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流水线上的Factory

在生前做死后事

 
 
 

日志

 
 
关于我

Galgame系流水线,同时对“东方”国度有着执著的追求……图狂,音众,喜好是有空发神经写些白痴文字,美言曰之则为寄托心境,当然,两者要结合来看才是真实……最后,Say a "hello world"赠与我的头像

网易考拉推荐

[昔流重演]《一天》——晚  

2008-02-05 03:45:19|  分类: 昔流重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决定了两件事

一是一定要赏一次樱花,一是一定要赏一次落叶。不是其他落叶,必须是银杏落叶

不过广州真是麻烦。姑且不说樱花,就连银杏也难觅踪影……

 

——————————

上一篇:《一天》——午

 


 

 

 

——从前有一个男子,在那时候的奈良郡,当地居民已经迁走;这新的平安郡,家屋还没有建设完整。有一个女子住在这新的西京。这女子的性情和容貌,都比世间一般女子优秀。而且除了容貌美丽之外,另有一种高雅的气品。此人似乎已有情郎,并非至今还独身的。这男子对她有真心的爱,去探访她,谈了种种话。回去之后作何感想呢?他送了她这样一首歌,时在三月初头,正是春雨连绵的日子:

——“不眠不坐通宵恋,春雨连绵整日愁。”

——笔记:真心与否并不取决于先后,先来者能奉献真心,后来者也必定可以。然而很多时候,选择权并不在先来或后来者身上。无可非议地那的确是有所影响,可是……影响而已,对结果论者来说这根本毫无意味,要是恋,要是愁,没有中间……

 

……

 

笔刚离开纸面分寸,我便稍稍扬起头,重新将焦点聚集在书架上某个虚无的一点上。

晚饭过后我盘坐在电脑前,打开它并闲置它,然后拈起触手可及的文房用品,消磨一天余下的光阴。这是连妻也阻挡不了的习惯。

房门窗户都已关上,然而客厅那电视节目声依然能在这近乎密闭的房间里招摇过市,如是三月梅雨天所下的渗入内街小巷的雨。一侧的台灯放出稀疏的白光,音响流淌出的电子弦乐夹杂着QQ的“滴滴”声,扎着耳膜。然而我对这一切早已是置若罔闻。

一如“早午晚早午晚”固定的步调,我对每一天的规律已是习以为常。或许有某些时刻会被人存心扰乱,然而规律终究是“客观存在的,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现代汉语词典》如是说。

我啖了一口放在手边的冷茶。杯中另一个的自己敲了敲这边的我,轻声问了一句:能不能有别的消遣?

……我轻轻地苦笑,将另一个自己吞进肚子。

 

……

 

——从前有一个男子,到一个女子家里只宿一夜便不再去了。女子的母亲非常愤怒,等女儿早上起来盥洗的时候,走过去拿起她盖在脸盘上的竹席子,把它丢掉了。女儿哭起来,她无意中看见自己哭泣的面貌反映在水盘里,就咏一首诗:

——“唯我多愁思,人间无等伦。岂知清水下,更有一愁人。”

——那个不再来的男子听到这首诗,和她一首道:

——“青蛙无友谊,也解共同鸣。照影盆中者,多半是我身。”

——笔记:自己穿上新衣裳并不会让自己产生感觉,唯有自己在照过镜子以后,听过其他人的意见以后,或喜欢或厌恶的感想才会浮现起来。无论是镜子还是其他人,自己的影子都正藏在其中,而自己所需要做的,仅仅是找出来,并掌握它。“照影盆中者,多半是我身”,那并不是因为忧愁会传染而偶发其想,那是男子在女子上,在镜中,找到了自己的影子。

 

……

 

无论是否有其他消遣,被人看作孤僻这点我都业已释然。

妻对这样的我报以微笑,始终如一的微笑,从不厌倦。而我也用自己的笑容回报妻,然后收拾好该收拾的表情,打开门,走进外面的风雨。

自言自语、不通人意、强作忧郁……纷繁的形容词如是楼下花园里的杂草。我伸出手一把抓起,那里面的种目繁多,但最让人丧气的莫过于是在风雨的滋润下,不用多久那又将是一片繁盛的模样。

杂草抓在手中,土中长着杂草。徘徊在这两者之间,我渐渐理解到有些规则是不会以自己的力量为转移的。“自然界”有着自身的规则,一旦自己偏离了规则,向“自然界”寻求谅解只不过是一片奢望,因为“自然界”从不留情面。

“自然界”从不留情面,所以虚幻的金黄色海被划在规则以外。而娶了这片虚幻的人,只好迫不得已地在规则中打开一扇小门,在外面泛泛而行,在里面寻求慰藉。

边缘——杯中我的倒影这样告诉我。

我啖了一口冷茶,只品到“苦涩”两字。我意识到自己已经接受了这个称呼。

妻对边缘的我报以微笑,始终如一的微笑,从不厌倦。纵使妻的微笑治愈了我,然而身在里面的妻,又是否了解活在边缘的我比任一边都要更苦?

