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流水线上的Factory

在生前做死后事

 
 
 

日志

 
 
关于我

Galgame系流水线,同时对“东方”国度有着执著的追求……图狂,音众,喜好是有空发神经写些白痴文字,美言曰之则为寄托心境,当然,两者要结合来看才是真实……最后,Say a "hello world"赠与我的头像

网易考拉推荐

[涌泉]<いつ空>那片云的背侧  

2013-04-13 17:03:54|  分类: 涌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蛋疼起来很要命

——————————

以下是翻译
选取的是《何时升天》中ふたみ线的末尾,当ふたみ只身一人之时

煽情。透彻心扉的煽情总是让人记忆深刻的
这个文段(的走向)直到今天我还记得,即使我得到机会再读一遍、两遍,甚至尝试改写,还是被那份渗出来的情感所渲染到。我觉得朱门优已经用尽了身上所有煽情的功力了,以致我读完之后甚至有因虚脱而溅出的泪(当然,我是指第一次游戏的时候)
不得不动手。纯粹是为了缅怀这个逝去却又存在过的光阴
找一个理由让自己动起来是一件挺好的事。不过,这个理由一定要符合自己才行

有点可惜的是,这段东西没有过于专注在策和ふたみ两位之间(否则的话就太短了)

——————————

角色:唯井ふたみ(唯井双海)——没什么值得解释的

背景:一切都平静下去。原本守护着这个世界的ふたみ因为策的拯救而回到了地上。她的家族已经全族离去,孤独的少女将展开最后的旅程

——————————

那片云的背侧

——————————

——少女醒来的时候,身边已再没其他人

率先映入眼帘的,是养育她的家
那座从遥远的过去便矗立而起,俯瞰着阡陌街道的大屋
大屋内不见人影
甚至连人影的气息也不存在
无论打开多少层帐幕,即使在如迷宫般的建筑内寻找到最深处,还是没能碰上一点人的痕迹

这是梦吗……
她怀抱着淡淡的期待,任由微风拂过她的脸颊

游走的大气如是恶作剧般,撩起了细细的碎片
那些被少女纳在掌心的细碎片段,是布屑一样的东西
边缘处焦黑如墨……那模样,仿佛就是她在小时候送给祖母的和服

她的祖母常常穿着丧服
记忆中的祖母,无论何时都好像影子那般
小时候对此并不感觉到意外
因为一直以来都习惯这样看着,等到懂事的时候就已经完全接受了这个形象,那在自己的心目中是理所当然的事

——直到她不经意地明白到那是丧服,并且认识到丧服背后的含义时,终于感觉到不可思议的她向祖母寻问缘由
“那是我的一生都必须服丧”(*简单地说是,云戌亥家不断死人是命运。详细不谈)
听到的答案就是这么一句
看到孙女一脸茫然,祖母就又作了补充
“假如自己不去面对这种事,那我也无法获得龙视*的原谅”(*专有名词,不必理解)
孙女果然还是不明白其中的奥妙,不过祖母一直都是腰杆挺直堂堂正正的人,她这样做肯定是有理由的
讨论便到此为止
作为由祖母一手带大的孩子,她自然察觉到祖母并不愿意过多地谈及

