的手心,人的体温,美妙的香气,这些我都感受到了
就连你眼眶里滚烫的泪水也感受到了
明明……明明应该是我来照顾你的,明明应该是让你开心,现在却是恰恰反过来
怎么了呢?为什么你要流泪?
是我弄哭了你吗?我做错了什么了吗?
还是……你在为我的孤单而流泪,因为你也是如此的孤单……
也许,也许她就是这样吧……嘿,真是温柔的家伙呢
我的心里咬着这样一句评语,伸出手要拭干她脸上的泪……
“诶——!!”
然后,身体上的温暖就忽然消失了
“你,你在干什么”
“你哭了,所以想帮你擦干它……”
“谁,谁哭了啊……你说我哭了?好笑,我哪里哭了,我为什么要哭”
“但是,明明……”
“什么明明,明明就没有哭!我说没有就是没有,我没有哭!白痴”
一阵负气,但是我更注意的是里面的那一点哭腔
你是个温柔的人,真的,很温柔
我笑了
这次的笑,那是无可比拟的真实……

三、

“风车,做好了”
“哦”
“怎样,还算好看吗?按照你的颜色涂上去了”
“啊,谢谢,可惜我看不到,不过这应该会很漂亮的吧。还有,里面也有你的颜色,这点我可是记住的”
“对……对不起……”
劳动课,我和你一同制作了一个风车
框架由你,而颜色……则是我和你一同决定
大海的蓝色,夕阳的红色,还有混合在意气的紫阳花的紫色……
颜色……
这个单词的意思在我的脑海中已经显得模糊不堪
对一个失明的人而言,颜色又意味着什么
也许本来没有什么具体的意味
只是记忆里,在我的视力没有完全退化之前,母亲常常握着我的手去分辨各种颜色
天空的蓝,白云的白,草地的绿
一点一点的,让我记住了这些对我来说没有什么意味的东西
红,橙,黄,绿,蓝,靛,紫
夕阳,火烧云,枯叶,芳草,天空,海洋,紫阳花
没有所谓的颜色,只有那些寄托着颜色的意象,颜色的世界只有像画板一般将色彩从这里抽出,然后套进那里面去
想像,在我的世界中,颜色只有想像
然而我又该怎样去想像……
彼此沉默着,无声
没有声息,但是不出声不等同于没有作为
“来,拿着这个”
你忽然将风车放到我的手心上,再把你自己的手握在我的手上
你手心的温度,风车的触感,经由我的手传到我的心中

“……风吹过……”
“……风车开始转动……”
“夕阳融入大海……”
“变成了紫阳花”

