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流水线上的Factory

在生前做死后事

 
 
 

日志

 
 
关于我

Galgame系流水线,同时对“东方”国度有着执著的追求……图狂,音众,喜好是有空发神经写些白痴文字,美言曰之则为寄托心境,当然,两者要结合来看才是真实……最后,Say a "hello world"赠与我的头像

网易考拉推荐

[水滴]不卖肥皂的带刺店主——石鹸屋  

2011-11-07 00:28:20|  分类: 水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约稿于《二次元音乐》创刊号。如需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

—————与正文无关的废话—————

我还是觉得,要将烂文拉上来裱一下,唯此才能更为真切地对一些曾经喜欢,又或现在正喜欢的东西完整地表露自己的感激之情。这种说法很玄乎,就如同时时刻刻都要去吐槽杂交水稻口感之不佳,以此才能表达出自己对袁老的无限崇敬一样——是的,一样的不可思议
但这是真的,这种尖锐的矛盾是真实存在
如果不去写的话,那么自己会觉得有种难以倾诉的遗憾存在着。即使写完之后会有另一种遗憾,但至少感觉自己尽力了。是的

我以前写过一篇和石碱屋相关的介绍。当然现在看回去,感觉就像是没有穿小裤裤的小女孩(パンツがないから恥ずかしいはない!)。不过我并不是为了对比下文,事实上下面贴出来这篇就不是穿了黑丝的御姐,两者本身就不是对立的关系
个人喜欢石碱屋,从很早开始。喜欢的原因非常简单:燃!最后,想写些什么来再次申明自己喜欢的缘由

尽管我个人曾想去加笔一下本文,但我还是放弃了。当然我不大想明说原因......(我……就是在骗更新……
最后,要记得写本文的日期是本年初。请记住这个滞后

——————————

石碱屋HP:sekken.sakura.ne.jp/
(不直贴超链接的原因,是我不大希望留下痕迹。如有需要,请复制到地址栏……其实放狗更快)

—————以下正文—————

对于步入2011年的石鹸屋而言,俗语“福兮祸所伏”的意思他们一定是再了解不过:上年十月面世的的第一张MAXI(*正称为Maxi Single,完整描述请猛击这里)《シャボン》以及相关的巡游演出是他们亲手呈上的一份沉淀了五年憧憬和认同的成绩单,然而一个月后,于2008年加入的イガラシ便宣布正式离队,刚向“职业”迈出步伐的石碱屋又不幸地遭受到不合时宜的挫折,而地球仍不留情面地自转。
从事着和售卖“肥皂”(日语“石鹸”即肥皂)毫不相干的音乐创作的石鹸屋,是创作东方同人音乐的团体当中,以纯男性乐队形式活动并称道最早的创作组合之一。他们为东方以及诸位爱好者带来烈火的温度,激昂汹涌的鼓声和吉他外带后劲十足的歌喉,那是东方同人里最具助燃效果的搭配之一。不得已,此刻的火焰暗下些许,作为听众之一的笔者除了静候佳音,便是期待今年Flowering Night 2011里能再次听到石碱屋极具雄心的高唱,仅此而已。

