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流水线上的Factory

在生前做死后事

 
 
 

日志

 
 
关于我

Galgame系流水线,同时对“东方”国度有着执著的追求……图狂,音众,喜好是有空发神经写些白痴文字,美言曰之则为寄托心境,当然,两者要结合来看才是真实……最后,Say a "hello world"赠与我的头像

网易考拉推荐

[流水作业]<リアル妹>ただしイケメンに限る  

2010-06-07 01:02:11|  分类: 流水作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ただしイケメンに限る”(仅限帅哥)和“.[某种视频格式]”一样具有非常优良的百搭特性

——————————

リアル妹がいる大泉くんのばあい

[流水作业]リアル妹ただしイケメンに限る - 息流 - 流水线上的Factory

完成度:100%

“俾心机”攻略的话,半日的小时数,或者更短
Purely和死神都给我留下了比较好的印象,おるごぅる的作品虽然毛病很多(甚至很大),但在对于萌和氛围的掌控上(尤其是怎样在两者间取得平衡这点)会相当地“俾心机”。我喜欢这点,所以我喜欢おるごぅる
上面的截图真的没有在映射本厂,当然我也不会认同该作的男主是同志,イケメンだから

—————残念なゲーム—————


画面:8
(过往所碰过的少数ALcot作品——Triptych和死神——画面一直都是归于优良的那个类别。该作作为继承于死神班底的东西,和仁村有志那边越来越浓厚的用线相比,整体配色更柔和这点好像更能击中我个人。人设和配色齐飞,同是令人悦目……嗯,等等,在不断送糖之前还是要先板一下脸,就是不知道为什么该作的CG出奇地稳定,至少看到CG会知道是属于那个人设,不过值得欣慰得失还是有份生硬感在里头)
音乐:6.5
(お兄ちゃんのBGM無駄に格好良い!但也就如此。想来,以前ALcot还可以邀请到Little Wing、Manack等神人过来作曲,现在不知道为什么没有了)
剧本:6
(如果有接触过死神,那么本作就是死神的不完全复制品,都合主义依然是那个都合主义,结局要萎的依然是Wii得一塌糊涂,温馨却也依然是那个温馨,至于隐藏角色为什么一看到男主就心生情愫、好使好用的“神様”等超展开就实在不值一提。鉴于没有一个角色萌到我,那么0.5分可以免去,多减0.5分是想非难おるごぅる对待自己的收棺作却毫无长进。这是妹萌game,显而易见的标题以及无可辩驳的主题,至于关键词在“妹”上还是“萌”上还是“妹萌”上,又或者这猛毒(萌度)究竟有多强,这要深究的话似乎有点浪费人生)
演出:8
(界面清爽,演出活泼,时机恰好;攻略结束后标题界面沁人心扉,不言而喻)
附加:6
(雪糕好食,但食不果腹,所以可以说是有点失望。但转念去想,将该作当作是一种调剂的话却又是非常的不错。顺地里,本作没有喜欢的角色,而且我应该坦诚,おるごぅる的开发日志远比作品要有趣)

——————————

…おい。
…喂

なーーーーーんだよこの大泉兄妹は!
他妈是怎么回事啊,这大泉兄妹!

すっげー仲良しじゃねえええええーーーーーか!
不是关系好得要命嘛!哈?

妹は兄を軽蔑?無視?
老妹轻蔑老哥?无视?

無視ってのは最低1週間は顔を合わせても一切口を利かないことをいうんだよ!がおー!、
真要是无视,至少一周内面对面连屁也不放一个啊!面对面的!

大泉家の妹·栞は素っ気無いがちゃんと兄と会話してんじゃんか。
大泉家的老妹——栞——就算是对人冷淡,不也和老哥正常对话吗。

この程度で「現実の妹に絶望」だと!?むっきー!
就这程度就叫“绝望了!对现实的妹绝望了!”!?Fxck you!

こんな茶番を見せられては鼻で笑わざるおえないな!ハハン!
这种把戏晾出来,人家不“哼哼哼”地笑才有病啊!哼哼哼!