你口中的旋律编织出一片想像的景色,在我眼睛里的那片黑色屏幕上映照出来
呼吸里有自然的味道,风车在转,心笙也一同摇曳
摆荡着,摆荡着,像是飘零不定的云彩走在它青空的道路上,那般自然,那般欢畅
就是这样的一片景色,在脑海中不断的回旋,回旋……
好美……好美的景色……
很想就这样陶醉在其中,宁愿一生都生活在这份曼妙的氛围当中去
那里是一个拥有颜色的世界,我渴望着色彩,比任何人都渴望着色彩
可惜想终究是想,同学们不合时宜地出现打断了这一切
“哦,发现蟑螂”
“啧啧,看看这蟑螂拿着什么,风车啊……蟑螂怎么能拿着风车!”
“蟑螂就是要踩死的”
“就是就是,蟑螂是害虫,就是要踩死!”
“踩死蟑螂!”
带着莫名奇妙的缘由,你就再一次承受他们踩踏着
你的身体,你的心情,你的努力,就是这样再一次被无情地践踏
我就在你的身边,我看不到你的表情,但是我看到你的痛苦
我不想看到你的痛苦,我不要听到你的呻吟,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不去反抗
我不理解这些,我想要劝阻这些,而回答就是一个警告
“弘濑,你是想做蟑螂是吧”
我不想做蟑螂,我想做所有人的朋友
所有人,包括同学们,包括你
但是为什么这样一个简单的愿望却总是要被人践踏才能安心
不理解,不明白,无论如何也不能够将原因明了在心
但是我也不能容忍
因为你是了解我的人,我不能容忍知心的人被不成理由的理由所欺凌
但是我无力去阻止这一切,我的眼睛不允许我做保护者的角色
也许唯一让我安慰的,就是我能为你分担几分伤痛
“没事吧,弘濑?”
依然是平稳如丝的问话,然而谁又知道你所背负的包袱却不是一般的沉重
“不关心自己却来关心我,速水你真是温柔”
“没,没有,只是习惯了,所有我没有什么事,一阵子就……——!”
“……怎么了?”
“风,风车……”
客观的物品总有失去的一天,只是无法让人猜透的是究竟会在什么时候失去
有时,刚才还完好的东西,转瞬就是一片虚无
正如我和你的心血结晶就没有熬过这次困难
“风车……坏了……”
战抖的声线将你的心情摇曳得七零八落,洒在地上的心灵碎片上反射着这片夕阳
你的心是悲伤的,所以这片夕阳也是悲伤的
“没有……又没有保护到了……”
“我又没有保护好了……”
“为什么,为什么我又没有保护好……”
“为什么会这样……”
“明明已经努力了,明明已经做好了,为什么还是没有保护到……”
“为什么总是针对着我?”
“为什么……为什么——!”
你哭了
第一次,我第一次碰触到你的嚎啕声,弥散着在这片夕阳之下
很伤心,很伤心地落泪
比谁都要伤心,就像你所背负的比谁都要沉重一般
太沉重了,沉重得让人无法看到你的真实
沉重得让人忘记,你也不过是一个少女而已
本应年轻而朝气的少女,又怎么能背负那么多她不该背负的唾骂和嘲笑呢
我轻轻将她拥入怀里
她在我的怀里哭泣,他的泪水溅到我的衣衫之上
然后,我轻轻地述说那个景色

[涌泉](H2O)孤单颂歌 - 息流 - 流水线上的Factory

“……风吹过……”
“……风车开始转动……”
“夕阳融入大海……”
“变成了紫阳花”

说了一遍,重复一遍,再重复一遍
仿佛是一曲悠久传诵下来的子守歌,你的哭声慢慢地小了下来
而我呢
我的脑海中便一次地,再一次地将这片景色刻画在心上
“铭记它”
心中咬着这样一句,让这片景色成为我的一部分
成为我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同样的谢谢你,是你的力量让我找到了颜色
而作为报答,我要保护你,正如你不顾身体保护着风车一样
我要保护你,成为你的朋友,用我的孤单来保护你的孤单
这已经不再仅仅是我的祈愿
……那是我的决心
无人可以比拟的决心……

