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流水线上的Factory

在生前做死后事

 
 
 

日志

 
 
关于我

Galgame系流水线,同时对“东方”国度有着执著的追求……图狂,音众,喜好是有空发神经写些白痴文字,美言曰之则为寄托心境,当然,两者要结合来看才是真实……最后,Say a "hello world"赠与我的头像

网易考拉推荐

[涌泉]<Forest>Find My Name  

2008-12-19 18:07:58|  分类: 涌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蛋疼起来很要命

——————————

以下是翻译,翻译内容为这篇

Forest,是以“ねえ、お話を聞かせて”作为发端,以“それはまた、別のお話”作为点睛的一个物语
游戏中所能做的,就是眺望并守望唯一的少女,从唯一的世界里站起来并以此启程的全过程
是极为常见,极端陈腐的故事

以下多少也有些剧透
对于未碰Forest的同学,阅读以下内容也许会无法很好地享受这物语
作为一名Forest的喜爱者,为了避免这种事情,还请今后有意进行该作的同学回避一下,谢谢
同时,只是想简单了解一下的同学,请翻到最底看最后的作业,这就已经足够了
而对于既没有兴趣、也没有攻略打算的各位,还有途中放弃的诸君,如果读了以下内容能使你找回一点乐趣的话,那将是本人无上的光荣

——————————

Find My Name(翻译自批评空间,Ⅹさんの「Forest」の感想)

——————————

现实一直都不留情面
他和她们都将这称为——“Real”(真实)

那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是从懂事的那天开始吗?是从小学入学那天开始吗?还是,从发现自己已无法再长大的时候才开始呢?
那种事已经没所谓了。
动机究竟是什么?外面有什么可怕的吗?和朋友吵架了吗?还是被欺负了?还是因为她从最初开始就没有所谓的同伴呢?
那种事已经没所谓了。

她一直都是孤单一个。
她被现实吓怕了。

就在那时,她和一名家庭教师相遇了。
或许对和其他人都没有任何来往的她而言,唯有在和家庭教师交谈的时候,才能看到笑容浮现在她脸上。
然而,那绝非是她的心底容许了家庭教师,恐怕是随着年月渐长而越发拒绝他人吧。
而她就满足于那个“世界”当中。

她和家庭教师一起的时间里,她成为了王女。孤单的世界中唯一的王女。
她说了很多。说了“万物伊始的物语”(「はじまりの物語」),说了她的王国,她的故事。
她说了很多。偶尔会在家庭教师的协助下继续说,费尽心思。
所以她笑了。在那里没有人会妨碍她。
她就满足于那个“世界”当中。

可是,家庭教师说了。
世界很广阔。你不知道的世界还有很多很多。
他向她伸出手,希望带她去看那无限宽广的“世界”。

可是,她拒绝了
世界很可怕。“那是无法让人安心的场所,我一清二楚。”她说。
她把他赶出去。她就满足于那个“世界”当中。

时如飞矢,转眼间她已是成年人
顺着父母的门路,她就职并开始了工作
她来到了世界之“外”
但即便如此,她心底所容许的朋友依然一个也没有。
她的伙伴也就公园的野猫而已。
她一直都是这样孤独。

就在那时,新宿里头“森林”出现了

“森林”是什么?
是谁诞生出“森林”?
为什么会出现“森林”?
目的是什么?意义呢?意味呢?

“真以为所有问题的答案都会为你们准备好吗?够狂妄的呢。”

说这句话的,是伽子?是アリス?还是其他?
先不考虑这些,总之我对此也持相同意见。虽然要是能明确答案,人一定会活得更加自在

话归正题
她很享受“森林”的时间。非常幸福。非常自由。
阴沉的性格一扫而空,变得比任何人都要积极。
“森林”就是她所渴求的“世界”

但她仍未满足。
她渴望着“完全”,祈求着“完美”。

“不再有悲伤——所有人所有人都拥有幸福。永远快乐地生活着。那种故事就好了。”

“世界”并不“完全”
“故事”并不“完美”

所以她舍弃了“世界”
只为得到一个新的“世界”
(*在第七章“たからもの”中,雨森望最后为了寻找新的“世界”而选择跳下时钟塔,为了得到一个新的“世界” )

时间再次流逝,“森林”的存在也随之而渐以远去成为记忆的尘埃。
她碎成千片万片,一位伙伴也离开了人世。

但是,还有唯一一位在继续寻找着“森林”
原家庭教师。
是的,是他。

他渴求“完全”
他对所谓的“相信”并不厌恶
他是现实主义者。尽管他总装成是感性的诗人,但他却比任何人都冷漠,总在一旁冷眼旁观。
那个男人,那个嘲笑着“永远”和“无限”的男人,却在渴求“完全”

他所确信的是“意图”
这个物语的“世界”之“外”,必定存在着“意图”

