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流水线上的Factory

在生前做死后事

 
 
 

日志

 
 
关于我

Galgame系流水线,同时对“东方”国度有着执著的追求……图狂,音众,喜好是有空发神经写些白痴文字,美言曰之则为寄托心境,当然,两者要结合来看才是真实……最后,Say a "hello world"赠与我的头像

网易考拉推荐

[涌泉]<いつ空>双子  

2008-08-14 14:11:42|  分类: 涌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蛋疼起来很要命

——————————

以下是翻译
选取的是《何时升天》中策和ふたみ谈论双子座时的片段
和缓的、有点像点缀“星空”一般的BGM配合当时的氛围的确很赞,整个感觉就像和最喜欢的人吃烛光晚餐一样,彼此间都很愉快也很随意,并且心连着心
个人非常喜欢这段情节,因为进行到这个时候,我也会和策一样,向“自己的妻子”ふたみ承诺下我所能做到的所有承诺
……就是这样一个温馨的“夫妻共处的时刻”

没有声优加成,攻击力降低百分之100%。可惜……
有点长,虽然翻起来也用不着一天= =……有错我不负责(摇头)

——————————

主角:巽策、唯井 ふたみ(唯井 双海)——麻烦的译名,因为剧情后面可以知道ふたみ是特意不写成汉字,保证可以有多重理解的。不过翻译的时候往往都不得不扼杀其他含义……对我来说多少有点懊悔
配角(只需要知道名字的程度):透舞のん(透舞)、メメ(羊羊)——麻痹,未寅 メメメ怎么也该叫“未寅 咩咩咩”……既然少了个“咩”,那就叫羊羊吧……(死捶地,捶烂地)
称呼:お主人ちゃん(小主人)——这个真是难为我了。综合一下国情,其实我觉得翻成“小老爷”是最好不过;根据剧情的话,“大主人”似乎是理所当然,可是鸡皮疙瘩让我放弃了这两东西-__,||。算了,这里简单看懂就可以,又不是正规翻译……

BGM,用着这个吧つ:http://music.fenbei.com/l/3031834

背景:满怀信心的透舞のん(のんちゃんかわいい!)终究没有完成扫云的工作,看到这的策和双海,回到家后有了如下桥段……

——————————

双子

——————————

和那时候一样,双海在仰望着夜空
——不,现在的我明白过来
双海每个晚上,都会在这仰望那被云覆盖的天空
将她所渴望的东西覆盖隐埋掉的水层,在她的眼中,这究竟是怎样的一幅景象?
“谁也没有看过”的星空,对她而言,这究竟又有怎样的价值?
也许,云对于她来说——就如阻碍她和她所爱的人相见,情敌一般的存在
“……嗯?”
双海察觉到我来到身边
“要做什么?”
透舞的“牡羊座”扫晴作业,遗憾地以失败告终
那么,也就是说——
“从明天起,就是‘双子座’的期间了吧?”
——也即,这样子了
5月21日到6月21日,是双子座的期间
正如在那时间段里出生的孩子都被定为双子座一样。
“对”
那对双海而言,究竟有着怎样的含义?
“也就是轮到双海了啊”
对于一无所知的我,也就只能像这样一点点地确认她的心思
“说错了。不是‘我’,是‘我们’”
被她更正用词的我轻轻地苦笑,并这样告诉她
“要是有什么我能做的事,我一定会奉陪”

“小主人,你是有看过星星的嘛?”
“嗯?啊啊……算是吧”
“你肯定觉得,这一切都太荒唐了吧?”
“哎?”
“对于理所当然能够看到的星空,对在星空下长大的小主人而言,我们所做的事肯定会觉得很荒唐,对吧?”
“哪有这回……”
“用不着恭维。我希望能坦白说出来”
——只因她无论何时何地,所说的话都是那么直接
“……相对于荒唐什么的,正确点说应该是有点夸张吧”
“嗯,能坦白说出来,感谢”
所以她一定也喜欢其他人,直接地回应她吧
“所以,我也要向你坦白
——我一直,都在等这一天的到来”
“嗯”
我察觉到了
她面对“委员会”时的姿态,那与“认真”不尽相同的真挚的态度(*天文委员会,游戏中为了看到星空而组织起来的一群女孩)

[涌泉]いつ空双子 - 息流 - 流水线上的Factory

双海从不希望透舞失败
她不会假设“‘牡羊座’失败的话”,她只会去假设“‘双子座’的期间来到的话”
大概,是因为我和她一起生活了一段时间
正是这样的自己,才渐渐明白过来