四、

精灵之丘
传说在精灵之丘上看着夕阳祈祷,那么所祈祷的愿望就会实现
我当然看不到夕阳,当然,我也不关心这些
重要的,这里是你带我来的地方
“很少人会来这里”
“所以,我一直都很喜欢这个地方”
“每当自己心情不好的时候,我就常常坐在这里,闭上眼睛,让风在我的身边流过”
“很舒服很舒服,感觉就像将所有不开心的事情都带走一样”
“然后,就这样一直呆着,呆到心如止水的时候……”
你说着,说给我听,说给小草,说给这片夕阳听
而无论是我,是小草还是夕阳,都认真地听着你的话,将每一个词都印在心上
风在窜动,草在呼吸,夕阳在伸着懒腰
我就慵懒地卧在这片绿草之上,任由红夕映在身上,让风的脚步将我带离刚才的阴影
刚才的阴影……诶,那应该也算不上是“刚才”的阴影了吧
没日没夜地,你都是在这种莫名其妙的暴力之中生存着
踩下去,爬起来
踩下去,爬起来
你不是蟑螂,你是人,但是你却过着蟑螂一样的生活
每一天身上都添加着新的伤痕
身上的,更是心上的
你心之伤比身体上的伤更让你感到痛苦
即使像我这样仅仅地在一旁“看着”也体味到那份辛酸,那么藏在你身上的痛苦又是何等的无情
今天结束了,明天还有继续
明天结束了,大后天还会继续
没有休止的把戏,没有结束的欺凌
所谓“刚才”,不过是“日常”的倒映罢了
我的心里流着苦水,我的口里咀嚼着这份悲酸,但是你的表情却一如既往的平淡,毫无波纹存在其中
“嗳,弘濑”
忽然抖动的声音分明地传到我的心里
“为了生存下去而不得不努力地去学习,为求的不过是其他人的承认罢了。可是那些人却毫不领情,只是不断地轻蔑我、虐打我。”
“无论怎样努力,无论得到怎样的好成绩,那些人都净说些让人难受的话”
“穿上洗干净的好看的衣服,那些人就踩踏我将这弄脏”
“穿上了弄脏了的衣服,那些人却继续说我是‘蟑螂’”
“……这样的心情你又能不能够明白?”
“这样的心情,努力被其他人所承认、可以穿着好看的衣服的你又能不能够明白?”
我不明白
我又怎么能够明白?
没有日夜不分的虐打,没有毫无休止的辱骂,没有这些我又怎么能明白?
我想像不了,即使我接触过一点,但我还是无法想像这种残酷
人又怎么可以真正完全理解另一个人呢
否则,人还怎能独立地存在
但是,不论如何,我还是明白一点
即使我不能成为你,不能代替你接受这样那样的残酷,但是我依然能够明白
明白到我应该明白到的你:
你是普通得无法再普通的少女
你一样害怕孤单
一样害怕寂寞
一样希望有朋友
“习惯孤单,寂寞也好”什么的,全部都是为了拒绝我而编出来的谎言
为了不让我成为你的影子,为了不让我成为蟑螂
所有这些都是你对我的关心
既然……既然你能这样关心我,我又为什么不能关心你
你既然能够看透我的心,那么我又为什么顾忌那么多
保护知心的你,那可是我的决心……
“但是……”
你轻轻的一句打断了我的言语
“只会关心我的痛苦,却对自己的痛苦漠然无视”
“只会说希望成为我的力量,却不敢依托在我的身上”
“只会说不会让我孤独,却没有想过自己也是孤单一个”
“那就是……弘濑琢磨你么”
不,那不应该是我
但毫无疑问地,那就是我
不敢依托其他人,是因为过往那曾经铭心刻骨的背叛
害怕受伤,就用一脸笑容来伪装自己,殊不知这样的伪善却恰恰伤害到其他人
用习惯的笑容来和所有人搭上一道便桥,然而却丝毫没有发觉这道便桥架在虚空之上
依然地,没有人能够走近自己的心里
将眼睛的责任全部揽在身上,最后承受不住内心压力而自杀的母亲,她教会我的笑容成为了伤害所有人的利器
是的,特别是伤害了就在我身边的你
伤害了迄今为止,唯一一个能够看透我内心的你
伤害了多少我不知道,也许已经伤得足够了,尤其在你那颗已经伤透了的心上
同时,你的那些“背叛”的往事,也在你的口中不期然地流露出来
那是无法逾越的悲伤,也是成为你害怕朋友的因由所在
所有的这些,都一一地刻在你的心上
刻在你的那颗写上背叛、虐打、欺凌、嘲弄的“伤心”之上
但往事终究是往事
这个故事还没有结束,我和你的缘分也未曾了结
孤单的人总是相互吸引的,因为大家的心底总有着自己的一个孤单的故事
但是当彼此互相结识之后,孤单的人就不再孤单
你看到我是孤单的,我也看到你是孤单的
你是如此的关心我,我又怎能不好好地关心你

