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流水线上的Factory

在生前做死后事

 
 
 

日志

 
 
关于我

Galgame系流水线,同时对“东方”国度有着执著的追求……图狂,音众,喜好是有空发神经写些白痴文字,美言曰之则为寄托心境,当然,两者要结合来看才是真实……最后,Say a "hello world"赠与我的头像

网易考拉推荐

[涌泉]<いつ空>星空  

2012-12-09 17:49:51|  分类: 涌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烧死这对异性恋

——————————

以下是翻译
选取的是《何时升天》中策和ふたみ的约会中最后的文段。当作是这个的后续也未尝不可
朱门优本身善于营造紧迫而神秘的氛围,专门写情侣间糖份的地方倒是屈指可数(没记错的话,除了唯井ふたみ就只有夏日ひかる经典的漏小裤裤了)。《何时升天》中两人的相会相知,到在此时此景里察觉到自己的心意并倾泻于言语之上,写得是罕有的水到渠成。对于这两个人,我是无法穷尽自己心里的满足感
以前翻译过的几段告白剧都是一种冲击性的方式来撼动玩家的内心,这段蜜糖一样的甜腻氛围倒是不可否认的有点腻人,但何尝不是一个友好的口味调剂呢?

其实约会的文段不短,但中前段内插了些和背景相关的描述,和我所希望专注的部分不相吻合,所以我实在无意整个文段翻译
我也不是汉化者。我只是一个顺手拈来的爱好者罢了。别说我没有提醒过翻译质量问题

——————————

角色:巽策、唯井ふたみ(唯井双海)——就这两个人。依然用着之前的译名,依然地,“ふたみ”的说法还是没有定论
甜蜜的“お主人ちゃん”依旧是“小主人”,但在本文里没有机会表现

背景:尽管曾一度显现了星空,但两人的“扫晴”最终还是失败了,见此的唯井ふたみ也随即陷入了低落中。在这天,唯井ふたみ忽然主动向巽策提起了约会,而早已确信了自己心意的巽策也决定了在今天向ふたみ坦露心迹

——————————

星空

——————————

“喂”
如果按这种思路往下想——(*策在思考唯井家中的宗家和分家间的关系。与下文无关)
“喂——”
“嗯?啊……不好意思,双海”
“突然间不说话,是怎么了?”
“不,并没什么”
“…………”(*双海的叹息声)
双海并没有因为我的话而露出释然的神色,不过她还是把手中的罐装咖啡递给了我
“谢谢”
刚接过手,我便立刻拿去滋润一下喉咙
正好,口中也渴求着苦涩的味道
爪哇咖啡吗——这正正是我所需要的
双海看到我缓过气来,也便喝起了自己的那罐
那是乞力马扎罗咖啡
“~~”
喝着罐装咖啡的双海似乎有点开心
乞力马扎罗咖啡不同于较为苦涩的爪哇咖啡,酸味会更强些,也许正好契合了双海那喜欢酸味的舌尖
“就连咖啡也选酸味,你对酸可是喜爱有加呢”
“哦?啊啊……你说这个吗”
双海只是盈盈笑着,这让我感觉其中的答案并非如我所想的那般
或者换句话说,正是我这么说了,她才有所意识
“嘛,你就这样去认为吧”
“…………”
听到双海的回答,我总算是明白了过来
她对于我想喝哪种口味,心里头没有把握
所以就准备了苦味和酸味各一
然后察言观色,看看我究竟喜欢哪种
(这么说来……)
以前我曾说过想喝咖啡,她默默地记在心理。然后,在今天实现了
“……真是的”
“嗯?”
“我真拗不过双海”
“什么意思嘛”
“这很难用语言说清楚”
这的确很难用语言说清楚,但我必须将这份心意传达给她
仔细想想,现在不正好是机会吗?
像现在这般平和的气氛——在和双海生活在一起的日子里,这种机会实在是难得一见
如果只是接受着她所赐予我的恩惠,那我未免是太过孬种了

“听……听我说”
“…………”(*双海忐忑的声音)
“双海?”
“你还是……不能对我说出来吗?”(*别表错情。双海并不是在敦促策尽快表白,而是双海看到最近的策一直都在苦恼着,她希望策能坦诚告诉她相关的事)
她的声音细若游丝,不像是平常的她
“哎?”
“…………”
但我还是能听得清清楚楚
我宁可当作是什么也没听到而糊弄过去——
……我说不出
为那头顶上的云而烦恼这事,我说不出
那片云挡在了我们前进的道路上,即使现在看来那依然是能跨越过去
“我没什么好说的,因为这并不值得双海你去关心”
“…………”
“没事。你能这么关心我,我很感谢你”

