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流水线上的Factory

在生前做死后事

 
 
 

日志

 
 
关于我

Galgame系流水线,同时对“东方”国度有着执著的追求……图狂,音众,喜好是有空发神经写些白痴文字,美言曰之则为寄托心境,当然,两者要结合来看才是真实……最后,Say a "hello world"赠与我的头像

网易考拉推荐

[涌泉]<素晴らしき日々>空へ!  

2010-04-12 01:24:57|  分类: 涌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蛋疼起来很要命

——————————

以下是翻译,翻译内容是素晴らしき日々的第三章“Looking-glass Insects”的最末尾,Bad End
高島ざくろ是文学少女,同时也具有文学中“英雄”的悲剧性。而这里就是她的结局
翻译这个的原因是某些词段太琅琅上口了,甚至有了一种上街随便捉个人打一顿,然后向对方叫嚣“さぁ、取る、取りたまえ!”的想法
……当然我还是缩在家里了_-_

前年因为某些事,让我对翻译失去了信心。即使现在也没有信心,不如说因为锻炼得太少了,不可能有信心这么回事
这也是。这也是彻彻底底的率性翻译,贪图短暂爽快感的冲动
请允许我在此并再次提醒要往下读的各位:请保持一双明亮的眼睛,看穿所有虚妄所掩盖的真实

我想这个场景最终都会在《終ノ空》碰上……如果有机会的话

—————提要—————

被强暴过后,高島ざくろ的精神陷入了极端不稳定状态,而这时候有两人——宇佐美和亜由美——找到了她。两人告诉ざくろ,其实她们三个的前生是为了保护这世界的エロヒムロ战士,而现在世界已经到了毁灭的边缘,现在是时候重新集合三人的力量,拯救这个世界了
之后三人约定了第二天在某公寓前见面。高島ざくろ和其他两位前世是エロヒムロ战士的勇者下定了决心,在7月20日世界灭亡前的一周通过スパイラルマタイ仪式来恢复エロヒムロ能量,从而拯救世界

……接着,就有了以下结局

个人译名:
高島ざくろ:高岛泽露
(“译个译名出来干屁啊!”……其实译名这件事真的很傻逼,是我钻牛角尖而已……呃,其实我本身对“高岛石榴”也没有太大的抵触,但“石榴”这词总会让我想起星爷《唐伯虎点秋香》的,当然叫“邪黑”也感觉很不行……所以还是换了一个,虽然看着真他妈是感觉差不多_-_)

名词解释
スパイラルマタイ——在面临濒死状态之时能解开封印并取回前世的力量的仪式
エロヒムロ——战士们(前世)的故土

最后是,我没有列明对话究竟是谁说的(实在是懒orz),烦请自行甄别

——————————

空へ!

——————————

是时候了。
现在是6点30分前……
我们来到了公寓之前。
这个公寓原本就是获取エロヒムロ能量的地点
スパイラルマタイ
那个时刻正徐徐步来
“……终于,要来了……”
“……也,也是……”
“……呜……”
“嗯?”
怎么了?
姑且不说亚由美,为什么就连宇佐美也沉默下来……?
“怎么了……宇佐美?为什么你……”
“……”
为什么?
她在颤抖?
原因?
“今天可是我们取回力量拯救世界的日子”
“……”(*小声)
“?”
听不清楚……她在沉吟些什么……
“究竟怎么了?宇佐美”
“……我,我……我好怕……”
“哎?”
“我好怕啊……”
因为恐惧,宇佐美甚至哭了出来
在害怕什么?
为什么要哭?
“……都在说些什么?宇……宇佐美?”
“因为那可能真的要死啊!”
“!?”
死?
刚才,宇佐美说了“死”这个字了吧??
为什么我们要去死?
怎么一回事?
“怎么一回事?宇佐美!?”
宇佐美就在那里哭着,没有回答我
“……ス……パイラ……ルマ……タイ”
“スパイラルマタイ?”
スパイラルマタイ……
我知道那是取回次世代超能力的仪式……
我知道那是需要体会濒死……
但那……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仪式……仔细去想的话发现自己是一无所知
“宇佐美……スパイラルマタイ究竟是怎样的仪式?”
宇佐美就那么胆怯地哭着。
“收起你那哭脸,告诉我!”
“……我们为了取回次世代超能力,必须体验濒死的状态……所以……”
“所以?”
“……所以……我们要从这个公寓的顶楼跳下来……”
“——!”
什么……
刚才……宇佐美,说了什么……
刚才……我的确听到了要跳下什么的……
跳?
从这个公寓之上?
“——!”