[涌泉](H2O)孤单颂歌 - 息流 - 流水线上的Factory

所以我在你的身后轻轻簇拥着她
再一次,用我的话来印证这累积在心底的感情
“生活在朋友之间的却是有可能被人背叛,但是我绝不会背叛速水你”
“所以”
“做我的朋友吧,好吗?”
我笑了,那是遗失在时空里头的笑容,真挚而由心而发
“……好的”
当你这样回答的时候,我“看到”了你在我的面前露出了微笑
同样的,那是遗失在时空里头的笑容
这不是爱的宣言,但我和你却感觉这比爱的宣言更加神圣而庄严

五、

朋友总是互相扶持的
无论快乐,无论开心,无论辛酸,无论悲伤……
无论放声嚎啕,无论嘶声叫喊
朋友都总是互相扶持,互相分享的
背叛……那是往事
什么叫做“往事”,就是过去了的事情,有着几分唏嘘,几分无奈的事情
既然我和你是朋友,那么又怎么能走过去的路呢
未来……是的,未来才是我和你共同向往的
所以……
“弘濑,再问你一次,你究竟踩不踩下去?”
……所以,这种情况我早就料到了
就像诸葛神算一般,这种程度的选择题我早就料到了
迟早都会出现的,无论我和你如何竭力去避免,那都是一定会出现的
“弘濑,你听到我在问你问题的吧,搞了那么久,你该不会害怕回答吧”
“但是弘濑,你的脑子那么好,一定可以选择出你的答案”
“你究竟选什么”
“是选择和大家做朋友,还是选择这只蟑螂来做朋友”
“只要你踩下去,那么以前我们的怀疑和恩怨都可以一笔勾销”
“你依然都是我们的朋友,生活也一样地继续下去”
“但是,如果你不踩”
“那么你就是蟑螂的朋友,你就不是人,是蟑螂!”
“蟑螂就要消灭,就要踩死!”
“你明白吧”
明白,我当然明白
谁又喜欢做蟑螂那种低贱的生物,谁又喜欢每天每夜地被人肆意踩踏
我当然也不会喜欢
不仅不喜欢,而且还非常痛恨
“哦,既然这样你就踩下去”
“只要你踩下去,将所有有关你和这蟑螂的传言全部踩碎,那么你就是我们的朋友”
“就是就是,踩下去!快点踩下去!”
“踩死蟑螂!”
“踩下去!踩下去!踩下去!踩下去!”
“踩下去!踩下去!踩下去!踩下去!”
“踩下去!踩下去!踩下去!踩下去!”
我没有看到眼前的情景,但是我依然笑了一笑
想不到我也有这样被全班同学聚焦在身上的一天哦
我将脸稍稍摆向你的位置
你的喘息在这轰鸣在耳边的叫喊声里分外分明
我感觉你的视线也聚在我的身上
“踩下来……弘濑……”
你没有说话,你也没有机会去说
但是这并不阻挡着我和你的沟通,你的心情一样地越过距离传达到我的心里
“但是我踩下去了,我还是你的朋友吗”
“……”
“我踩下去了,不就和背叛你的那个人一样,口头上是朋友,过了一段日子就被同化成了刽子手吗”
“……”
你默然
我也默然
“踩下去!踩下去!踩下去!踩下去!”
“踩下去!踩下去!踩下去!踩下去!”
“踩下去!踩下去!踩下去!踩下去!”
情景仿佛就定格在这个瞬间,我的脑海却没有休止的一刻
和你成为朋友的数天日子里慢慢地结成一个环,像走马灯一般在我的脑海里飞旋
夕阳道,阡陌间,精灵之丘
挽手共行,互诉情衷
简简单单简简单单的小生活,互相倾诉互相理解
诶,朋友间平凡的交流,却让我和你无比的安心和快乐
因为久违了,确实是久违了
我和你都孤单太久了,能有这样的时光又怎能放过
即使那只是转瞬之间也绝不能放过
“想哭的时候就哭,想笑的时候就笑,那才是你自己真正的心情,不是属于其他人的东西”
你的话在我的耳边不断回想
选择不是自己选择的路,那又能代表什么
做自己想做的事,要以自己的心情来做事,这才是我——弘濑琢磨——选择的路
而我的选择……不已经早就明了了吗?
“我不会踩速水”
“……啊?”
“我,弘濑琢磨,是不会去踩我的朋友”
“速水是我的朋友,所以我不会去踩她,无论如何我也不会这样子做”
我的话泛起了一丝沉默
在这阵沉默当中,有你的视线在里面
复杂而多情的视线,无言而无声
“那么,弘濑你的意思就是你是蟑螂的朋友了吧”
“……”
“大家听到没有,弘濑说他是这只蟑螂的朋友哟”
“那么弘濑就是蟑螂了咯”
“蟑螂就是人见人厌,非要踩死才能心安的生物哦”
“我想,弘濑你也很清楚你这句话的后果是什么的吧”
“大家也应该知道该做些什么吧”
“那么,就做吧~”
我什么也没有看到,唯独在那个尾音里头找到了残酷的阴霾
是的,这条路是我选择的路,我自然知道结果如何
皮肉之苦又算得上是什么,心底的痛苦是那些践踏我的人可以理解的吗?
到最后,我还是无法做到共赢
选择一方必须抛弃一方,而我选择的是一条崎岖而荆棘满途的道
但是,这始终是我的心选择的,那里面有我的心意,我又怎么能临阵变节
我说过要保护你的,我又怎能舍你而去
我和你是朋友,几经艰辛才能成为朋友,我又怎忍“背叛”你,又怎敢在你的心上划上一道新殇……
“呵呵~以后你就不是弘濑,你应该叫做‘蟑螂弘濑’”
“就是,蟑螂弘濑!”
“蟑螂弘濑蟑螂弘濑~~~”