是的,她察觉到
——“祖母正忍耐着”这个事实,她总算确切地感受到
但所谓的“忍耐”,幼小的她究竟能理解到哪种程度呢——

[涌泉]いつ空那片云的背侧 - 息流 - 流水线上的Factory
她想着“嬷嬷好可怜啊”,然后就一个人跑到街上的服装店买东西去了
那是第一次,没带上随从外出
从出生起她的腰腿就相当羸弱,但那时候的她还没到需要轮椅的地步
当然,她还是比不上健全的孩子——再加上,那时的她还相当幼小,而且又是住在山里头不谙世事,是连野山也没机会走全的千金小姐
她虽然老早就出门,但下山也耗费了相当的时间
直到她总算摸上了目的地,她满身上下已经是擦满泥印,天色也完全入黑了
“把和服给我”
一边死命敲着早已落下的百叶门,一边吃力地大声叫唤着店员
在安静的夜里,她一次又一次地拍打着店门,直到没多久,一个看似是店主的中年男性跑了出来,露出一脸的惊讶
“把和服给我”
听到这句的店主越发诧异,便向着满身是泥的少女问“你有没有带钱啊?”
那时候的她,还没有“花钱”的概念
以往的出外,只要盯着看某样心仪的东西,那东西马上就会变成自己的
又或者,在书上看到什么,只要口上说“这个看起来好好哦”,第二天那就会出现在自己眼前
看到她歪起了脑袋,店主叹息一声,脸上露出一副“怎样才能撵走这累赘”的样子
后来,当她听到“你还是让你爸爸或者妈妈过来吧”,她便陷入了困惑当中
因为她没有,任一方都没有
她说“是指嬷嬷吗”,对方只是冷淡地应付到“那就带你嬷嬷过来”
也许是听到店前的扰攘,店主的妻子也从里头走了出来
她很快就明白到事情的梗概,但当她看清楚埋在暗处的少女的脸时,她大惊失色地到她丈夫身边打起了耳语

有关王族姓氏的陈述,少女并没有听到

从那个瞬间起,店主的态度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他不仅马上把少女招呼进店里,饮料也好甜点也好,无论要不要都通通献出来。当他知道原来是一个人从山顶那大屋走到这里,更是不断地高呼“太厉害了”、“真是聪明伶俐”

“把和服给我”
再一次,少女如是说到。店主这次便堆满笑容地引领着她走到陈列着商品的房间里去
能向云戌亥家助上一把,就等同于在这街区里得到了免罪符
价钱就算高出不少也应该能卖出去吧——做得好的话,说不定还能迎来真正的金主
总而言之,店主为了让这少女感到开心满意,是用尽了浑身解数
——就算对于另一个大势力樱守姬家而言,他也不会被盯上
对店主来说,那是百利而无一害
相对于大人心中的如意算盘,一无所知的少女只是两眼放光地,在纷繁汇聚的布丛中物色着适合祖母的服饰
“嬷嬷她应该会开心吧”
她满脑子里都是这个想法

——没过多久,外头便有了急促的声响
看来是店主的妻子知道大体,收到信号的云戌亥家很快就派人过来接回千金小姐了
他们全员武装,生怕是被樱守姬家的人给拐带走一般,在附近巡逻戒备着

“嬷嬷,我说啊……”
当她抬起头面对她“最喜欢的嬷嬷”时,映入眼帘的是一副从未看到过的脸
她第一次被掌刮
一切都来得突如其来,甚至发生了什么事也分辨不清
原本的目的是要讨得欢心,结果却反过来惹恼了,现在脸上还滋滋地发痛——

面对这些,她却并没有哭
也许,那是因为祖母的脸让她过于惊讶了
祖母正脸色惨白地喘着气息,而且……她的眼角正泛着泪光
“嬷嬷,是哪里伤了吗?”(*嗯,泪腔萌声)
话还没到传到耳边,少女就被紧紧地抱住了
少女身上的泥土,弄脏了祖母的脸
然而,绷紧了的手臂只是一心地抱拥着孙女

……那天祖母身上的温度,直到今天还记得

结果那件和服没能够亲手递给祖母
不到黄河自然不能死心——小时候,或者催促着“今天会穿的吧”,又或者抱怨说“今天又不穿吗”,然而无论怎样,祖母都只是露出一副不好意思的神色
过去,她也认为祖母实在是太冷淡了——

现在已经明白过来

那是因为祖母还肩负着责任
脱下丧服的那天,自始至终都并不存在
只不过,祖母还记得那天的事
……而且,她一定非常珍视
否则,又怎么会……
怎么会在今天这个日子,我能握住这段布屑呢?
不正正是因为祖母她知道今天是“最后一天”,我才能够遇上这一切吗——
“……到最后,还是没能看到她穿上”
紧握的指尖正颤抖着
游走的风如是恶作剧般,撩起了纸片般的布屑
……眼前,绝不是梦
记忆的残渣正絮絮地念叨着

少女跑了出去
——从毁于烈焰的王国里
成为亡国公主的少女无法抑制着内心的焦躁,奔跑起来
她有必须找到的背影
那是她一直都注视着的背影
只要看到便跟上前去的背影
必须跟上并走到身旁的背影