诞生

石碱屋是一屋兄弟。兄弟——那既是描述成员间友好程度的词汇,也是因为他们真的有货真价实的兄弟在里头。领队兼鼓手的hellnian无法忘记,当他陷入缺少乐队主唱而令石碱屋无法成团的困境时,是秀三这位亲密的大学同学兼伙伴仗义地提案,将他那喜欢唱歌的老弟给提携上来解决hellnian的燃眉之急,以此来为“石碱屋”这当时还卧病在床的名号祭上最激烈的特效药——当然私心地说,老哥也是为因喉咙久痒而寂寞难耐的弟弟寻找一份最好的乐子而如此提案,但各人有着各人的算盘,而他们却能聚首在一起,因为他们的目标完全一致:要创作音乐。简单直接,粗暴得毋庸置疑。
——“缘分”就是这般微妙。
身为哥哥兼变态假面吉他手秀三以及主唱兼热源兼弟弟的厚志组成了石碱屋最具默契的部分,秀三是石碱屋的作曲作词人,现行每张有石碱屋参与的作品(包括是参加其他乐团或石碱屋本身的作品)都是秀三沥血之作,名副其实的灵魂人物;弟弟则帮助老哥将主唱的位置移到自己身上,从而减轻老哥的压力使其能腾出更多时间进行创作;鼓手hellnian因为是创始人,领队的重担自然落在他的身上,他负责着团队内外乱七八糟的杂务并带领众人一路往前。不无可惜的是对于当前,由于イガラシ的离开,贝司手暂时空缺,否则一个乐队的经典的四个要素(鼓手、吉他、贝司、主唱)便能齐聚一堂。
回到2005年,那时乐队组合形式对于东方音乐同人而言还是属于稀少派别。和2004年的黎明期相比(04年永夜抄刚发,红妖永三部曲刚好成型。那时的zun还会主动地经营着他的东方,回答来自各地东方爱好者的来信),2005年是东方同人真正走入上升正轨的年份,很多现在负有盛名的东方同人团体大都是自那个时期左右发迹并一步一步让人熟知。石鹸屋在当时的大军当中是不显眼的“之一”。
自小学起便开始玩音乐的hellnian在偶然的机会下被东方妖妖梦所俘虏的,而在日益强烈的创作欲望面前,他找到了当时大学里以模仿Red Hot Chili Peppers(红辣椒乐队)而进行活动的家伙——秀三——来创作属于他们自己的东方同人。恰好地,视Nuno Bettencourt为偶像的秀三当时也钟情于东方(的十六夜咲夜),一拍即合之下鼓手和吉他手便相继有了着落,随后两人劝服了hellnian老姐的同学イノ来操刀贝司。主唱?还在物色。
尽管队伍并不齐整,但这无碍同人创作的热情。很快,在当年五月的博丽神社例大祭2里,他们的第一作《恋色クリムゾンスパーク》便率先出炉。
和现在耳濡目染太多的天才相比,“平凡”的石鹸屋并没有在这个时候就获得超展开的机会,处女作《恋》的出现并没有为三人带来任何有意义的回响。全盘只有试水性质的同名曲一首,而hellnian等人奋力地向King Crimson的《21st Century Schizoid Man》所致以的敬意也无奈比不上当其时一口气向神主“致敬了四次”(弹奏结界的头四作)的とぶウサギ(同人团体dbu music)。对于新生的石鹸屋而言,同人才刚开始又怎能那么快就刹车,所以三个月后的C68上,第一张正式的东方同人CD《東方弾打團~Feast of roaring beast~》便和各位爱好者见面。\
两曲人声外加四首混音(其中收录了上面提到的《恋》),最后也紧跟潮流地将当年新出的东方捏他“挡兜布香霖”加插到CD最后。由于缺少了主唱,《弹》的人声曲均由秀三献声。秀三的歌喉和之后加入的厚志相比略嫌轻浮和尖锐,在中低音阶之上咬音虽然更为准确,但由于气不足而且音域不够广,这让该盘的人声曲均渲染上了“梦幻”的色彩。尽管有着如此那样的缺陷,不过《弹》这块小石子终于漾起了足以令人注意的波纹,特别是人声曲《無何有の雪桜》中螺旋上升的燃度以及不俗的配合很快吸引到了第一批忠诚的爱好者。
之后在年末之前,石鹸屋为和雾雨魔理沙相关的企划《恋色音楽祭》贡献了人声和混音各一首,再往后便在C69上出品了《石鹸屋のお歳暮》。虽然该盘收录的两曲人声均为东方同人,虽然主唱的事还是没有着落,不过对于石鹸屋而言更愿意将该作——之后更成为了“系列”——钦定为乐队的“年终终结”来谋划自己的未来。未满一岁的石鹸屋并没有将眼光仅仅放在东方之上,而是更为广阔的音乐的创作。“之所以叫‘石鹸屋’,是希望我们的曲可以洗刷听众的灵魂”,hellnian如此的介绍无论是否能让人信服,但从目标和行动上看确实如此。
而“喜欢东方所以进行同人创作”这点也确实也从未改变,无论目标和行动亦都如此表现着。