[涌泉]素晴らしき日々空へ! - 息流 - 流水线上的Factory
就像那样……
就像那样让丑陋的身体从里面爆开……
不……这次是要比那家伙高出三倍的地方……绝不会单单如此(*游戏中指两天前城山——强暴ざくろ的主犯——的坠楼景象)
也许要比那凄惨得多……
“那,那样的话……我们肯定会……”
“不……在着地的瞬间,我们应该会觉醒……”
“……觉醒?”
“嗯……如果不是直面绝对的死亡,力量是不能够恢复的……”
“直面绝对的死亡……”
“……但、但是……好怕……我好怕—”
恐惧……
从公寓顶楼飞身而下……
胆怯……
从这里跳下……
哈哈……
啊哈哈哈哈……
“哼哼哈哈哈哈哈…”
“……泽露……?”
我捉住了宇佐美和亚由美的手腕
“啊、啊呜……”
我不作声地把两人拖到公寓的电梯间。两人也终于大声地哭了出声
“不要————!我不想死!!”
“没事的……宇佐美……我们有什么理由去慌张?”
“……呜”
“我们可不会像那家伙(*指城山)那样丑陋的死去……”
“我们可是担负这拯救世界这宿命的战士!”
“有什么是值得胆怯的?”
“什么绝对会死的……”
“我们可是正义,怎么可能会死!”
“可是……”
“听着,宇佐美……现在世界已经到灭亡的边缘了”
“如果我们还不勇敢地站起来,还有谁能化解这场危机?”
“……可是……”
“就像那时候那样……”(*指在エロヒムロ那时)
“我们不出手的话,世界就灭亡了哦……”
“明白吗?宇佐美……”
“终末的时间已经差不多到了……”
“看清楚,宇佐美!”

[涌泉]素晴らしき日々空へ! - 息流 - 流水线上的Factory
“你看……看到了没有?”
“这场席卷所有的灾难已经要来了……”
“那时候也是……”(*指在エロヒムロ那时)
“那时候……”
“我们三个人宣誓了”
“‘我们决不认输!’”
“‘只要能集合我们三人的力量,这世界就不会存在不可能’……”
“忘了吗?宇佐美……”
“现在,我们不在这里奋起,世界就要毁灭了!”
“看不到……我根本就看不到什么大的灾难……!”

[涌泉]素晴らしき日々空へ! - 息流 - 流水线上的Factory
“给我看清楚!”
“不要——,不要!”
“宇佐美——!”
“呜——”
“听着,宇佐美!”
“怯懦是无形的怪物!”
“那只会迷惑内心,找来无穷的祸患!”
“在这里退缩的话……”
“世界就会毁灭!”
“知道没?”
“知道!”
“说,说什么?”
“世界什么的,就让它毁灭吧!”
“我就是不想死!”
“——!”
不经意地,我抽了宇佐美一掌
“不好意思……”
“但是,真的没有时间了……”
“亚由美,现在什么时候?”
“……呜……”
亚由美无言地往后退缩着。
“现在什么时候!”
为了拉回亚由美,我捉住了她的手腕
亚由美也在颤抖
是的……亚由美也在害怕……
大家都在害怕……
如果我也不振作起来……
如果连我也不振作起来,这世界就真的没救了!
“……告诉我,现在的时间?”
“……6点……40分……”
“已经没时间了!大家!”
“来,给点勇气出来!”
“我不要什么勇气——”
“宇佐美你这白痴——白痴,白痴,白痴!!”(*每“白痴”一次抽一巴掌)
“让人看到你坚强的内心!”
“是的,你的panache!”(*好像是法语,意思好像是“荣耀”,好像……)
“铭刻在你内心的勇气的徽章……羽毛的发饰!”