[涌泉]いつ空那片云的背侧 - 息流 - 流水线上的Factory
来到山下的她首先就到达了那里
那里,是个汇集了无数记忆的场所
那里有为了讨他的欢心而屡败屡战,勤勤勉勉地打理的房间
那里有为他烹调,被他称赞说好吃的房间
——那里,还有每晚和他共眠的房间

然而没找到他
闭上眼,深深的挂念早已倾盘而出,但张开眼时,却并没有捕捉到他的身影
一丝不安掠过心头
少女迅速离开了家,一个劲儿地奔跑着
啊啊,要关好门——尽管这样提醒自己,但这是她第一次连门也没有锁好就离开家

那是预示着什么吗?
大概她自己也没有明白过来,那究竟预示着什么吧

[涌泉]いつ空那片云的背侧 - 息流 - 流水线上的Factory
这里
[涌泉]いつ空那片云的背侧 - 息流 - 流水线上的Factory
这里
[涌泉]いつ空那片云的背侧 - 息流 - 流水线上的Factory
这里

这里也好,那里也好,无论哪里都好
“…………”
这次,少女感到了挫折

无论走到哪里,和他在一起的片段都已充斥到这片街区的每一个角落
“便当……”
——忘记带过来了。正当她想这样说
话却哽在喉里
为了摸熟他的口味而付出的辛劳
终于掌握他的喜好而获得的满足
立誓要用料理赢得他,为此绝不能输给任何人
情感的波浪正汹涌澎湃地翻腾着

[涌泉]いつ空那片云的背侧 - 息流 - 流水线上的Factory
“呜……”

用力地闭上眼帘,然后——
(必须……继续找下去)
她再次跑了开去

奔跑着的她忽然想到
正是那个人的庇佑,她才拥有了能够奔跑的身体
庇佑——不
是褫夺
正是不由分说地夺走了他的生命,才能拥有健康的身体
至今为止,竟然能一无所知地优哉游哉地过活
……不知道
这种话,算什么解释呢?

当知道“自己的身体比其他人要孱弱”,那时已无法挺直腰杆
当认识到“自己无法像同岁的孩子那样生活”——当彻底认识到之时,她是哀叹过多少次
诅咒着这双连奔跑也无法做到的腿
厌恶着这副越成长却越孱弱的身子
最后,当她知道自己必须依赖着轮椅生活时,她便从此被关在山顶之上

(……我可是多么开心啊)
当终于可以再次用自己的两条腿走路,那时候的她是多么的欢喜
当她可以在庭院里来回走动时,她还由着性子遍地摔跤、打着滚,快乐得不能自拔
——又怎会想到这是以谁的牺牲作为代价的呢

(对不起)
她重复着
(对不起)
十次、百次,仅仅是重复着
(对不起,那时的我竟然会开心)

她身上究竟有什么罪孽呢?
怀抱着渐渐衰弱的身体,看不到任何回复的征兆,惨淡的未来带不出一点希望之光。命途难卜的少女不过是因为能够“舒展开身体”而感到开心罢了——
这难道有什么值得责备的吗?
她不是将“赋予她的责任”给努力地做到最好了吗?
她不是坦然地面对“献身于家族”的命运,然后从中找出快乐,并最终茁壮成长起来了吗?

那是在绝症的深渊里垂下的一道蜘蛛丝
让她紧握住,然后往上拉,将有一个七彩缤纷的新世界在等待着
为此,那里设计了一个“局”,能让她全身心地挥洒这份刚刚得到的活力
故事的走向早早地尽收在那位孤独的当主手中,“老奸巨滑”一词已无法道尽她的计划——那么,这些罪孽是否就应该落到“提线木偶”之上呢?

“不知者,不罪”

她本人一定会这么辩护吧
孙女的性格祖母当然了然在心
所以她不是烧成灰烬了吗?
为了证明孙女的无罪,她以她的身体作证,高声咆哮着,并最终粉碎成千块万块。不是那样吗?

