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流水线上的Factory

在生前做死后事

 
 
 

日志

 
 
关于我

Galgame系流水线,同时对“东方”国度有着执著的追求……图狂,音众,喜好是有空发神经写些白痴文字,美言曰之则为寄托心境,当然,两者要结合来看才是真实……最后,Say a "hello world"赠与我的头像

网易考拉推荐

[流水作业]<穢翼のユースティア>去往天空的阶梯,始于足下  

2011-12-22 08:11:24|  分类: 流水作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圣诞新年快乐

——————————

穢翼のユースティア(秽翼的由丝蒂娅)

[流水作业]穢翼のユースティア去往天空的阶梯,源于深渊,始于足下 - 息流 - 流水线上的Factory

完成度:100%(单线——虽说实际上是有个人线,但只能算作是功能性辅助。时间约是20小时上下)

我从来都不嫌弃汉化版,不如说如果有汉化版的话我会主动扔掉原文,原因无他:唯时间耳。所以该作唰唰唰地结束了。更值得庆幸的,是作品本身的质量不俗,这进一步促进了唰唰唰进化为啪啪啪(Enter鍵)
这是本年度最后一份作业,能有这样的作品来收尾实是幸哉

—————活着就是求问与取舍—————

画面:8.5
(一洗“萌Game=搔首弄姿”的膝跳反射,本作作品的人设安定得来又非常好看兼而耐看,表情盏鬼到位,这为演出打通了任督二脉。因为人设的关系而对背景和CG没有多少触动,这和上一篇作业是一致的,不过老实说,在一款正统王道作品里掺杂过多回想CG通常都会降低CG的整体质量,原因自然不是手淫过度导致视觉模糊,那是本来就没有多少画师能画好裸体和体位,苹果脸也不能。当然,八月最拿手的就是以其看板的苹果喂到玩家嘴里,而深知“一日一苹果,医生远离我”的玩家必然是恭敬不如从命的。但我希望苹果脸在对待上面这张CG时能够一视同仁,至少,不要在这种时候才脸崩(虽然我知道包子脸是有种特殊的萌感)。最后我得多提:看着エリス侧面眼镜仿猫耳立绘,我能多下三碗饭!)
音乐:8
(有很多原因导致我没有细听过该作的BGM,首要考虑是我不希望坐在客厅的高堂或隔壁的邻居听到曼妙的呻吟声,而戴上耳机我又会耳鸣,所以我必须有所割舍。但ED曲我听了,几近眼湿)
剧本:8.5
(文笔上,相比之前华丽得犹如带上了厚重的PS装甲的朱门优两作,该作的素颜看起来却是有种一见钟情的朴素美。剧本的精彩在于其收放非常充足,以单线的角度看可算是高潮迭起,而且主题牢牢地掌握在作者手里,一刻都没有放松,这令作品结束后回声震聋发聩。同时必须要明白,女角们都是男主的陪葬品,其线路则无一例外是工口补充(我不认同存在由丝蒂娅线,单线主线是男主线),千万不能被下火向的众女角所迷惑,男主才是该作主题的具现)
演出:7
(可惜是“生”不逢时。如果和八月以前的作品比较自然是好了不少,但较《朝色》而言就不值得一提。CV我不知道怎样评价,但在回想时的棒读会令我不期然地看向自己的手掌,细细地凝视起那道迂回曲折又斑驳婆娑的事业线)
附加:8
(我想到了《赫炎》,但August终究不是Liar,正如《赫炎》是氛围派而《秽翼》是情节派一样,一个樱井女史和三个剑客之间除了性别之外其实没有什么可比性。但《秽翼》有一点比《赫炎》和《朝色》都有意思:它遵循了设定,如剧本交代的老妈般侍奉在旁,不厌其烦地啰嗦“活着的意义”并最终让玩家如我洗脑成功。这令我啼笑皆非,却又不得不叹其行之有效)

——————————

活着不是“为了”什么,不能用“为了”来进行表述——忠实于自己就是活着

——————————

上一次接触八月社已经是2006年,《夜明琉璃》作为入门作,诚意有余技艺不足的印象即使过了六年也难以拂去。所以,即便我很早了解到批评空间以及遗书O都对《秽翼》给出了相当可观的评价,鉴于有例子在前,这还是没有吸引到我的兴趣。自然,压断稻杆的最后一颗稻穗是汉化版的突然出现,而看着下载条有条不紊地跳进的我也不由得感叹:男人是比女人更加善变的生物,即使这一地图炮将自己也囊括在内。至于结束后同样“善变地”感叹到八月已非吴下阿蒙,此乃后话