起火

步入2006年,とぶウサギ正为第一场东方专属的演唱会Flowering Night 2006物色团体。他找到了石鹸屋并作出了邀请,而敏锐的秀三首先反应了一句“会演奏まりお(COOL & CREATE的ビートまりお)的《レザマリ》(原名为《レザマリでもつらくないっ!》)吗”。可喜可贺的是,这句疑问句最后成为了陈述句。这也许并非是石鹸屋成员的第一次登台,但Flowering Night的舞台为石鹸屋敞开了一扇通向在东方爱好者当中广泛认知的门,而现在进行回顾,2006年更是明确了石鹸屋走向的一年。
主唱的问题依旧,演唱会却日渐临近,虽然一人两役对于秀三也说不出什么怨言,但现实的压迫坚定了hellnian必须解决乐队完整性的决心。这时,秀三将自己的老弟厚志(2006、2007年间名为エース,网页上则写アツシ)给托了出来,有着相似基因的兄弟同样是有着相当歌唱能力的主,而厚志声线中的厚重感显然更符合石鹸屋的整体曲目风格。厚志的加入没有遭遇什么心理抵抗,不过一加入就立刻面对Live演出,这可能会稍微高难了一点。
情况也恰如预料:初次登场的厚志由于准备不足致使演唱时只能选择即兴或无意义的嘶吼,虽说参与者在尽兴狂欢之下丝毫不介怀,但这次演出还是被厚志视为人生的黑历史。不过失败的经验和阅历总是更显弥足珍贵。
与此同时,同场演出的COOL & CREATE因为缺少了乐器的支持,故也捉了石鹸屋过来协助,这两团体也由此结下缘分成为之后的“酒肉之交”。同台狐夢想屋的狐夢想也找来了hellnian和秀三短暂结成了一个名为KMO的团体在台上演奏,以此来向日本Techno以及游戏音乐的始祖YMO致敬。忙碌之间,hellnian负责了Flowering Night上所有和鼓相关的演奏,戴着假面穿着女仆装登场的秀三也从两役回归吉他手和和音,而假面和女装也成了秀三的固定配置,也因为如此,秀三也被众爱好者爱称为“ガイ長”。至于沉默在旁的イノ则以其美妙的贝司有效地引燃场面上所有燃点。
不足的地方是大量的,但Flowering Night 2006之后,一周年的石鹸屋在东方的同人团体当中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和圈子,此后的活动便变得和这个圈子息息相关。
首先是合作:例大祭3上,应ビートまりお的邀请参与了COOL & CREATE首张人声盘《drizzly train》,应狐夢想的邀请继续向YMO致敬。之后是自己:第二张东方同人CD《東方不可拘束~the maximum moving about!~》出炉,厚志亦在此发迹。顺着Flowering Night 2006的东风,该盘出现之后就获得了广泛的关注,曲目当中滚烫的热量足以让听众随曲颤抖,而且在东方的曲目上运用男声演唱,这对当时的听众而言也算是比较新奇趣怪的体验。石鹸屋的东方同人代表曲《東方萃夢想~end of strong~》源出自该盘,有力的旋律配上沉重的歌词让此曲具有极高的人气,在此后在各次Live当中都是必唱的曲目。而该盘最后一个有关射命丸文的恶搞则将石鹸屋好玩的本性给展露无疑。
由于イノ因事离队,石鹸屋选择在年末的C70休息,并在之后的一次东方合同作品中创作了一曲以黒夢的《MARIA》为原捏他的《魔理沙 -shanghai mix-》,秀三担当全部。再往后,便是在C71上发表了其第二次年终终结《石鹸屋のお歳暮2》,也是石鹸屋第一张全人声大碟,更是第一张加入了自己原创曲目的CD,夹在里面的恶搞《続?咲夜バースト》更环绕了地球一周,在国外配上图后回流11区。真是顺顺利利的一周年。