——你的惩罚都已卸下了

(对不起)
尽管这句话辜负了祖母的一番苦心
心里的歉意却停不下来
(因为)
因为,现在的身体,是“那个人”献予的——
(好想见你啊)
所以,对不起
(对不起,嬷嬷)

——当回过神来,天色早已从黄昏步入黑暗
天上是无云的夜空
那是她渴望已久,等待已久的星空
现在,头上没有分毫的障碍——大大小小镶嵌在上的宝石,正拼命地炫耀着自身的光辉
仿佛要把至今为止都没能放出的光芒给悉数放出一般

……但为什么呢
仰望着的她,内心却没有一点的高兴

“结婚吧”
那句话回响在耳边
即使希望眼前发生的一切都是梦,但也绝对不愿承认那句话是一个谎言
那句话所饱含的意义,那句话所寄托的思念,那是她最不愿意割舍的部分

“…………”
仰望着星空的少女,突然想起了
“——‘结婚’是怎么一回事呢?”
曾几何时,他把“结婚”提了出来
那时候没能给予任何回答
因为自己一直都只是忠实地履行职责,从未想过要达成什么样的默契
但到了现在——
却已经没有心思去回应了

“小主人……”(*お主人ちゃん)
喃喃细语飘向星空
“结婚……的意思不就是……”
——不可以
“结婚……是”
不可以哭出来

察觉到了
不得不察觉到
那个人已经不在身边
在这片土地上,已经没有了他的身影
——本应是结伴同行至死方休,现在只剩下如此的模样——

[涌泉]いつ空那片云的背侧 - 息流 - 流水线上的Factory
“结婚……不就是‘一起走下去’的……誓言吗……!”

可是,已经不可以“一起”走下去了
没有了“一起”的人
走到哪里,也没有
——即使寻遍这个世界
也不会找到
明明曾经是那样地渴求的星空
明明对她来说是甘愿献出所有,把那看作是黄金一样珍贵的存在
忽然地,黄金滑了出来
变幻,沉淀,最终化作另一种姿态
但那又如何?

[涌泉]いつ空那片云的背侧 - 息流 - 流水线上的Factory
——因为已经变了
终于明白过来
曾经的那份“想看星空”的思念
已经变成“和那个人一起去看星空”了
和最喜欢的,那个人一起——

——我愿意
“……ぅ……”(*后面都是拟声词。我对自己贫乏的词汇感到痛心)
这次的自己已无法回答
明明是那样希望去回答
明明是轮到自己去回答
“……ぇっ……”
不可以哭出来
因为是那个人是为了我而牺牲的
“ぇぇっ……ぇっ……”
不是为了这个街区,更不是为了世界
双海——只有双海能真切地明白这份心意
只有自己必须要去明白这份厚重的心意
“ぇぇぇぇっ……ぇぇっ……”
不可以,绝不允许自己一个人哭出来
怎么能回避他的思念呢
“ぇぇぇぇっ……! ぇぇぇぇぇっ……!”

我——
是那个人的“妻子”,不是吗?

[涌泉]いつ空那片云的背侧 - 息流 - 流水线上的Factory
“あああああっ!うわあああああああーーーー!”
好想告诉他
好想将心里所有的话都告诉他
没有他在身边的日子会很难受
没有他在身边的日子会很孤独
原谅我内心的自私吧
原谅我
请原谅我
但是,我只想和你在一起啊!

——故事走向终焉
应在的了无影踪
残存的嚎啕大哭
在黑漆中透出的星空,那恍如是——
……无数人用他们的温柔所守护着的世界

——————————

所谓“三部曲”,必须要分三步走,唯此才能是“三步”的曲
我很乐意承认我是从改写这篇起就预定了要分三步走,除了无法预料到这三步走了多久(中间是这篇

我对这段文段记忆最深的地方,是那个ふたみ跑到学校没有找到策的人影,一瞬间想哭,却又最终忍住了的小小片段
没有文字描述,一声短促的哽咽,加上单纯的图片效果变化,却足以将在坚强和柔弱的缝隙间苟延残喘,五味杂陈的ふたみ表露无遗
以最小达至最大,神来之笔,至少个人是这样认为的

我不大想反复去说我对策和ふたみ这两个人的想法,我想我早已穷尽了想说的话
但我想申明,反复地去申明:我喜欢的不是ふたみ这个角色。她的悲剧设定还有人物设定都很好,故事也很完整,但她毕竟被另一些给压制住
我是喜欢策和ふたみ这一对
“一对”,这是关键之中的关键
  评论这张
 
阅读(37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