“要是那个时候来临的话”——

——那个时候已经来临

所以今天的她就和以往一样,仰望头顶的夜空
带着和以往有点不同的心情,仰望头顶的夜空
“这就是我的真心”
她和我四目相对,这样说道
“刚才,小主人说过‘要是有什么我能做的事,我一定会奉陪’。”
“啊啊,我说了”
这是我决定了的事
“所以还有一件事,我必须坦白说出来。
我,并不希望小主人帮助我”
“哎?”
“我希望,能一起去看星空”
“…………”
——对这意料之外的答案,我一时间都无法做出回应
“对了,小主人”
“啊—怎、怎么了?”
“你知道双子座的由来吗?双子座是冬天的星座啊,是以卡斯托尔和波吕克斯为中心形成的星座”
仿佛能将把星空隐藏掉的云看破似的,双海再一次,抬头仰望夜空。
“这两颗叫卡斯托尔和波吕克斯的星星,有好几个趣闻。古代的人,常常将夜空上星星们的形态和自己民族的神话结合起来。他们觉得天体的运行,总是预示着世上的万物。这么一想,他们就感觉自己和无法触及的闪烁天空,还有那俯视着人类生活的众神们一同共存一般。而对于神话和星座相结合的故事,最有名的自然是希腊神话”
“哦,那我知道”
“知道啊?”
虽然语气上和往常并无不同,只不过双海的眼睛在盯着我,闪闪发光
“啊啊。星座里最有名的希腊神话。我知道这啊”
“…………是吗”
虽然语气上和往常并无不同,只不过双海的眼睛在瞥着我,沮丧之情表露无遗
“……这卡斯托尔和波吕克斯,是斯巴达国的英雄啊。都市国家斯巴达的王妃勒达,某一天,看到了一只美丽绝伦的天鹅。无论是拍打翅膀时的雄姿,还是那纯白剔透之翼——那浮在水面上的英姿,让勒达完全沉迷其中——这只天鹅,其实,是众神之王宙斯所化身而成的啊。然后,呃……就那样子。总之勒达怀孕了,最后诞下两个蛋”
“我说,你是不是省掉了最重要的部分?”
“吵、吵死了。总之就有两个蛋”
“好好”
希腊神话里头出世的英雄们,大家都是宙斯的孩子。这么说,就是那样子了吧
可是母亲却几乎是各不相同……大概和预想中的一样
“从其中一个蛋中,诞生出弟弟波吕克斯(Pollux)和妹妹海伦(Helen)。他们都是宙斯的孩子——身上流着众神之血,无论怎样负伤都不会死,也就是拥有不死的身体”
“哦……”
“然后,从另一个蛋中诞下的,是哥哥卡斯托尔(Castor)和姐姐克吕滕涅斯……”
“舌头打结了?”
“克吕滕涅斯特拉!(Clytemnestra)”
(……好心招雷劈)
“不过他们和弟弟们不同,身上继承的是人类的血。那想必是斯巴达王廷达柔斯的孩子吧”
那是属于“特别”的弟弟,与“普通”的哥哥之间的故事
……和其他兄弟相比,完全是颠倒过来
“卡斯托尔和波吕克斯,两人亲密得就像亲兄弟一样,他们无论何时都认为,‘只要两个人一条心,没什么办不到的,也没什么值得害怕的’。”
“为什么?”
“虽然两个都是斗士,不过长处都各不相同。卡斯托尔比起他的马术——他的智谋更为之出色,而波吕克斯则是剑术和拳击上有着很好的天赋。尤其波吕克斯装备上了由匠神赫菲斯托斯所授予的‘铁之臂腕’,只要纯熟使用,发出的巨大威力能够和万军匹敌”
兄之战略
弟之武力
这没有“特别”和“普通”之分
对自己所没有的才能并不妒忌,唯有相互去确认和结合
但这种事不可能持续到永远,我很清楚
“这对兄弟合力跨越过无数险阻,但是在某一场战斗中,哥哥卡斯托尔却中箭死去了”
——恰如所料
“波吕克斯也同样中箭了。但是,拥有不死身体的弟弟当然没事”
——这就是“特别”与“普通”的境界产生的瞬间