对于八月社,历史是个好的参照物,但世界线会波动也是一个好的解释
《秽翼》当然是好作品,也是一部我通得爽快淋漓的作品,顺带一提,上一次感到爽快的是《さくらさくら》(FD什么的最讨厌了!<-双关)。平实的文风令作品阅读起来没有困难,况且《秽翼》的“配套设施”(CG+回想+演出)充足,剧本写得很得体,我很难咎病一部各方面的素质都达平均线以上的作品
该作的世界观在记忆当中能找到相似物,它的名字叫《赫炎》。毫无悬念地说,该作的世界观在刻画力度上和《赫炎》的距离就好比从零下四十度上升到零上四十时所需脱下的衣服件数,不过人所皆知,只要八月的剧作者群不进行替换,八月身上的“王(道)八之气”就会一直留在身上——个人也不大关心就是
较八月之前的作品,《秽翼》的闪光点在于这次的世界观设定被很好地活化,各位人物都极其优美地镶嵌在了世界观之上并融合为一,剧本的矛盾也是沿着世界观的铺开而逐步展开,这让我不得不承认无论男女主配角们均只能存活在《秽翼》这独一无二的故事当中(《夜明琉璃》里的妹和青梅竹马就算踢出去无碍剧本,当然,留着就是一种讨好)。再者,角色们的个性强烈,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目标与矛盾,纠结而成的丝线在剧本过程中一直都显得尖锐非常。尽管矛盾的营造到解决都是一波推进,但推进的描写简单直接却又毫无动摇地向核心偏去,关键的是在同一时间,剧本作者也不忘显式地点缀,所以即使女角色大都提笔掉裤顾此失彼,整体氛围和主题却是曲折地升华,愈显馥郁

制作者没有刻意裸露各位人物的阴暗面(只是在很浅表的地方一笔带过),又或频繁地使用刺激的视觉效果来达到冲击力,对比这类拈来好使的伎俩,本作能以男主本身的迷茫与焦虑来引导压抑的基调,就凭这个就足够给该作相当的评价
“活着的意义”是过大的主题,幸而《秽翼》中的众人都有各自的表述:配角们作为龙套无甚可谈,剑士明白到活着并不是教条主义,医生明白到活着并不能两所相依,圣女明白到活着需回头关爱亲人,王女明白到活着需迈步昂首挺进。这是一条引线,我想,以剑士来映射男主遵循道义去走会是个错误的方向(男主被所谓的多数人的正义所迷惑),以医生来提醒男主依赖他人指点是无法往后存续的(男主按照贵族的想法做事,却没有自己的意见),以圣女来反嘲男主脑袋空白如纸就是个十足的窝囊(虽然男主表现得很潇洒,但其实就是任人摆布的棋子),以王女来告知男主千里漫漫之行必须从脚下双足开始(典型的成长的话题)。正是如此,最后男主的醒悟就是一个合拢和点题,男主在《秽翼》里所占的份量可以说是角色们的综合体——女主由丝蒂娅只是水面上倒映的明月。就好比一锤子下去,钉不一定会打到最底,你必须多敲几下才够稳妥——一个女主角不足够写出主旨,那么就多垫几个上去,然后以男主来收笔。这份异曲同工让《秽翼》在纵向上看具有深度可以觅寻
有了这个视角,缺点就显得很明确。在纵向铺开上做得很足,反衬出其横向解铃过于吝啬。众女主逐步深入矛盾的核心,但过了引爆点,故事就嘎然而止,犹如正要捡起掉在落地的鲜虾却被横插进来的猫给叼走一样,只能看着地上的水迹呆然好几片刻。众女主也就算了,男主也这么搞就只能体现出剧本作者模式走得太顺结果走入了死胡同,结尾单纯地仰天高呼“恋爱大过天”也令大大的“活着的意义”陡然坍缩——也不是说不喜欢纯爱,只是从口味的角度上说,冰糖和砂糖还是有很大的区别

男主神游到最后一刻会不会惹人讨厌是个因人而异的问题。其实归根结底,这个问题可以转化成粗鄙不堪的描述:翻云覆雨过去后,玩家还能否维持临战的状态?面对这种焦虑,我很难启齿
但男主成长的过程已经尽收眼底了。那是男主一步一脚印地往上攀爬的足迹。他最终做到了,所以我饶恕了他
我认为的好作品就应该是这样:要不使尽身上的伎俩拼死为死,要不胸怀无限的希望以生为生。不在于生或死,在于一个“为”字——这不就是活着的一种吗?

——————————

1.
[流水作业]穢翼のユースティア去往天空的阶梯,源于深渊,始于足下 - 息流 - 流水线上的Factory
这句的前提是左边的人物跟右边的说:我想快点抱孙子。然后右边接了这句
原句:はい、承知致します

我个人不抗拒率性的翻译(不如说我一直身体力行),只是我认为译文上保持“味道”上的统一是必须并且不能越过雷池的。该作的正文部分阅读起来还是非常通顺(翻译是否正确我不清楚,因为我不清楚原文),个人线内译者的游戏心爆发多加了一点无谓的定语我还可以忍受(本身个人线就是工口辅助,随意随意),但这个我真的要拿出来裱一下
右边人物的本性刚正不阿,威严得体,但泥马这翻译就像穿着精钢T字内裤坐在仙人掌之上……细思恐极!

2.
[流水作业]穢翼のユースティア去往天空的阶梯,源于深渊,始于足下 - 息流 - 流水线上的Factory

三碗饭,也就这么回事!
  评论这张
 
阅读(53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