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流水线上的Factory

在生前做死后事

 
 
 

日志

 
 
关于我

Galgame系流水线,同时对“东方”国度有着执著的追求……图狂,音众,喜好是有空发神经写些白痴文字,美言曰之则为寄托心境,当然,两者要结合来看才是真实……最后,Say a "hello world"赠与我的头像

网易考拉推荐

[流水作业]<終ノ空>反思  

2010-05-17 01:11:51|  分类: 流水作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对自己写作业的手法愈感不满。我需要换一换气

——————————

終ノ空

[流水作业]終ノ空反思 - 息流 - 流水线上的Factory

完成度:100%

也就4到5小时的东西
战过《素晴らしき日々》的,从剧本上说大可不必再战《終ノ空》。《素》比《终》在人物的刻画上要深刻得多,《终》奠下的骨骼在《素》里都装上了结实的血肉,对角色的感受也来得更直接,同时地,关键剧本的位置基本一致,语句大都都有了重现
但10年前和10年后终究是有不同的地方。10年前将图书馆一楼所有书都看完,10后便将二楼,甚至三楼四楼的书看望——知识改变着认识,认识改变着观点,观点改变着行动,此为“人之于世界”的一种“可能性”

—————迷雾里的诅咒与祝福—————

画面:--
(立绘确实是不能看,CG倒还可以接受。比较微妙的一点是卓司的立绘(染上了狂气的那个)出奇地耐看,即使搬到《素》里头也毫无衰老感。但最操蛋的是基4%真这样做了)
音乐:7
(夜路迷途,或者走入迷宫后四目张望——只有少量的BGM,但无论哪一首都在诱发人的恐惧心。从结果上看,那行之而有效)
剧本:6
(以现在的眼光看去是一个很大缺陷的剧本,剧本中唯一可以套住人的就是剧本当中,更准确的话应该是部分角色当中的“狂”,但那也许只能对没多少阅历的人有用。所以我必定要推荐《素》,《素》有着绝对充分的资格去取代《终》——就表现手法而言)
演出:6
(没有快进,没有Log,无法窗口化,只对鼠标点击产生反应,切换界面后再进入游戏BGM会消失,《终》做到了文字冒险游戏的基本,甚至达到了当时难以想象的高分辨率(这可是800*600),然则代价就是所有扩展功能一概缺失。没有CV,乱七八糟的音效阻碍着更好的游戏体验。但在责备其为“不中用”之前此请允许再多说几句:象征狂气程度的大眼就钉在了背景天空之上,每跳转场景一次都会和它见上一面,而且那正徐徐地睁开,你和它始终三目相视;除游戏界面以外的部分全被黑色所填充,无法最小化(Windows键+D除外,不过当你打开其他程序时,垫底的依然是《终》),那里存在着一种被什么所囚禁的错觉,我捕捉到)
附加:7
(不充分燃烧似乎是理所当然的,但理念的传达似乎更显凝聚。《终》里无法实现的东西,在《素》得到了精彩的诠释;《素》里没有感受到的东西,我在《终》里找到了答案)

——————————

“我看到了这样一种理解,对于‘終ノ空’。”

终之空究竟是什么,世界的终结又是什么

当没有了观测者,世界就走向终结
当书本合上,即使书本里的故事世界仍在继续,但因为无法再进行观测,那个世界将迎来终结
然而,当没有合上书睡着了的话,那又怎样
世界将没有终结,永远地延续

例如因为事故突然地死去。本人自己并没有意识到那是终结,那么世界将不会终结
例如由于病魔而徐徐走向死亡,即使预测到死亡却又不知到什么时候会到来,那么世界将不会终结
生当中有死,无论是谁都知道这个事实,然而却没有人能知道终结在什么时候到来
那就是永远。没有合上的书

人在哭泣当中诞生,从那时便已下了永远的诅咒:无法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无法知道什么时候结束。而要终结那个诅咒,就需要用自己的意志去把书给合上
那时候,人将是第一次,从永远的诅咒当中解放出来

就是那样的一个童话

世界的终结,没所谓全人类或者宇宙毁灭什么的
只要合上书,世界就结束了

人在哭泣当中诞生
那是诅咒,还是祝福?