我知道妻不会回答我——不,她会回答,用始终如一的微笑。

 

……

 

——从前有一个在二条皇后殿内供职的男子,和同在这殿内供职的一个女子经常见面,便思慕她,历时已经很久了。有一次,他送一封信给这女子,说道:“至少和我隔帘相会,聊以慰我心头之恨。”

——那女子便趁人不见的时候,隔着帘幕和他相会。男的向她诉说了种种心事后,咏一首诗道:

——“垂帘相对语,好似隔银河。渴望湘帘卷,牛郎热泪多。”

——那女子读了这首诗,心中感动,便容许他了。

——笔记:归根究底,距离和浪漫始终都是有所联系。隔帘相望,帘幕将对方所有的缺点都隔走,唯有优点留下,就像人皮一般。什么,不觉得人皮浪漫?那为什么现在那么多男人喜欢某些女人脸上的那层皮呢?

 

……

 

妻把刚沏好的热茶放下,然后静静地坐在床边,面向我。

“怎么了?”我伸出手摸了摸杯子外壁,然后望向妻。

妻摇了摇头,然后微微一笑,一如既往。

“啊,对了,”看着妻的脸,我无可无不可地发起话来,“这《伊势物语》的结构,感觉挺像《诗经》的……我是没有读过《诗经》啦。我只是这样感觉而已……”

妻静静地聆听着。

“你问我为什么要看这东西?”我轻轻一笑,笔在指间转了一圈,“还记得我以前说过,我很喜欢某款游戏里的一个女主角吗?明天就是那女主角的生日了。怎么说,还是写些什么比较好,反正,这也算是习惯了吧。”

妻静静地听着,脸上挂着不变的微笑。

“你问这和《伊势物语》有什么关系?”我的视线稍稍避让开妻的位置,“因为那个女主角喜欢《伊势物语》,所以我想读一下《伊势》的话可能会有什么灵感出现……喏,看,我可是有做笔记的。”

我把书脊捏在指间,指了一下页面上几行黑色的字给妻看。

“哈……年年都写庆生文,感觉自己的创意都用尽了,没办法,只好到处找找灵感看……希望我写下的笔记会有点用吧……啊,对了,你认为这些笔记怎样?”

“妻,”我说“你和她一样都是落叶的象征,一样喜欢金黄色的海。我想你的意见一定就是我想要的答案,虽然你和她是不一样的。”

妻静静地接过《伊势》,然后带着不变的微笑,稍稍将脸转向《伊势》之上。

我以手支颐,细细地凝视着妻,准备捕捉妻的每一个表情变化。

可是妻很调皮,她没让我得逞……

因为妻的脸上没有五官。在我的眼前只是一张空洞的人皮。

 

……

 

——从前,皇太后住在东京的五条地方。起西边的屋子里住着一个女子。有一个男子,并非早就恋慕这女子的,只因偶然相遇,一见倾心,缠绵日久,终于情深如海。不意那年正月初十过后,这女子忽然迁往别处去了。向人打听,得悉了她所住的屋子。然而这是宫中,他不能随便前往寻访。这男子就抱着忧愁苦恨之心度送岁月。

——翌年正月,梅花盛开之际,这男子想起了去年之事,便去寻访那女子已经迁离了的西边的屋子,站着眺望,坐着凝视,但见环境已经完全变更。他淌着眼泪,在荒寂的屋檐下,横身地面上,直到凉月西沉,回想起去年的恋情,吟成诗歌如下:

——“月是去年月,春犹昔日春。我身虽似旧,不是去年身。”

——到了天色微明之时,男子吞声饮泣地回家去。

——笔记:只有实物才配拥有时间,可是这并不是褒赏,而是赤裸裸的惩罚。当了解到自己的年岁已经有所增长,就会自然而然地开始质疑原本坚信绝不变质的一些情愫,是否已经在不为自知的情况下变改。男子最终也为被时间所驯服而忘记曾经的痴情,然而当他意识这个事实之后,他究竟会慨叹人生几何,还是会为感情的消亡而饮恨呢?