以下文段似乎引用《西哈诺·德·贝热拉克》,注意是我流翻译,而且错误极高发地带,路过觉得实在无法看的,个人将热烈欢迎过来吐槽并指正。不想指正的,请看原文
“啊,Le Boulet!今天的我,将去往皓白明亮的月世界”(さぁ、ル·ブレよ!今日こそ私は、皓々たる月の世界へ行こう)
“哎?什么?”
“舍弃一切机械,只于此地直往飞去”(機械の助けなんぞいらぬ。それこそここからひとっ飛びだ)
“都、都在说些什么?”
“是的伙伴!那片月之世界——”(そうだとも!あの月の世界こそっ)
“可正正是为我度身度量的美丽世界啊!”(私のためにあつらえた世界なのだっ)
“我所赞颂的多少灵魂已住在彼方……正等待着我”(あそこには、私の気に入った魂が幾人もいて……そして待っている)
“苏格拉底!伽利略!”(ソクラテス!カリレー!)
“不具有物质基本要素的灵魂!”(物質の基本の要素をなす魂とはっっ)
“那是……问题……哥白尼如此陈述”(これは……いや問題だ……コペルニクスは言って曰く <--这真不会)
“是啊我的朋友。到底为什么,你会跪于恶魔之下?”(そうだとも、一体全体、どうして魔がさしたんだ?)
“究竟为什么,你会服从于恶魔膝下,登上双桅战船上去?”(一体全体、どうして魔がさして、ガレー船なんぞに、乗ったんだ?)
“哲学家!”(哲学者なり!)
“物理学家”(理学者)
“诗人”(詩人)
“剑客”(剣客)
“音乐家”(音楽家)
“抑或是遨游于天空的旅行者”(はたまた天空を行く旅行者)
“驳倒那毒舌于一瞬间”(その毒舌は打てば響く)
“他化身为所有”(彼はすべてなりき)
“至高而无上……随之”(至高にして……また)
“化身为天空”(空なりき……)
“然而……已不可再留于此地……不能让其等待太久……”(だけど……もう行かなければ……そう待たせてはおけない)
“看吧,月光已经来迎接我了……”(見てくれ……月の光がむかえに来た……)

“不要————————!”
“……呜……”
两个人,一边畏缩着一边想转身逃跑
然而我已经紧抓住两人的手腕,她们都逃不了了
是啊……
不能逃……
就只有这个机会了!

“两位,请勿惧怕”
“就由我来作为先导”
“没事”
“一切都会好的”
“我们三人,无论面对怎样的危机,都可以跨越过去”
“所以……”
“所以,我们不会死的!”
我带上两人,越过了栏杆
天空就在眼前
仿佛触手可及

“……听着,你们这些夺取我所有的人”
“……来,拿去吧,夺去我的所有!”
“只不过……无论你们怎样叫嚣,有一样东西,奔向新世界的我将始终带上——”
“Mon panache!”

我往天空踏出了一步
两人拼命地要留在地面
但我再次,向天空踏出一步!
是的
为了全新的世界,我会飞舞于空中
为了新的力量
为了新的真实
我将踏出这无限的一步
两人的手上传来抖颤
没事的……
我将引领世界走向未来!


[涌泉]素晴らしき日々空へ! - 息流 - 流水线上的Factory
“飞!”(空へ!)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呜!!啊啊啊啊————————!!!!”
我将我的所有放任给天空
身体在这个瞬间,飞舞在天空与地面之间
狠狠抓住的两只手腕,就连她们两人,都在被终点所吸引过去
看到她们的表情……
那虽然在哭,却又是在笑……
即使害怕……但仍开心……
就是那种表情
啊……
原来……飞翔的感觉是如此的痛快
就仿佛自己成为了天使……
那速度……
那风……
却又感受不到任何声音
在肃静里世界不停地回转
地面……已经在眼前
空气力学的先驱……
知道所谓一切,就是回转的天空,以及包容自身的大地
距离世界只有那么一点距离……
距离大地只有那么一点距离……
临近的影子
我的影子映在地面上

[涌泉]素晴らしき日々空へ! - 息流 - 流水线上的Factory

——————————

U.N. 文学少女都是松冈修造吗?——熱くなれよ!

这End绝不好受,这End是本作里最难受的地方,但这个End却是本作不可少的存在
被强暴过后的ざくろ慢慢地步向精神崩溃,然后对这世界彻底绝望,SCA自借以电波的笔法迅速凝结好整个调,将这种堕进深渊的过程写得简单、粗暴而有力。看完这个再回过头去看现在烂大街的〇辱剧,“我顶你个肺,老子战〇辱你麻痹给纯爱我干屁呐!?”
ざくろ的声优感觉还是弱气了点,但听久了果然很有文学少女的味道,然后将这些剧本朗诵出来时有时会变成一种享受——但我想应该先感叹习惯的可怕

因为我个人不善考察,所以请允许我在这里顺链一个和该作相关的考察:猛点这里。如果有兴趣的话,不妨点进去看(噢噢,剧透当然要自负)

  评论这张
 
阅读(1258)|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