“是这篇东西。我觉得他说出了《終ノ空》里的一些,那种对于生死——或者单单是对于‘生’——的诅咒或祝福,那种对于世界的认识,在暧昧当中寻找唯心的答案”
“严格地说,我并没有从《終》里明确地感受到什么。或者说,SCA自从一开始就用这种方针来行事:那大概是想要拷问人对于生或死的看法,那里只有问题,没有答案。”
我们身边泛滥着问题,却始终匮乏着答案。

——————————

“近几天我在反思,试图去探求一个问题的答案,也即:为什么无论《素》还是《终》,我都无法确切地捕捉到作者要表达的东西。”
他朝正往杯中倾入茶水的我略点了头,如此闷吭到。
“或者你比较蠢?”我说。
“这梗老了一点……”他搔了搔鼻子,“大概真是这个原因,才领会不到某些讲话的精神。大概也是同样的原因,我也无法确切地领会到SCA自所要表达的东西。当然还是有几点就是了。”
“几点什么东西?”
“我不大晓得,像打开一盒瑞士糖之前只知道自己准备吃一块水果糖,但不会知道自己最终会吃那种水果味。”
自台灯散射出的白色和显示器屏幕的光亮一同装点在约一米半的书桌上,他的草稿本打开到最后一页,纸面上罗列着几个无法掌握其具体含义的文字和数字,寥落的光和影还有纸面上无以名状的符号都让我和他的聊天显得寥落而无以名状。
窗户已经全开,夜凉的南风吹过来让人感觉很是舒坦。广州连续几天的阴雨在这个晚上消失了踪影,唯独路上泛起的五彩灯色淡漠地提醒他和我,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剧本编排这种事真的不能小觑。”他说,“例如《素》的第四章里,皆守对音无陈述的那个梦——婴儿的诞生还有自己对婴儿的态度——在《终》里就被水上行人就提前到了第一章,而且恰好出现在卓司的演讲之后。抱有这个梦,并理解这个梦的水上行人,自以为看透了生死,视生死为等同的间岛卓司,《终》在开始没有多久就已经将两个人思想上的对立呈现出来,整个剧本的中心也随即毋容置疑起来——叩问对于‘生’的理解。反观《素》,四章的皆守、六章的由歧都完整地复述了《终》里的梦,但它们却都放错了位置。四章里更加侧重于刻画皆守既希望保护老妹,同时又试图和老妹保持距离的矛盾心境,而六章则是为整个剧本阐明起因……”
“那就是,你有一个结论?”
“我有不止一个结论,但归根结底的却是只有一个:《素》是毋庸置疑的一部王道作,那里头将大量的观点混杂在一起,这大杂烩最终导致结束后无法一一言明所得到的认识;《终》则是通过角色的价值观的碰撞来衬托出作者的所想,是一部能确切地感受到作者有所表达的作品,尽管我不知道那究竟是想说明什么。
“SCA自写了一段代码,出了逻辑上的错要我去调试更正,但我不知道该在什么地方设置断点。有着专有的逻辑却逻辑紊乱,有着独有的目的却无的放矢,这就是《终》。”
待他喝了一口白开水,我说:“那我可以笑你,其实到最后也没有搞明白作者想写什么?”
“我觉得《终》比《素》要好的地方,就是作者的自读已经有了一个大概的轮廓,可以通过思考来继续提炼出来,尽管无论怎样努力那纯度依然不是太高。《终》是怀以纪念,其中有着往内收敛的过程;而《素》则集合过量的元素,是一种往外扩散的过程,恰恰是反过来。”
我小心咀嚼他的话,向他坦白到:“但你依然没有说明白,作者在《终》里究竟说了什么。或者呢,就是你刚才所说的,‘叩问对于‘生’的理解’这样?”
“我无能为力。”他露出了苦笑,“那个剧本的跳跃性太大,借喻隐喻不少,难以一手就抓到核心。”
“对,就是这个。‘无法捉到核心’。”我说,“为什么这两个东西都没有办法捉到核心呢?感觉很奇妙呐。明明呢,你一直都说自己感受到了什么感受到了什么,但你又始终都不能真正地告诉我那是什么。‘什么’,你就一直在这个单词上打转,转得我都有点晕了。”
“然后经你这么一提,就又回到一开始的地方。”
“?……什么意思?”
“‘为什么无论《素》还是《终》,我都无法确切地捕捉到作者要表达的东西’,这是两作所带给我的拥有交集的问题,我在一开始就说了。要回答所认识到的‘什么’,就必先去理解‘为什么’,计算过程比答案重要,这是考试得分的规则。”
他把身转向我,拖着水杯翘起腿,多少有了点悠然自得的姿态。然后他向我伸出二指,说:“我有两个观点去回答‘为什么’,一部作品一个。”