勇进

不过在进入新的一年之前,石鹸屋却面临了一个新的问题。
“当然,在制作出来的时候真的会感觉很痛快,但是之后呢?之后的话就留下遗憾。果然还是要努力,只能够不断地努力”——听过《お歳暮2》之后,有人提出到“不要在曲目里玩太多捏他哦,这样不好”,hellnian则作出了如上回答。
对于石鹸屋的曲目,“燃”是其气质,但说到曲目构成的话即使他们自己有若干的不好意思,因为他们太多曲目都是将东方原曲和现存的曲目进行杂交来创作,并非单纯的东方音乐同人。之前提到的《魔理沙 -shanghai mix-》,《不可拘束》里的《True Blossom》则借鉴了LUNA SEA的《True BLUE》,各种各样的证据让某些蛋疼的家伙找到了讽刺的切入点,“无原创”、“毫无个性”、“抄袭”等词也依次登场。
领班的hellnian深刻地考虑过这个。同人的世界实在是过于温顺,以至于在创作时游戏心高于一切,这可能会博得很多人会心一笑,但终究对乐队的发展而言并不能说是好事。他们需要突破口。《お歳暮2》中各首东方同人虽然都被好事者找到了对应存在的非东方原曲,不过盘中的原创两曲却没有人能提出异议。一改平日的燃度,《背中》和《歯を磨く》两曲均改以和缓的节奏带动,反馈回来的评价也甚佳,这至少证明了自己的努力并没有白费。
2007年,イノ回到队伍当中,秀三也松了口气终于不用继续纠结在贝司之上。人气渐以高涨的石鹸屋再次应とぶウサギ的邀请参加东方同人音乐演唱会Flowering Night 2007。一年的阅历让石鹸屋在台上表现得更加从容,假面的秀三配合绝对领域依然那么销魂,而厚重沧桑的《東方萃夢想~saigetu~》在演奏的最后,hellnian奋力敲鼓的英姿也让他多了“鬼鼓”的异名。hellnian其后也在主页上发表感言,称这场演出是为他们圆了梦,“因为‘碎月’就是‘岁月’,所以我要将这给敲击出来,奋力地毫无保留地敲击着直到最后一刻”。这一年的Flowering Night是属于石鹸屋,没有任何一位参与者会对此产生疑问。
Cool & Create同2006年一样由石鹸屋代为演奏。在此之后,只有主唱的Cool & Create深感继续麻烦石鹸屋代演不是长久之计,ビートまりお也因此抓住了hellnian希望能帮忙物色人选来为他们组建完整的团队,而hellnian则推荐了自己相熟全能手ジュクチョー,贝司ぺーすけ以及一直帮他们做混音的まこっちゃん。两家的缘分和两家的发展步伐完全一致,这也为今后两家合作搞基奠下了浓重的伏笔。
C72之上,石鹸屋发布第三部东方同人作品《トウホウパンチライン》,由于其中《D-89》不断地讴歌了风见幽香的胸部,故后来同人们也渐渐将“89D”认同为幽香的固定参数。到了年末则是《石鹸屋のお歳暮3》,相对前两年的起劲,《お歳暮3》则是将参与过其他同人企划的曲目给翻炒回来,与此同时也放出自己的大热的原创曲《レモン》。最后,曲目的数目终于足够去举办属于自己的演唱会了——新一年就应该这样去打算。