“策”(*因为“扫晴”失败,双海自问没有资格再称呼策为“小主人”,故直呼名字。“さん”好像并不值得转译)
“怎样?”
“我想认真告诉你”
“告诉……什么?”
“我决定了,我要从头开始”
“?”
“至今为止,我都只会说‘正因为我是妻子’,或者‘一切都是为了丈夫’这些话。我所做的事,一切的一切,都是基于这些之上。但是,现在我知道了,那是不行的。因为我,仍然没能够从你口中获得答案”(*双海口中的“答案”是指:双海“真的”成为了策的妻子。后同)
“什么啊那是。我就说——”
“够了,别说。我会把这件事当成是一个好机会,好好地把握住它”
“机……会?”

[涌泉]いつ空星空 - 息流 - 流水线上的Factory

对。我云戌亥双海决定了,既不再有身为妻子的名分,也不再有面对丈夫的责任,巽策就是我全部的行动纲领。我要和策走在一起,我要知道你、认识你、理解你的所有,我决定了要为此而努力(*唯井双海的“全名”为云戌亥双海)
“…………”
“为……为了能让策喜欢我,我决定了……为此努力……”(*萌到救命,CV十分)
最后,双海以一种完全不像她的捏捏诺诺的姿态小声地说到

然后,双海抬起了头——
“至今为止我为你带来了许多麻烦,对不起。但是我想,在你给予我回答之前,我还有机会——所以请允许我,继续和你在一起吧”
“…………”
有什么话可说?
有如此美妙的女子向我寄托了如此厚重的情意,面对如斯美好我还能说些什么?

“我,我要说……”
“在听”
“…………”
她是何其的炫目
一颦一笑间足以驻留于胸,紧紧抓住了我的内心
我知道现在的我必定早已是脸红耳赤——
“那、那就,好好地,传达给我吧”
“嗯。我会一直努力直到那天到来”
“…………”
……切
我太弱了……
“对了,我想带策你去一个地方”
“带我去一个地方?”
这次又怎么?
“嗯。我很希望,能够和你一起过去”
“啊,啊啊……”
双海紧握住了我的手,引在前方

“哦……竟然还有这种地方”
这是一座略高的山丘,能俯瞰整个街区
虽说这个小休闲地感觉并不怎样,但总算是个景致极佳的地点,即使是当地人也不大知晓这里的存在
“是想来这里吗?”
“是、是的……书上,是这么写的”
“这么写?”
“啊……这样”
“嗯?”
“约、约会的最后,一定要和最重要的人一起去自己最珍藏的地方。书上是这样写”
“……这样啊”
那本书原来还是写了一些人话的,好感度上升
“哦?”
现在天黑看得不那么真切,不过仔细看封面,那不再是“猛虎袭来之卷”,变成了“龙神召还之卷”
“那个是……”
“这本书怎么了?”
“好像和之前的不大一样”
“我说过吧,我不再有妻子的身份了。这本书分上下两卷,之前那本是记述有关妻子方方面面的下卷。而这本……嗯,就是恋人相关的。你明白吧”
我明白
“作者是同一人”
这个真不能接受
“只不过和妻子相关的明明就下卷一本,标题却都用了‘妻子的心得’”
“那不是挺好的嘛。上卷写的是成为妻子之前的心得,下卷是写成为妻子之后的心得”
“哦。原来如此……”
……吗?

“策”
“怎样?”
“现在说出来是很无奈……虽然可能又会惹你生气,但是,我很早就决定了要跟你说”
“哦?”
“我啊,我希望,在我们结束‘扫晴’之后……能够在这里慢慢地眺望星空”
“哎……”
眺望,我们的星空
“双海……”
“当伸出手也无法抓住的时候,人自然就想到要登高。这对我来说……就是那层意义”
——实在敌不过——
“嗯,我说了。太好了……谢谢你,能听我说话”
也许双海只是想说出来
也许她只是想传达给我
也许她邀约的目的,就仅仅如此罢了