他说了。

“‘世界’并不会消失。我们将延续着我们自身的‘真实’。‘外面’的‘外面’也存在着‘世界’。所谓‘物语’,只不过是其中微不足道的部分。很完美。有时完美得过分的——真实。(よくできた。時にはでき過ぎた――リアルさ。……抱歉,这句我真的不会_-_)”

他确信的是掩藏于“森林”中,“森林”的“意图”
那个是“世界”之“外”的“意图”,这部作品竭力想要刻画的他们的“意图”。
那个,说不定,就是阅读着这部作品的我们的“意图”。

然后,他……
城之崎灰流是“说”。只因那就是他的角色。
刈谷真季是“读”。只因那就是她的角色。
黛薫是“颂”。只因那就是她的角色。
九月周是“舞”。只因那就是她的角色。

如此,一位少女出现了
“她”的名字是“アマモリ”

城之崎灰流来到“アマモリ”的跟前。
这是城之崎灰流最后的工作。作为家庭教师的他最后的工作

“接下来,我要告诉你原本的名字。”

“アマモリ”在很久以前,曾这样说过。

“那个,可不是我的名字。我啊,‘アマモリ’就可以了。‘魔女アマモリ’一个名字就足够了!”

那个曾如此说过,固执地拒绝着“世界”的“アマモリ”,

“……嗯……………告诉我……”“……告诉我……老师……”

是的,当她听到自己的“名字”时
“她”——“魔女アマモリ”——的漫长旅途,寻找名字之旅,终于到达了终点。“她”作为“雨森望”回来了。

之后,尾声
季节是春
雨森望的心里不再有孤独和绝望。

来到最后的场景
在新宿,雨森望和城之崎灰流迎面交错。两人并没有停下交谈,甚至什么也没有说出口。
然而,最后浮现在雨森望脸上的那个笑容,即使说这是将整部作品的所有,我想也并不为过。

季节是春
春是“万物伊始的季节”。
道尽“万物伊始的物语”的她,在“万物伊始的季节”里下定了心思,以“雨森望”的身份向新的未来出发。
那之后的事没有人知道,无法知道,也没必要知道。
尽管是陈腐的说法,但在前面路上,雨森望必将要面对数不清的困难
现实一直都是残酷的。

但是,雨森望她,渴“望”“森”林的这种想法,必定已不复存在。
只因这次是她独力地向“世界”迈出步伐,重新出发

而这部作品,不过那种滥俗的物语,随手可得的故事罢了

 

 

 

 

 

[涌泉]ForestFind My Name - 息流 - 流水线上的Factory

—————作业—————

这部作品迫使我去买了本《Alice's Adventure in Wonderland》回来看。不过手贱买了本英文版,所以只能看懂一半一半(而且没有看完)
也许是自己的东方(相对于西方,不是某个东方)思维作祟,谈起“童话”就立刻和“温馨”“幸福”等词汇搭上,想象着那可能是个有点童趣的故事。不过《Alice》狠狠地给了我一巴掌
不是没有童趣,而是太有童趣了
所以我要下此厥词:Forest,本就是个西式童话。

序章中,作者就明确告诉你,这个故事不可以用常规来思考
而之后,作者再一次告诉你,这个故事任何事都包含着意义
姑且不去阐述Forest的每一句脚本是否都饱含深意,但作为一个非常识可以理解的脚本内容,总会有这么一种错觉:作者可能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他说“任何事都有意义”可能完全是扯蛋,但玩家(我)却不得不鼓起勇气打起精神,认真地对待每一句话并尝试去分析其潜在的意义
游戏里的剧本并不可以用常理来思考,但作者却迫使着玩家要从非常理中用常理的思维去感受剧本。虽然或者会被人看作是受虐癖的一种,但这种“被迫去思考”的过程真的很有趣。因为剧本的构成过于诡异,所以让玩家(我)坚定地认为作者一定是想传达什么,正如在看村上那《海边的卡夫卡》时,总会思考各种意象背后的特指一样。假如Forest放回到常识性的剧本中,这种类似于“求知”的欲望势必没有现在的强烈。可以说,Forest的非常识性,正是让Forest趣味横生的元凶
所以,对于普通的玩家而言,Forest会很难让人接受,因为试图在荒诞当中洞察内在,这本身就是件很艰巨的任务。即使是有意去坚持的,在到达剧本中段(尤其是Ⅳ章“夏至の夜の改賊”那类似于诗歌朗诵一样的荒诞剧)发现剧本还不明朗,也不得不在“打退堂鼓”和“坚持下去”之间摇摆不定。但是,只要再往前走小小一段路,在接近中后期时(我个人这里指的是Ⅴ章“ザ?ゲーム”和Ⅵ章“傘びらき丸航海記”)才能让玩家在一定程度上有所释怀,因为至此,剧本会通俗不少,人物性格在玩家的印象中定型,而“はじまりの物語”也几乎完全明朗化。
说就说中后期剧本会“通俗不少”,但剧本的非常识性其实并没有任何改变,所以对剧本的思考就一直延续直到游戏结束。如果还不甘心,那就重新通一遍以达到更深层次的理解,这种对剧本的思考便一直存续下去,直到玩家自己满足为止。Forest从头到尾,都在推使着玩家去嘴嚼剧本每一句话。虽然在游戏的最后作者给出了这个游戏的中心主题,但在玩家嘴嚼脚本的过程中,却已然产生出多种多样对脚本的理解,这也是Forest的魅力之一
以无序承载无形,这不得不说是Forest极其高明的地方