歧路

 但凡是到了年关,对于石鹸屋来说都是并不好过的:贝司手イノ再次离队,这次是可不会像上次那样过家家。更为滑稽的是,那时hellnian握在手中的是Flowering Night 2008的邀请券,而时间不等人,3月初就要开始。hellnian眉头深锁,秀三则不说二话重新开始了对贝司的学习,厚志也尝试了吉他,不过这显然无助于现状。就是这时,帅哥ビートまりお拉着贝司手ぺーすけ适时地站了出来,然后ぺーすけ引荐了自己的后辈イガラシ(原名为ササキ)。事件解决得比想象中要简单直接粗暴,更重要的是有效,虽然彼此都早将イガラシ当成了新成员,不过hellnian还是认为这需要一点试炼或者证明。所以说,每一次Flowering Night都对石鹸屋有着相当的含义。
尽管对于2008年的Flowering Night发生了不甚愉快的事(观众不识趣盲目安可,后来hellnian在广播中对此有所怨言),但イガラシ的磨合和队伍的完整所带来的财富却是远高于一切。况且经过了接近3年的酝酿,属于自己的东西也是时候到来。
经过之前两次《お歳暮》的酝酿,石鹸屋最终定下决心,在当年年末以《ハイブリッドバディ》这张完全原创的盘来打开一个真正未知的世界,一直肩负作曲使命的秀三也感到压力甚大。而自当年的6月起,石鹸屋便开始了属于他们自己的Live。从狭小幽暗的的士高到明晃晃的舞台,从应邀上台到小型巡回,数年累积下来的曲目和自东方带过来的爱好者群开始发光发热,以致08和09年都过得如此充实。2008年终也和开始试走原创路线的COOL & CREATE合办了一场,这群人到最后还是无时无刻都搞在一起。
当然,有些事情他们也没有忘记,例如他们都喜爱东方这点。身为死忠的秀三单独开了个叫“ゼッケン屋(发音同石鹸屋)”的个人团体并发布了《Dry Eye Party》,利用其一直都那么销魂的哑声维护着属于石鹸屋的风格,同年他们也发布了东方同人第四作《TOHOHUM》。
09年的步调和08年几乎一致,只不过Live的次数从年头延续到年尾。一场Flowering Night 2009则印证着4年来石鹸屋从稚嫩到成熟的蜕变,一头短发的厚志从这一年起改变形象,当初的多动儿现在洗心变成走气质优先的路线,而秀三却依然是那个变态假面女仆(装),至于上年加入イガラシ早已将他加入时的矜持抛诸脑后,赤裸上身内裤外穿已经成为了炒菜吃饭的日常(虽说这带有模仿红辣椒乐队的成分)。东方之上,第五作《東方Lv.20》是hellnian对各位担心石鹸屋会远离东方同人的最好的回答,而随后在年末发表的原创第二作《Deadman Walking》则同样是在强调自己的方向和取舍,至于该盘在重金属当中嵌入爱情曲《かげろう》也算是次妙不可言的试验。这一年,石鹸屋在录音棚默然不作声,却在各个歌唱台上张扬着自己的汗水和劳作,在东方的圈子里渐渐被后来者的锋芒所掩盖,却在自己的领域里惹人瞩目。再往后,小日子就慢慢变成大日子了。