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
“特别”和“普通”,不可能永远都在同一条道上走
对“特别”而言,“特别”是很“普通”的事
不论“普通”的人类怎样增加才智,付出多少努力,也不可能成为“特别”眼中的“普通”
即使曾有那么一段时间,两者能肩并肩地前行
这就正如走在细小的钢丝上想到达对岸,却在途中发现自己过不去——
当意会到的时候头已朝下,身体往下坠落
仰视这站在高处的“特别”,自己意识到才干是有限的
从那个瞬间起,自己将不能再往上攀爬——
“波吕克斯非常的悲伤”
“哎?”
“他毫不顾忌他人的目光不断地号啕哭泣。宙斯看到这很心痛,所以就要半人半神的他升上天成为正式的神的一员。可是他抱着卡斯托尔的亡骸,在那里一动不动——他拒绝了”
“波吕克斯他……”
“嗯?”
“波吕克斯他为什么要……”
生为“特别”的人,理应站在高处
即使为关系深切的兄长的死去而哀伤,但那始终都是理应的事,不会改变
“他这样说,‘要是不能和卡斯托尔在一起就没有意义’”
“没有……意义?”
“对”
“意义……”
……啊啊,是那样吧
“宙斯接受了波吕克斯的想法,将他一半的不死性,分给了卡斯托尔。听到波吕克斯说‘一早就这样不就好了’,惹得宙斯一阵苦笑。就这样,两个人就在天界和人间界之间,隔天轮流地生活”
这两人……啊啊,这样子啊
“同时,因为把一半的神力分了出去。所以两个人最终都会走向腐朽……但他从不后悔。看到这的宙斯,为了让他们两个永远在一起,就让他们化身成夜空中的星星。相互比邻的两颗星星。那就是卡斯托尔和波吕克斯”
——这就是“双子座”
“那么,他们两个就不是真正的‘双子’了吧”
“嗯”
“但即使这样,他们仍是‘双子座’”
“的确”
一想到这可以联系到自己身上,就不禁感到不好意思
为什么,双海会谈起这种故事呢
这个故事又有什么意义呢
我并不认为他知道我和兄长之间的事(*策的兄长属于“特别”,而他自认是属于“普通”)
那么,这个故事……

卡斯托尔和波吕克斯
“特别”和“普通”之间不可逾越之壁
然而,他们两人从最初开始就没有那层隔阂
他们所拥有的,唯有——

——思念彼此——

 

[涌泉]いつ空双子 - 息流 - 流水线上的Factory

“我,唯井双海”

[涌泉]いつ空双子 - 息流 - 流水线上的Factory

“认可我的夫婿,巽策——为‘双子座’的一员”

高兴地说着星座故事的双海
对她来说,现在也许就是夫妻共有的珍贵时间吧
……我
对我来说,那是……
“所以还有一件事,我必须坦白说出来。
我,并不希望小主人帮助我”
——那句话

[涌泉]いつ空双子 - 息流 - 流水线上的Factory

“我希望,能一起去看星空”

要是这就是双海将我选为“另一员”的理由,要是那是真的话——
……忽然感到自己的脸有点红热
因为,我也该将那台词,原封不动地……
“怎么了?”
“啊,不……什么也……”
……没有才怪
怎么可能什么事都没有
“谢谢啊”
“谢什么?”
一时摸不透这句唐突的话的双海,一脸的不可思议
“将我,选为‘双子座’的另一员”
“啊……”
“谢谢”

[涌泉]いつ空双子 - 息流 - 流水线上的Factory

“~~~~~~~~~~~~”(*呻吟萌声)
我并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心情
但是,我知道双海是真心的感到开心
“那、那不是当然的嘛!因为我们是夫妻啊”
“嗯”
——当然
是的,双海是这样说

“因为我终于能找到突破口了。明明自己应该是一直期盼着这天的到来,明明心中已经作出了决定,已经接受好现实,但自己却一直无法成为真正的妻子。正是你这家伙*让我终于能够明白过来。向你致谢”(*指的是透舞のん。前面有剧情描述ふたみ和のん之间的冲突,这正是冲突中ふたみ所说的关键句。一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是策的妻子,但在这一刻明白到夫妻原来是连成一体的——也即“双子座”)