 

……

 

妻的脸上带着不变的微笑,我一直都是这样坚持。

这和五官的有无没有任何关系。妻是落叶的象征,她有将大海染成金黄色的感染力。我知道的,我知道这样的女子,会对自己的丈夫献出所有的温柔。

落叶在逝去前的一瞬,会将自己所拥有的一切全部奉献出来。落叶是无私的,我知道,我知道得比任何人都清楚……

然而,逝去的事物,时间就永远地停顿下来。而依然活着的事物,时间就在里头一个劲地往前滚动。时间是进展最慢,然则也是最无情的洪流。记忆、信念、印象,在时间面前不堪一击。

少女的矜持从什么时候起化为虚无,海从什么时候起变得无关紧要,画板从什么时候起呆在角落和黑影共舞。一些妻的印象,正如漏斗一般掉入未知的深渊。我不知道深渊的底部有什么等着我,但有一点是分外的鲜明:曾经对自己许下过的信念,已经再也无法挽回。

所以妻失去了五官,我再也看不到妻的笑容。虽然我一直觉得自己 “妻在微笑”这个信念从未泯灭,一如既往。

我将刚才放在床边的《伊势》捧回到手里。黑色的字迹,每一笔似乎都是在填补失去了的时间,然而时间是不会那么简单就填补上的。时间在往前走,你能看到他的足迹,但你不能停止他往前走。

所以,我打从心底拒绝时间……

我打从心底讨厌时间!

 

……

 

——从前有一个男子,不知怎的看中了一个无情的女子,向她表示恋慕之意。女的大约也同情于他,央人对他说道:“你既然如此想念我,就请隔着帘幕和我谈话吧。”

——男的听了这话,非常欢喜,但也有不安之心,就在一枝正在盛开的樱花上系上这样一首诗,叫人送给她。诗曰:

——“今日樱花好,娇嫣满眼前。且看明日晚,是否尚依然。”

——实际上,那女的恐怕也有这样的感想吧。

——笔记:转瞬即逝,这种特性让流星显得珍贵,然而肯定不会有人认为一夜情是好事。感情是贵在悠久,在风波中不随波逐流。无论男还是女,对待理想的感情大都会是这种看法。没有人知道明天会怎样,但是,至少自己要相信明天。这样的话,那才有可能看到自己所希望的明天。

 

……

 

我将茶一口气灌入身体。如是经过凛冽寒风吹拭过的茶温,割断了脑海里头的迷惘感。

电脑的显示器亮着,壁纸是不知从什么地方搜回来的风景壁纸……妻曾经的作品?曾经的妻的作品?“切,好笑,那是什么?就算存在过那也不是现在的事!”那壁纸如是说。

我望向窗外。外面的天空染上了病,脸色就如屠宰场中洗不掉的猪血红色。远处点点灯光罗织起一张巨网,将边缘的我困在边缘之中。

我不可以走出去,我也不能走出去。我这样想,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

时间往前走,那就让他走吧,我自己就呆在这个地方。就算是自欺欺人,我也要继续呆在我和妻的世界里。

我是落叶,但是我并不会随风而动。我有着自己要走的路,我有着自己的命运。

……

“……这就是你的路?”

“那不是当然的吗?”

……

我看了看时间。1107分,客厅已经空无一人。然后我闭上眼。

这一天行将过去,明天即将来临。

明天,我和妻也将会一起共处,就像今天一样。

我的一天,都将一如既往。

 

……

 

——从前有一个男子,他和一个决不能公开结婚的女子私通,持续了好多年。这女子也并不嫌恶这男子。因此这男子终于和女子约通,在某一天黑夜里把她偷出来,相偕逃走了。他们沿着一条名叫芥川的河的岸边走去,女的看见路旁的草上处处有露珠闪闪发光,便问男的:“那些是什么东西呢?”然而前途辽远,而且夜已很深,因此男的便没有答话的余裕。

——这期间忽然雷声轰响,大雨倾盆。男的看见这地方有一所荒芜了的仓屋,不知道这里面有鬼,把女的隐藏在屋里了,自己拿着弓,背着箭壶,站到门口。他一心希望天快点亮才好。这期间鬼早已把女子一口吞食。那女子大叫一声“啊呀!”然而这声音被雷声掩盖,男的没有听到。

——好容易雷声停息,天色渐明。男的向仓屋中一看,不见了他所带来的女子。他捶胸顿足地哭泣,然而毫无办法了。于是他咏诗一首:

——“问君何所似,白玉体苗条。君音如秋露,我欲逐君消。”

 

——笔记:无。

 

(未完)

 

——————————

未完?因为还有一段废话……不过这不就打破了“早午晚”吗?(噢

我记得MO1里“黄昏教室”那段,剧本说原业平背女子私奔是源出于《平家物语》(至少翻译上,还有我记忆中是这样)……不过,《平家》里的源家和原家,是一样的?……我还是不求甚解为好(耸肩

白玉为何,伊人相问。愿如此露,与君共逝……
说起来,相对于五言,我还是比较喜欢四言那首,不过……喂,两首的意思相差很远欸(指

 

  评论这张
 
阅读(2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