还有一点给我很深印象,就是画音文三者的融合
绝大多数Galgame(特指文字类),演出往往都是围绕剧本而实行的,近的例如ef。ef在没有好系统的支持下达致现在这种美的享受,那演出可算是一种境界,而自始自终,画和音(这里包括CV的语音)都是为了强调剧本,在画音的烘托下让ef的剧本更为鲜色
Forest大致一样却又有点不同,或者是我个人的偏执,但我个人坚决认为如此。Forest那种演出是不论画面、声音还是文本(单指游戏中出现的文本,并不包括CV的语音文本)都可以独立成戏,而同时又不妨碍它们之间融为一体。Forest中不少地方往往是“其中两者融合,一者独立”的形态——该怎么形容?譬如文本和画面是对应的,但CV语音却是另一回事;又或者CV的语音文本和出现的文本一致,但画面却另有所指;再或者声音和画面搭配,文本却毫无相关(或者干脆没有文本)。恕我个人词穷没办法细致形容,具体可参考Forest的Ⅳ章“夏至の夜の改賊”,这里将这种演出发挥到极致
如果说ef的演出侧重于“视觉”之上,那Forest演出可算是独占了“听觉”的鳌头。Forest中的CV语音,正如之前所提到过的,这不是“这挺好”、“这很难听”的二择,而是“没有这不行”、“没有这就不能俯瞰剧本全貌”。语音文本和原文本有时交汇,但更多时候是错开独立,这就等同于两条线并行地讲述一个故事,那是和多视觉完全不同的感受。我个人阅历不多,但这种玩法(而且是从头玩到尾)确实见所未见。完全专注于对剧本全局的锻造,无论其他游戏的光影再华美,也无法与之等同的境界
同样是简陋的系统,但相对于ef,我觉得Forest更能诠释出“演出”这个词的含义。这样子的演出,才能最大限度地发挥并融合所有媒介(画、音、文三者),这才是我理想中的演出!

就凭这两点,Forest就是独一无二的,而且将来也可能是如此
如果总是以娱乐的心情来接触Gal,那我建议还是尽量绕开这类难解得苛刻的游戏
但是,若果是渴望浸淫在Gal的世界当中,并且以“猎奇”作为自己本色的“SB”,我必须——必须!——向你强烈推荐Forest这部怪奇之作

余兴:

正因为没有常理可言,所以Forest那便是传说中的“无限制超展开”。每大章的事件都发生得没有先兆,正如角色所说的:“突然间,リドル开始了”。这点和《Alice》很像,因为《Alice》中爱丽丝的遭遇完全就是这一件到下一件,顺手拈来,完全没有逻辑可言(至少给我的感觉是如此)……这么说来其实演出也不无关系,因为《Alice》的文字排版也很诡异,就如同Forest
Forest中利用到的童话故事人物以及句子,其中涉及了比较多的作品。不过我应该着重地提一句:这些人物并不会影响到玩家(例如我)对剧本的理解,それらは罠だ。当然知道捏他的出处总会比不知道的要好
“那难道……就是为了增加狗屁内涵?”也许有人会这么问。我的回答是:是的,这些人物就是为了增加内涵。可以说这些人物的出现导致Forest更加难解,但作者将这些人物放到游戏中并不是毫无道理,因为每个人物无论是童话原作还是Forest当中都拥有其具体所指,这其实也是在促使玩家去思考其中的意义,而结束游戏时反思这些也是个很有趣的过程
不过Forest在前面放得太开,以致最后的收束显得有点无力。而且作者的胃口也很大,利用模糊的描述不断地让玩家(例如我)去联想,以致“成长”这个主题被其他副题给分薄了。回想场景也显得很蛇足。但白璧微瑕,好脚本依然是好脚本

Ⅳ章“夏至の夜の改賊”可以说是整部作品最耀眼的一章,不但词句有精心雕刻过,特别是听着CV的朗诵时很有Feel,但委实是太考验日语能力了,我承认我对本章完全是一头雾水……个人最喜欢的是还是Ⅴ章“ザ?ゲーム”和Ⅵ章“傘びらき丸航海記”,因为比较通俗,而且人物性格在这两章中表现得特别强烈,而且,选项很有才,BAD END特别多=__,=

PS:虽然用处不是很大,但还是有必要在这里多链(虽说放狗的话很容易搜到)——Forest Wiki

  评论这张
 
阅读(6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