変だ、なにか変だ…心に妙なわだかまりを抱きつつゲームを進めました。するとどうでしょう。なんとこの兄妹、幼少時にチューを!キッスを!接吻を!してるじゃあーりませんか!くそう、この変態め!変態兄妹め!そりゃあ親が見たら怒りますよ!当然ですよ!いやらしい、不潔よ不潔!俺なんかちっちゃい頃妹と湯船でお互いの性器を見せ合って「象さん」「富士山」つってたら翌日から妹と一緒に風呂に入れなくなっちゃたんだぞ!キスしてちょっと親に叩かれたくらいで距離を置いた?くそう、最初から両思いだったのかよ!ひどい、裏切り者!妹に嫌われた兄の起死回生物語を期待した俺がバカだった!しかもこの兄超イケメンだし!他人の妹も食っちゃうし男にもモテモテだし!くそう、つよポンの想いを知りながら袖にしやがって、許せないよ!しかも実妹とセックス!くそう、てめえ涼!彰にあやまれ!そしてつよポンに掘られろ!
莫名其妙的,有什么东西…我揣着这份微妙的乖离感继续游戏,你想接下来怎样。啧啧,这对兄妹啊,小时候就嘴了!kiss了!两人的嘴唇互相接触在一起了!!混账,这两个变态!变态兄妹!要被家长看到自然愤怒啊!理所当然的啊!下流!肮脏得让人毛骨悚然!要知道我啊,小时候和妹在澡盆里相互看着对方的性器官,说那是“大象”、“富士山”什么的,从第二天起我就没机会和妹一起洗澡了啊!什么亲了之后被家长训了一顿,之后就自觉保持距离,这他妈不就是从最开始两人就相思了吗!Fxck,背叛者!我竟然期待这会是一个被老妹所嫌弃的老哥起死回生的故事,我就是纱布得无可救药啊!而且这老哥还是大帅哥!连亲友的老妹也不放过,菊花也有男人去惦记!!被古贺刚告白之后竟然撒手而去,人渣啊!而且最后还和实妹睡了!啊啊啊啊啊、好家伙啊凉!向彰道歉,然后让刚爆菊花!

原文

——————————

“我想写一个新的故事。”他说。
“最近,告诉你,我好好地推掉了一部妹game。叫什么名字来着?《实妹大全(泉)》?总之就是一部擦屁股擦到一半就发现没厕纸的妹作。在那结束后我就想啊,我真的有必要去写一部超凡脱俗、让青年男女为之流干红泪的故事,以告诉那些傻逼作者,什么才是真正的剧本党!”
我是记得,和我一同坐在路基边上的他以患病的眼神懒懒地注视我,左手搭在我的肩上,右手握住一罐酒精浓度只有百分之4的麒麟果冰啤酒。他握得很紧,所倾注的力度如在隐喻他对这次想法的决心。
“不给力啊,おるごぅる。出来之前我还在期待这至少能超越死神之吻,或者妹的猛毒可以超越死神的雫,结果就没有,连渣都没有。”
我没有插嘴,像破冰船上的船员远眺一公里外的冰山那般沉默地望着他的脸,但看来他并没在意。他只是自顾自地继续,犹如自顾自地在路边花坛上撷取鲜花的流浪汉。
“……嘛,好像说得过了一点。”他似乎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挪动了一下屁股调整好坐姿后说:“但这实妹不就是死神的不完全复刻嘛。”
“这真的令我很黯然神伤。栞虽说是雫的复制品,但在感觉上却差了很多。很难去描述那种差距,就好像要量度光通过一面不规则凹透镜后在经过多远才生成虚焦点F一样,但我想对于雫,或者生活中真的存在这样一位义妹——就算是实妹也一样——那是难以控制自己不去乱伦的,而栞就没有达到那种程度。”
“其次呢,整个角色群都无法令我产生好感。痴女就不用说,我以前就谴责过,往一部作品里面塞基佬真的很反胃,尤其是这种脑筋被崩掉的,如果那能称之为萌,现在各大同人展上卖的‘基’同人早就被宅抢购一空了!”
我没有作声,由他说。始终变态的是他,不是我。
“终究还是薄弱了点,我指角色们。”他说,“配角们用得不够透彻,顺带地影响到了主角。兄和妹之间的关系看似很强,实则只有两三件事是很难深刻地表现出来,最关键是作者在拆解兄妹所谓的‘禁断血缘’过程中没有更好地表现出更强烈矛盾。死神有生离死别作为催化剂,该作其实也有,但作者就‘滋’的一声就撕开那层外衣,原本应该更慢的步伐却一步搞定,就像非得要拔开原本可以旋开的塑料瓶盖。”
“还有就是,我觉得实妹这东西的最后没有死神来得凝炼。当然可能是死神的结局是半个悲剧的缘故更能让人产生印象,但最后老哥喝老妹,为了两人的幸福必须要分离一段时间什么的,这真的不行啊。太仓促了,尤其有《春天的脚步》在前,这结局是怎么看就怎么烂。”
“男主也没有死神那个来得好啊。死神那个所表现出来的决心很让我个人动容,渐次地对亲人涌起保护心,然后知道自己活着的意义,一层接一层顺流而下。而这次的老哥除了帅以外,似乎无论那边的描写都显得薄弱。”
他喝了一口,手指忽地指向虚无的前方,说。
——一言谓之:弹幕太薄。
接着他没有再说下去,我则自始至终都没说一句。
我和他所坐着的三级马路是附近几个小区的出入口,由于最近在搞排污工程的缘故,两车道变成了一车道。时间已经趋向晚上10点,但就算是这个时间,双向的私家车们还是堵死在路的中央动弹不得,更让人无奈的是双方并不相让,而悲鸣声便由此变得络绎不绝,令人厌烦。
他就和这条马路一样,自诩是掌握真理却是下着自以为是的结论,一堆被开挖到坑坑洼洼的决心,四年间从未成事。
讨厌这样不够地道的家伙。
他口中所说的那款妹game只是在借以两三事去简单地描绘出兄和妹之间的感情。作者所希望写出的,是兄对于妹的爱护以及妹对于兄的倾慕。
作者做到了。
目的就是那么简单,因为生活从不复杂。只是某些中二就是不承认,拼老命地希望所有日常都应该死绝而已。
即使是周日的夜也逃不过一切的不痛快,再想到明天又要上班就更感沉郁。我挥了挥头,没敢深想下去,忍着要一拳击倒他在地并垫上几脚的冲动站了起来。
“喂,怎么?走了?”他说,我并没有回答。
“别那么快啊,我还没进正题!”
我冷冷地看着他一会,说。
“好。你的故事呢?”
这是我所能说的第一句话,但也是最后一句。
我往他第二十三次冲动投下石块,但我知道,这不过是往花岗岩石上扔上另一块腐烂的棉花糖罢了。