[涌泉](H2O)孤单颂歌 - 息流 - 流水线上的Factory

“……”
我没有哭泣,我已经不需要再哭泣,因为我已经找到了我真正的朋友
真的没有在哭,我反而是在笑,用开心的心情地笑
身上的疼痛算得了什么,即使再痛,依然有人能理解我,只要有人理解,所有伤口都会有愈合的一天
我相信自己的选择,我相信你——速水,我的朋友
只是……
“不是,不是的……”
“我和弘濑不是朋友……不是,我和弘濑不是……”
“一起回校什么的……根本不是想和他一起,不过……不过是在路上刚好遇到而已”
“午休的时候一起读书什么的,我根本就没有开心过……只不过,是坐在一起而已”
“回家路上,两人一起走什么的……我根本就没有这样想过……”
“一直……说什么一直在一起就是喜欢他的……不,根本不是这样……我,根本就没有喜欢弘濑……”
“我……我根本就没有想过……一点都没有想过弘濑的事情”
“我没有拜托过弘濑什么……我也一直没有信赖他……一直也没有……”
“我……没有……喜欢过弘濑……”
“所以,弘濑……弘濑他不是蟑螂……”
“不是……”
……只是,你不相信自己罢了……
哭,那是我第一次听到你在所有人面前哭
拼命忍住,可是腔调却无法控制,眼眸里的晶莹也无法不落下
原本你就不是那么坚强的人
你不过是普通得无法再普通的少女
你一样害怕孤单
一样害怕寂寞
一样希望有朋友
但是你的温柔也将自己逼往死地,而我又怎能看着你伶仃地站在死地之上
朋友……朋友的意义在于关怀彼此,互相珍惜
我珍惜你,我的朋友
所以我在你的身后轻轻抱住你
“不用再说了,那已经足够”
“谢谢你,但是,对不起”
“我没事的……我已经不再寂寞的了”
“因为,我已经不是孤单一个人”
“我的身边,还有你”
是的,相信你自己,相信你的朋友——弘濑琢磨——就在你的身边
无论如何,我都会保护你的
即使我的羽翼并不健全,但我依然会展开双翅,保护我最珍惜的朋友——小日向速水
因为,这是约定哦

终、

日子总不会风平浪静,同学也不会就此罢休
只是,那实在没有必要去说
烦忧苦涩什么的,思考得太多会使原本七彩的人生变得黯哑无光
既然如此,为什么总是要说这种事情来打扰这片难得的气氛呢
只需要知道我的翅膀保护了你,那不就已经足够了吗?