春天

上一年的电视节目上,当主持人问到为什么秀三要穿成一幅变态假面,他的回答是“这样穿就好像怪兽一样,给人强烈的震撼”。秀三的心态自团队开初起就从未变过,对于东方的执着和无时无刻都在的游戏心能强烈地感染每一个观众。即使团队开始寻求道路向原创的方向上,即使终于通过努力获得了商业契约,秀三却依然不折不饶地将大量注意力放在同人之上,而身边的几兄弟也一样两胁插刀,赴汤蹈火。
孤芳自赏的第二弹《Killer Decoration》是2010年唯一一张以“ゼッケン屋(石鹸屋)”名义发表的东方同人作品,之后虽然也参与了众多企划,不过那都是秀三的单枪匹马。假面女仆在石鹸屋里就好比是一国两制,除了在9月份接受了一场solo表演的邀请,之外的就是作曲作曲作曲,偶尔也会对市面上自己的“立体化形象”(Figure或粘土)进行品头论足。年中,酒肉朋友COOL & CREATE以及两位一直帮助石鹸屋的同学找到了hellnian同秀三搞了一个即兴团“THE ROOTS”(实际应称为“TH-ERO-OTS”,“THエロ乙”),并分别在C78和C79放了《THE GREATEST KISS...NAKED》和《HELL YEAH》两张充满随意性又毫无拘束感的作品,名正言顺的Naked,而其中最让爱好者提神的是旧贝司イノ的参与。
不过更为关键的事是来自7月:石鹸屋开始了全日本巡回演唱,为他们手上的商业契约CD《シャボン》造势,上电台上电视涉及天上地下各种媒体的活动令众人彻底地感受了一番步入“职业化”之后的压力。“但我们很开心,因为那是我们所憧憬的”,hellnian所言,“这种感觉就像是‘考试合格’,做到了我们所要做的事”。发售后不过三天,石鹸屋便开始了巡回演唱《シャーボンの衝動》并连续一个月,直到这种兴奋尘埃落定,然后回到了本文的开始,准备好心情接受イガラシ的离开。
“真正对不起大家的,是我实在没办法像大家所给我的鼓励那样……三年里头同玩音乐,音乐以外还经常在一起的同年队友,当他要离开的时候是没办法不感到寂寞和悲伤的”,团队里最年轻的厚志所说出的一番话不仅是他自己的感受,也有石鹸屋的困境,而hellnian的话则一如以往的不带冗余:我们三个人将继续活动下去。
在迎接石鹸屋的第五年之际,作为2010年终总结的《お歳暮4》并没有大肆宣扬,仅仅一曲的东方同人像是刻意和内心保持步调一致,以沉郁的方式来告诉大家他们仍在。在刚被中止的例大祭8上,石鹸屋也准备了新的同人作品来纾缓现在团队里的困乏感,旧贝司イノ还是和他们站在了一起。东方也许不是一个具有向上心的乐队应该长久逗留的地方,却无论如何都会是一个可以疗伤的圈子——然而这只是年头。
大概十年前,新天地曾代理了一部名为《红磨坊》的文字冒险类游戏,里面所描述的是一个乐队的浮沉,作为看着石鹸屋一路走来的笔者,拜托的只是石鹸屋的结局能如Good End那样在寒冬里迎春。或者这是过分忧心了,这群汉子一直都给人热血笨蛋的错觉,也希望诸位在听的时候也能有如此的印象,特别是在Live之上。

—————还是废话—————

现在的石碱屋在东方这个领域里有点淡出的味道,但他们淡出了一个领域,他们也在努力地融入另一个领域。努力是肯定会换来回报的
虽然这么说会有点对不起催我稿的编辑,但我之所以介绍这个或那个同人团体,并不是因为他们是——曾是——“东方同人”乐团。我是因为东方认识到“这个乐团”,这个乐团本身是没有“东方”这个前缀
不能有,也不应该有“东方”这个前缀。东方仅仅是平台,有入来的时候,自然就有出去的时候。两股人在平台里交汇了,所以就认识了,但交汇之后,那股人还是他们自己
两次步入河流,现在的河流和以前的河流是不是同一条——这个哲学的命题,既有相对运动的部分,但也有相对静止的部分。这是应该注意的

其实我个人不是太喜欢说CD,因为很难说,我觉得就这封面和那封面相比裸露部位多了多少,又或者这个歌词比那个歌词好多少都是相当疼的意见此。所以我还是喜欢说一些人一些事。也正是如此文章本身偏重于陈述石碱屋的历史(虽然后来我还是多写了和CD相关的东西)
——一个对世界历史,甚至于对11区历史,更甚至于对11区同人历史都无足轻重的存在,何以要说如此之多?
原因简单至极:因为你(我)都未必能做到他们所做到的事。

“みなも大好き”这么二的笔名只有我一个人才能配得上。如果觉得这还不够二,那么亮兵器吧,少女(男),我们来比谁更大好き美奈裳!
牙列牙列(やれやれ)......
  评论这张
 
阅读(40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