“先说《终》,因为public class 《素》 extends 《终》。”他带上了微笑,尽管我捕捉不到他笑的理由,“《终》是一部‘问题’作品,那里只有问题,没有答案。或者换另一种说法,那里有两个观点,但作者并没有告诉你他选择了哪个,只是放在你的面前。左边的是水上行人,他认为不应该去干涉‘生’这种状态,在唯一的世界里、在平凡的时间里生存总是美好的;间岛卓司认为现在的‘生’埋没在名为‘日常’的轮回当中,他试图干涉‘生’,试图跳脱出现在这个充满谎言的世界,去往名为‘终之空’的世界当中。这两种想法相对而立,让站在正中的‘你’去选择。
“和《素》一样,《终》的结局也是暧昧,然则暧昧的方法不同。《终》首先是音无对行人的想法予以肯定,然后又让若槻琴美来嘲笑行人,究竟‘平凡地幸福地永远地’生存是否是件美好的事。作者在最后同样没有明确到自己的答案,但他明确了《终》的观点只有两个,自始至终都是这两个观点在碰撞。
“《素》的话,我再说的话会不会太厌闷了点?《素》是观点的大量堆积,而弱化了核心价值观——不过还真有核心价值观,因为继承了《终》的关系。
“SCA自还是有《素》里明确对于‘生’的观点:完全照搬了《终》的重要场景,掐死婴儿的梦出现了两次,‘素晴らしき日々’结局。但我想,《素》的后期是不是已经失控了,他在整个剧本的表现力之上作出了可以称之为‘跨越’的进步,却在如何表现核心观点之上没有任何看得出的进取,所有看似在强化主题的地方都被其他元素给冲得七零八落。最后‘终之空2’的结局就完全没有了《终》的魄力,我不喜这个结局并非其暧昧地致以读者‘你认为怎样,这个结局就怎样’这种操蛋的思维,而是看不出作者有试图去升华整个剧本的核心主题,他没有表现出这种行为,仅针对整个谜题——或者说设定——向读者进行安抚,将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塞向暧昧当中。
——但在那个时间点,我不想要这种东西,遑论暧昧与否。
“我想,这应该是一种代价,向王道的方向大步往前的同时,却依然没有摆弄好自己想要表达的东西,这让《素》本身就不强烈的作品主题更显虚无。所以就这点上我还是推崇H2O,至少H2O的收笔,甚至之后根号3a的小日向结局,都将作品的主题特意提炼出来。过了3年,《素》里反而没有了这种手法,这实在令人难解。”
他喝了口水,缓了一下气息。乘着这个空档,我说:“一个是高速公路上某个串烧指示牌,一个是曼哈顿里不起眼的摩天大楼。这样?”
“‘Exactery’。”
“是Exactly。”我头上冒出了三划线,“只不过哦,你不是说你不在意什么价值观啊这种虚无的东西吗,这么听你一说,你就像告诉妈妈今晚想吃海鲜,谁知道晚饭的时候就一个劲地吃榨菜,一点也不体贴。”
“用不着拐弯抹角地说我是口嫌体正直。”
“你将那认为是‘口嫌体正直’会让我困扰的哦。那只是愚蠢的一种,不是萌性。”我“咯咯”地笑了几声,说:“但是面对什么事都非得要分个一清二楚的话,那不是很辛苦吗?”
他把杯沿碰着唇边,像看着动物园的老虎般看着我。
“来想想一些好事情吧。《素》呢,或者真是如你所说的无法抓住一些根本的东西,但是这总不能否认那是‘魂之作品’。SCA自对ざくろ的描写已经不能说是完善,而是重构,他还很有自知之明地肢解了若槻琴美的剧本。《素》有着一个好故事,这也是你所认同的吧。”
他说:“有一个遗憾:他没有用好音无彩名。”
“《素》没有办法像《终》那样,在最后的时刻给予行人一个吻而已——你所遗憾的是这个,你所希望的只是一种若即若离感。”
“我会认同其他人所描述的‘音无其实就是SCA自自己’,只是仅限于《素》里。在《终》里,音无表现得更像一名少女,尽管她出现在卓司面前,质问其‘所谓永恒的生是什么’时实在有种神降临的感觉。”
”嘛,的确呢。“我偏了偏头,笑说,“但那不是很可爱吗?”
“疯狗更可爱。”
他把水杯一放,“笃”的一声,话题便沉入水底。

——————————

《终》和《素》是相互补完的关系

……假的,那两者不可能相互补完
——暧昧是不可能补完的。因为到最后,”什么“依然是”什么“

《终》就是这样一部作品。
  评论这张
 
阅读(1347)|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