[涌泉](H2O)孤单颂歌 - 息流 - 流水线上的Factory

“有听过‘海滨上的脚印’这个故事吗”
“有一个人,他在梦里看到了他和天神一起在海滨上踱步”
“而海滨上就并行地留下了他和天神的足迹”
“这个时候,天空就忽然成为银幕一般,将他的人生一点一滴地投映出来……从他还是婴孩开始,一直到他今天所发生的所有事情”
“首先是他快乐的时候,开心的时候,有趣的时候,这些都一一地投映出来”
“那个时候,在海滨上的留下的是两行足迹,一个是他的,而另一个是天神的”
“接着,就是他悲伤的时候,痛苦的时候,辛酸的时候”
“那时,海滨上也依然有两行足迹,那还是他和天神的足迹”
“而到最后,就是他无论怎样努力也无法解脱的时候,因为悲伤而放声嚎啕的时候,无法再按捺住心中痛苦的时候”
“那时,海滨上的足迹,却是仅仅地剩下伶仃的一行”
“那人不由分说地偏过头,向天神问到”
“‘天神,你说过无论什么时候你都在我的身边的,而我也无论是什么时候也一直在你的身边’”
“‘我开心的时候,快乐的时候,辛酸的时候,悲伤的时候,你也一直地一直地留在我的身旁’”
“那么……为什么?为什么当我无法解脱,放声大哭的时候,我希望你就在我身边的时候,你却不在我的身边?却要舍弃我在一旁呢?”
“天神就这样柔声地告诉他”
“‘我的孩子,我始终都是将你的事情放在我的心里……我是一直都在你的身边哦’”
“‘当你痛苦难堪之时,当你悲酸痛哭之时,我是背着你来走过这段路的’”
……是的,就是这样一个小小的故事
那不仅仅地存活在言语上的故事,这也是我和你在夕阳道上的故事
在快乐时互相分享,在疑惑前互相倾诉,在险阻前互相扶持,在悲伤时互相簇拥
我和你就是这样,一直地挽着彼此的手,将身影留在这片田野之上
诶,这样做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或者换个说法,原因很简单
因为,我们是朋友哦
你永远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也永远是你最好的朋友
我这片青空之下守护你,你在这片绿荫之下依托我
理解,信念,执著,体会,所有的都是我和你共有的瑰宝哦
这样,就这样生活下去就足够了
不丰富,但是足够了
你在身边就足够了