那个时候那话的意味,现在总算多少明了了一些
她所说的话直接得无法再直接,一点修饰也没有
——甚至说,虚伪等那些污垢丝毫没有
在那时
她已经做好了“觉悟”
即使她的这个想法会在某些时刻被人误解
——但说出那句话的她,在那时,她心中的感情是最真的
我觉得我应该回应她的心情
向她的心情,回应一句“当然”
“——继续”
“哎?”
“能继续刚才所说的故事吗?”
“嗯”
——我看得出说这句话的双海有点开心
“双子座的其他构成还有Propus、Tejat Prior、Mebsuta(*メブスタ)…”
“母猪?(*雌豚,めすぶた)”
“算是读了出来,不过应该是在吐糟吧”
“喂…我可真的没有那层意思啊…”
我对我自己,有了一点迷惑
我说过“我想(我和双海间的)这层关系是构筑在不知来由的误解之上”
我曾向羊羊发过誓,“我和她只是假扮夫妻,不会再进一步”
——然而,有一件事我是可以肯定的
“之后啊”
看着她开心地向我诉说着星星的故事,我第一次,感觉自己所结识的是一位叫“双海”女孩
……现在的我正是如此恍然过来
“我说啊,你有在听我的话?”
“在听在听”
“嗯啊”
——这云下的对话,我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就如彼此间要说的话实在有太多太多一样
“对双海来说,扫晴娘是什么?”
那答案……
“一直以来,我都渴望着相逢”
而此刻,我就在这里
“扫晴娘对我来说,是好不容易才得到的机会”
这条街道上的所有人都憧憬着星空,虽然各自心中的星空都各有不同
双海心中的星空——我感觉或多或少地,融入到我的心里
“……我啊”
——就正如,每个人心中都有着如黄金般珍贵的东西
而双海的黄金,就在那个夜空当中
即使现在被云所覆盖着无法看到,但确实就在那里

[涌泉]いつ空双子 - 息流 - 流水线上的Factory

“——在那片云的背后
我的意念能抵达到任何一处
……我,这样希望”

这个女孩,把手尽可能地伸了出去
绷直指尖,竭尽全力地往外伸出去。尽管姿势看上去如是将要失去平衡一般,但她依然奋力地想要把夜空中的黄金拿下来
所以对双海而言,扫晴娘就是特别的存在
那是街里所有人的愿望
——甚至说,是双海自己的愿望
虽然这么说对透舞很伤,但是能轮到双子座——
——不
能轮到双海,实在是太好了
……这样说,她又会更正我说“我们”吧

凝视着漫天星辰,似乎就连害羞的心情也遁化于无
那时候,我
——真的
比珍珠更真

想和双海一起看星空

我如此期盼着

——————————

夫妻是连成一体的,这和兄弟间的情谊不同,但和兄弟一样心连着心
这就是双子

虽然我对《何时升天》的评价给得不高,但是这东西是我至今为止始终都无法割舍的日语Gal。主犯,很大程度都在ふたみ之上
言情不是单向的。樱守姬此芽,说实在,这个人设实在设置得很有冲击性,一旦深入到此芽的核心设定,我想很少人能躲过此芽“那设定”的冲击。确实,当时的我也被“那个设定”给冲击到,以致一时间连“このめは俺の嫁だ!”这种话也可以说出来。但是冷静以后,我觉得此芽线完全没有ふたみ线来得深入
ふたみ完全是从剧本上写出那种“夫妻”间难以割舍的感情,不仅外强内柔的ふたみ写得细腻,而且在剧本后期很好地将策的果敢写了出来,男女主角一碰撞就擦出了绝妙的火花;反观此芽线,此芽算是整个《何时升天》里头塑造得最完整的角色,但是用在策上的笔力过于吝啬,整一个白痴模样,若非有着极好的基础,这两个人之间的感情可以说虚浮得要命
所以我不明白为什么现在那么多人会喜欢此芽。从剧本上说,ふたみ线比此芽线要高出不少,而撇除了人设的核心设定,此芽也就剩下公主萌,从ふたみ身上却可以实实在在地感觉到那种夫妻间的“情比金坚”。对玩家而言,此芽是萌的例子,而ふたみ则可以让玩家合十祈祷,祝愿成为一对模范夫妻的典范
像当年MO,Air那样想凭借女主角的故事而感动世人(当然,Air最后的母子对手戏排除),在现在来看已经算是相当粗糙的处理。言情不是单向的,必须是男女对向才能给与人一种持久的冲击和感动

ふたみ的回想是至今个人唯一一个感觉插入时机做得相当出色的回想,回想的内容也相当温馨
……说来朱门优曾在07年5月21日写了篇庆生文。虽然他没有具体写出为谁庆生,不过他说了祝福“某对夫妻”白头偕老。然后……策和ふたみ都是5月21日生日的……
官配啊官配,感心感心

  评论这张
 
阅读(35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