——————————

结束后该作后,我老实地打开了死神之吻。这部作品至今还留在我的硬盘中,连我也不敢相信
听着标题BGM的时候,我回忆起作品的结尾。忽地我来了感慨,之后我点击关闭按钮,结束这个测试

是不是属性不合的缘故,该妹作带给我的想法远没有上一作来得强烈
从很多层面上说,该作都没有给力。麻衣这样一个角色不应该浪费,她那条线——或者说她的部分——其实可以做得更好,这个搭在男女主之间的桥梁在おるごぅる手里并没有十年寿命,心态过于单一让这个角色食之无味弃之可惜,连带地让男女主也苍白起来
就该作而言,个人比较喜欢的角色是麻衣。当然这算是矮子里拔高,不谈也罢

在我心目中,该作的笔法其实是おるごぅる对自己的自我模仿。仅限于模仿,没有前进一步
我是独生子女,无法体会他人对该作“作者刻画了真实的兄妹情”这种评价。我可以认同的,就是该作拥有浓厚的生活感这个观点,或者,该作所一直想凝聚的氛围就是所谓日常的感觉。应该说是成功的,该作和死神一样一路流畅地下来,所刻画的兄妹间的日常交流也非常顺服,但是おるごぅる依然没有用好自己的氛围,欠缺了对收放剧本的技巧,正如每一个End那样,日常的氛围忽地来了个凌厉的变化,然后又凌厉地结束。这不是夜里昙花或者破蛹成蝶,单纯地是扳机射击的机械重复
该作没有做好主题升华的工作(虽然我也很难说出该作的主题究竟是什么),死神也没有。试图去做但做得不好,相当遗憾,残念なゲーム

死神的时候我说过这个评价:追求萌的话就是不经意将种子扔到黑土地上长出可人的果实,追求剧本的话就是捧一陀泥土涂到脸上以为其中的养分可以滋润肌肤。该作也是如此。只要以这种观点去看,那么批评上莫名的高分就能很容易的理解
同样地,这只是一个平凡的老哥所浓缩成的小品故事——这样想的话就一切都能释然对待

—————9/6补充—————

我补充一下……哎呀,不是的,不是说我有什么锋利的观点有指明什么的(理论上这很多,但就个人而言很难落实到语言之上),而是O头说要我剧透一下。那我想还是草草剧透一下会比较好。
以下自然是剧透醒目

一个在病床上的义妹由于老妈再婚的缘故多了一个老哥出来。因为总是要死要死的嘛,所以不知道为什么地就很想见一见自己的老哥,所以就在“神”的帮助下潜入某妹Gal里面和老哥相会。这次相亲让病床妹感觉很满意,所以就干脆从2D跳到3D和老哥一起生活了
然则义妹发现发现这老哥有个实妹,两个人的关系不冷不热的,虽然偶尔关系也会好到在早上都会相互窥视对方小便,但老妹总有种要和老哥恩断义绝的奇怪感觉
总是生活继续。由于不知道一件总之就是和打篮球相关的事,一直在缩卵的老哥为了重振雄风就毅然接受某名为刚的基佬挑衅,要在篮球场上爆死他。结果到试玩结束,男主角暴死了基佬,和老妹的关系有了新的飞跃
获得基佬的芳心之后,故事又回到实妹的一侧。原来实妹和老哥由于父母离婚的缘故要天各一方,老妹由于心有不舍所以选择冷处理老哥,好让相互的依赖有所减弱。然则篮球场上的雄姿让兄妹以及基佬都相互地对对方有了新的认识,两个觉得这除了搞之外别无其他了。所以兄妹关系轻易地撕了下来,两人搞成了一团
但搞成一团果然还是不行,老哥渐渐认识到自己和老妹不可以就这样下去,所以一直缩卵的老哥在基佬的怂恿下,决定让两人分开一段时间,以让彼此都在各自的环境里有所成长。期间老妹怎样依依不舍不谈,总之最后分了,老妹搬到异地,老哥则继续打滚。义妹对此感觉很欣慰,酱油也就此结束了
最后结局是义妹从病床上起来,在某地遇上这对幸福的兄妹。完

要回想这东西要不少力气,而且力气还不一定能准确用上,所以有误是必然的
  评论这张
 
阅读(494)|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