[涌泉]いつ空星空 - 息流 - 流水线上的Factory

……想说出来
说了出来
想把心意传达出来
把心意传达了出来
带着无可无不可的心境闯入了这片街区,一位自诩是“妻子”的少女出现在我的眼前
那位少女,在不知不觉间已成为了名为“云戌亥双海”的等身大的女性,驻扎在我的心底
这是她担当起的义务
所以在她眼里,我就是“丈夫”
然而到了现在,她不再把我看成是一位“丈夫”,而是把我看作是“巽策”
曾几何时,她向我陈述着她的梦
真挚真诚的梦
在那梦中,因为义务而诞生了一位“丈夫”,一位名为“巽策”的丈夫

为了能够和巽策在一起,我唯井双海能够付出一切——

……那么现在,那片星空对她来说究竟蕴含着多少意义?
她说为了得到我的认可会努力下去,在她的言语当中,我又是否成为了“不是丈夫的巽策”——
“…………”
“不是丈夫的巽策”能做些什么?
她注视着永不放晴的天空,脸上总是吝啬着表情,“不是丈夫的巽策”是否能够察觉到些什么?

管我是不是丈夫,把她身上的义务一切都卸下,面对着无比真诚的她那无比真挚的梦
——我问你,策
你所钟情的女子心中的梦,现在究竟在哪里?

[涌泉]いつ空星空 - 息流 - 流水线上的Factory

“……那边是北斗七星,那边是木星”
“哎?”
“那边是天琴座的Vega……也就是织女星。这么说来,很快也要到七夕了”
“策……?”
“那片星空,你没看到吗,双海”
“哎?”
我们的星空,你能看到的吧
我仰望夜空
那里万里无云,拥有着满天星斗
——啊啊
天空是何其的美丽,不是?
“说起天琴座的神话,赫尔墨斯(Hermes)把发明出的竖琴让给了俄耳甫斯(Orpheus),后来为了带回死去的妻子,他只身赴会冥界为冥王哈迪斯(Hades)演奏竖琴……好像是这样没错?哈迪斯为其演奏之精彩而折服,便允许了俄耳甫斯的要求,但也提出了一个条件。那就是在走出冥界之前,绝不可以回头看……”
“…………”
“哈哈……这故事,和日本神话中的伊邪那岐和伊邪那美差不多……”
“……别,别说了”
“…………”
“够了……”
“啊,对了,像后发座这样奇怪的星座也是有的。相关神话也挺有趣,那个后发是王妃为了祈祷王上能平安归来而奉上的物品。虽然这个故事的结局马虎了些……”
“我说够了!”
“…………”
“不要……再说下去……”
“……我可没打算停下来。星空就在那里,确确实实地在那里。谁叫我看得清清楚楚呢
“…………”
“——听说过海和天河是相连的吗?乘着木筏往大海驶去的人,不知不觉地来到了织女和牛郎的相会之地。那时,地上就能在天河的边上观测到从未看到过的星星”
“这故事……为什么……”
“——就是那种程度”
“哎?”
“做到这种程度,就能够去往那片云海的背侧……比谁都更渴望着的双海,你的心意不可能抵达不到那里”
“…………”
“因为一直呆在双海的身边,我已经能够看到了——双海你呢?你就看不到那片星空吗?”
她其实——
“……真是……笨蛋……”
她其实,一直都想哭出来
“……你真是……一个……笨蛋……”
一直都咬紧牙关忍耐着
“呜……呜诶……诶诶”(*是哭声。老实说这种东西真的很难用中文拟声)
这孩子太倔强了
……只不过
正是过于倔强
所以把一切都默默忍受下来
但想要哭出来的心情可不会因此而消失的
“呜……诶哎……”
从这孩子的表情之上太难读懂她的心意了
所以,我只想让她坦露心迹
我那时候的心意是千真万确的
——至少,我希望能够成为双海哭泣的角落

(以·下·烧·死!)