将你背在背上,踏着海滩踱步而行
夕阳西斜,将我和你重叠的身影拉得好长好长
少男少女间独有的青涩在红日下盘旋,染得我和你的脸都通红通红的样子

[涌泉](H2O)孤单颂歌 - 息流 - 流水线上的Factory

“我……很重吧”
“不,不重,一点也不”
“是,是吗……”
“怎么说呢,你的重量……我觉得那应该是你在我心目中存在的分量,这可不是什么辛苦的东西”
“……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那就算了咯”
然后,我便背着你窃窃私笑了一番
你在我心目中的地位是无可比拟的,我的羽翼是也是仅仅地为你而展开
是我打开了你的心扉,那么我也有责任保护你的心不再被受伤
因为你是我的朋友,最好的最好的朋友
试问又有多少人能在一生当中找到能够看穿自己的人呢
如果不将这个人推心置腹,那是不是对自己的残忍呢
问题没有具体的答案,但却有具体的案例
我就是案例,因为我找到了,所以我应该好好地守护好这段人生里头难得的情愫
守护你,同时也等于在守护我自己
孤单不是人的专利,不是我的,更不会是你的,决不会是任何一个人
所以不可以孤单了
已经孤单得太多了
伪装在笑容底下的孤单,埋藏在冷淡底下的孤单
伪善什么的,假仁假义什么的,反唇相讥什么的,刻薄什么的,通通抛弃掉
该笑的时候就笑,该哭的时候就哭,只有真性情才是不再孤单的印记
所以我该努力地守护她的真心,她也反过来保护我的真心
单纯而认真的决心就一直萦绕在心里
我和你的心里,一直地这样下去……
“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是你的手”
“有传言说手心温暖的人都会有一颗冷淡的心”
“那么你一定是例外”
不对,这句话应该这样改:
那么你和我都一定是例外

这个盛夏,短暂却又悠长的三十天,眨眼飞逝
会面的开始往往预示着离别的终结,老话总有老话应有的道理
所以我和你的朋友生涯不得不好好地停下一段时间了
不舍得?当然不可能会舍得
但是我宁愿相信这是我和你之间的历练
“我要走了哦”
“哦,慢走”
“速水你好无情无义”
“普通的离别不是应该‘你一定要回来呀达令~~’‘然后噗的一声扑到我的怀里’那样子的吗?”
“……其实我原本也哭了来着,但是……不知怎么的,总觉得习惯了一样”
“哦?”
“也许……也许平淡地去面对才是最好的吧”
“是呢,这样才是我的速水来的呐”
“谁,谁是‘你的’!”
“对,对不起……”
“……”
“……”
“…………”
“嗳,速水”
“嗯”
“约定了好不好”
“约定吗?约定什么?”
“我一定会回来的,在我回来之前你好好地生活下去”
“……即使你原本也不存在,我也会好好地生活下去……”
“呵呵,是吗?真的是这样?”
“……”
“……”
“…………”
“……呐,这个,给你”
那是消失在时间洪流里的风车,所着的颜色是幻想一般的色彩
“这个就是我和你的约定了,所以给你”
“我一定会回来的,无论如何我都会回来的”
“因为……你是我最重要的人……”
“……嗯,谢谢,我会等你的”
“一直都会……”
“因为……你也是我最重要的人……”
“啊,谢谢你……”
热泪盈腔,最终落下泪水
那是分别的泪,也是开心的泪,是你的泪,也是我的泪
哽然无声,那是千言万语在心头
但无论落泪也好,无言也好,约定就是约定
约定就是不变的誓盟
我和你的小指共同见证的,我和你的风车共同见证,我和你的羁绊
“……风吹过……”
“……风车开始转动……”
“夕阳融入大海……”
“变成了紫阳花”
想像中的景色,那是我和你约定的景色,我和你都站在约定的天空下
孤单,不再孤单
孤独,不再孤独
寂寞,不再寂寞
我和你将不会是一个人地活在这世上的
因为我和你,是朋友

所以,我会回来的
就象风车总会不断地轮转一般,我一定会回来
这里有我的记忆,有我的最好朋友……
也许……也许也有我的恋人在这里,我又怎么能离开
这里有我一生的缘分,是我和你一生的约定
这是一生都无法取代的印记
诶,无法取代的
既然你在我这一生都无法取代,那么就不要取代
走下去吧
走下去就是最好的了
在海滨上,在田野上,在精灵之丘上,在流水边……
在生活中,在命运里,在崎岖的路上,在一生里……
走下去
握着你的手,看着你的笑,然后我为之而笑笑,用上那片真心而不可取代的笑容
一直走下去

或者就在某一天,我会在这个精灵之丘上找到你,打上一个照面后彼此相视一笑
“久し振りね。弘瀬”
“ああ。こちらこそ”

[涌泉](H2O)孤单颂歌 - 息流 - 流水线上的Factory

——完——

  评论这张
 
阅读(4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