不知道过了多久,甚至为什么会这样做也记不起来
“……嗯……”
当胸前的双海把头抬起时
“……在这种地方也有那么好看的星星”
“哎?”
“双海你的眼睛……”
“笨、笨蛋”
这女子太可爱了
“谢、谢谢赞赏。但话说回来……明明之前说过对星座的故事不是很清楚,其实还是知道很多嘛”
“努力学习过”
“为什么?”
“不想被双海给刷下来”
“笨、笨蛋”
“别整天笨蛋笨蛋地说人家。搞不好刚好碰上流星的话应验了不就坏了”
“什么,你就是笨蛋嘛。策你是笨蛋”
“陈述句就可免则免了”
“……那……换个说法。策你好狡猾”
“狡猾?”
“对。狡猾”
“这又怎么了,狡猾在哪里?”
“……”
“嗯?”
“我、我……只是看着你的脸……心脏就好像是要跳出来一样”
“哦——”
“……你……你竟然还能那么冷静……”
“冷,冷静个头”
“你说谎。如果不是这样你怎么还能一脸无所谓的样子”
“这、这只是男人的嗜好”
“什么啊那是”
“就是那种事”
“根本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男人的虚荣心没有任何本质上的含义!”
“果然,你还是一个笨蛋”
“我就说了,别整天笨蛋笨蛋地说!”
“我就是要说。你知道我为了你苦恼过多少吗”
“是我为你苦恼过多少!”
“你又说谎”
“谁要去说谎啦!”
“就、就是我在苦恼”
“我可是认认真真地在苦恼着啊!”
“我比你苦恼很多很多才对”
“这个我可不能认输”
“你就总是这样,一直都在使坏”
“彼此彼此!”
“怎可能彼此彼此!我可是真心地喜欢你,快给我察觉到”
“混账!我早就察觉到喜欢你了啊!”

[涌泉]いつ空星空 - 息流 - 流水线上的Factory

“哎……”
啊……
“……刚才……你说了什么……?”
“…………”
“说、说了什么?”
“所、所以说……”
“再一次,好好地,对我说——”
“喜欢”
“喜欢谁?”
“双海”
“能不能,继续往下说?”
“我喜欢双海”
“……真的吗?”
“好吧好吧!我最喜欢双海了!”

“你在哭什么啊”
“因为你……说了一些,惹我哭的话……啊……”
“哪有这些话……”
“别想糊弄过去——”
“呃……这太难办到了”
“……可恶”
双海把手绕到我的背后紧紧地抱住我,把脸埋在我的胸前
“……怎样?”
“心跳急剧上升”
“好奇怪,书上说女性的身体能够让男性的心情平复下来”
“我想那所说的场合和现在无关”
“嗯……”
双海往我身上依偎得更加紧密
“……好舒服”
“那那那那那可真是啊”
“哼哼”
“哼、哼哼、哼哼哼,哼哼哼哼哼”
“你坏掉了吗”
“是啊,幸福得坏掉了”
“……你可真是油腔滑舌”
“没有那种事没有那种事没有那种事”
“哼哼”
“所以说哼哼什么,哼哼哼哼哼”

“……我有点子了”
“哦?”
“我想使坏”
“使、使坏”
“偶尔一次……也不错吧?
“双……海”
——时间,仿佛停了下来
那种也许不过是一次陈腐而俗气的老套情节
但在我心里,又有什么能够替代呢?
 
[涌泉]いつ空星空 - 息流 - 流水线上的Factory

——————————

之后就是回想……不放入之后的回想未免太欺负人了
我也颇想把回想部分也搞出来,ふたみ的回想是我所看过的颇为有趣的一段。其实应该说,相比其他(不局限于朱门优),这架乘着刚刚满溢而出的满足感滑翔至远方的纸飞机实在是难以言喻的给力,它给予我的温馨压倒了欲望——但即使如此,还是得让回想文段活在游戏脚本中

烧死!一定要烧死!!
什么叫“ニヤニヤとまらない(淫笑不止)”,就是指阅读以上文段时的情况
后半段被掐掉了BGM,两人站在山丘上仰望“星空”,萦绕在边上的就只剩下ふたみ的CV的话语。遠井実瑠的演出在对ふたみ而言是不可或缺的,那份声线中的硬实,然后动人情怀处惹起的颤腔,这些都是治愈心灵的不可多得的妙药。ふたみ没有了遠井実瑠的加持,那这个角色也不会显得如此可爱
写出一个可爱的角色是非常难得的,不是《花色》那种萌属性堆砌,而是确切的基于人心的关怀之上的角色锻造。看到这些角色总会感觉世界是如此的美好,而美好的世界才是人所追求的终极目标。所以可爱就是正义
——谁不让我好好地吃(这种可爱的角色),我就让他连吃的机会都抹消掉!
  评论这张
 
阅读(30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