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流水线上的Factory

在生前做死后事

 
 
 

日志

 
 
关于我

Galgame系流水线,同时对“东方”国度有着执著的追求……图狂,音众,喜好是有空发神经写些白痴文字,美言曰之则为寄托心境,当然,两者要结合来看才是真实……最后,Say a "hello world"赠与我的头像

网易考拉推荐

[流水作业]<向日葵の教会と長い夏休み>求败的牌局  

2013-09-16 01:41:31|  分类: 流水作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就是这个胃,就是这个味

——————————

[流水作业]向日葵の教会と長い夏休み求败的牌局 - 息流 - 流水线上的Factory

完成度:100%+

これはだな。男の子にはあって、女の子にはないものだ!

枕是这个Blog的老熟人,其中的因缘犹如年轮,数不清,理还乱。不过有些是明确的:我对这群人没有坏印象
故此,这合起来大概18个小时的攻略时间没有让我产生任何抵触。也出乎我意料,结束游戏的我在好一个星期内都在回想着故事的片段,最终在写就上一篇作业后,我毅然地重新打开游戏,不以撸管为目的再一次开始了悠长的暑假

—————在希望处集合—————

画面:8.5
(基友4你什么时候才能滚回《灯穗奇谈》的画风啊!?不过游戏结束后,我震惊地发现基友4的雏樱才是最合我眼缘(ジト目赞。更为震惊的是同时最好用,足足是水的十三倍!当然我只说CG部分)。狗神煌、砚(这家伙倒是将SCA自的魂装到自己身上)等人虽然不合我个人口味,不过枕在此之上的功夫也无需怀疑。CG的质量比立绘要高很多。背景那浓烈如浮生梦幻的上色自然是锦上添花。好评如潮!这个枕头,睡起来总会特别地安心)
音乐:10
(前段时间旅行时到了一片沙滩,天色已暗,我坐在礁石上延望着海平线,嘴里哼着的是《希望的晨光》,眼里的却是一路阳光)
剧本:8
(做得很得体。是“进可攻,退可守”的得体,越了雷池却让人恍然不自知的体面)
演出:8
(有一个场景:男主失落地搭着大巴回到胧白,他倏然瞥到了雏樱坐在站前痴痴地等着,醒悟到坐过站的他慌忙下车奔向雏樱,然后雏樱转过头正面面对男主
[流水作业]向日葵の教会と長い夏休み求败的牌局 - 息流 - 流水线上的Factory
换一种处理:男主到站下车,和雏樱四目相对,然后雏樱带着半哭的脸唤着男主的名字扑通地抱拥过来。相比如此这么的预定调和,作者在此仅仅是多选择了一个正面的差分,却又是一个隐含了从落寞到希望、从深渊到天堂、由伤悲转喜悦的复杂神色,这个简单的“突如其来”来得恰到好处,男主和雏樱之间的五味杂陈更胜千言万语。和男主一样,我因为这个瞬间,对雏樱泛起了不可抑制的怜爱)
其他:9
(十八载逝水流连,花开花落,斗转星移,除却乌云,希望仍在指引路途)

——————————

……

女主角们除了少数外,全都是孩提时代就和主人公建立了死党好友的关系
所以“青梅竹马”的要素在本作里是相当浓烈的
在“枕”相关的作品里,本作和其处女作《H2O》的主题是相当接近,只不过,《H2O》更为细致地刻画了孩提时代,并以此作为故事的入口
与之相比,本作则以回首过去作为导入,以教会将要消失的寂寥感作为飘散在周围的感情氛围,着重刻画成年了的主人公和青梅竹马的女主角双双再会并坠入爱河的故事
H2O是孩提时代(现在)→学生时代(未来)
相对而言,本作则是孩提时代(过去)→学生时代(现在)
作为青梅竹马系的作品。本作不如说是更为正统

……


——————————

雏樱线是我近两年里给我感触最多的单线,超出了我的预期,却又合乎我的历史经验
其实也不合乎我的经验,对于正常的枕而言,设定蹦出的时机应该更为诡秘些,更为不可理喻些,更为浪漫主义些才对。这部作品有很多令人哑然失笑、握腕痛惜的部分,但核心部分没被污染,埋在向日葵当中的悠长暑假是真实的,不再有顺手就来的设定伎俩,不再以一根分叉的情感柳枝来作撑杆跳,不再在狭小的房间里打开被错放的太阳射灯,闪瞎人的狗眼——就是体面地,用年与岁跟“你”谈谈情,说说爱”,并让角色们在懵懂里不可置疑地走向明确
这个缓慢但确实存在的路线图是何其美妙,美妙得让我能长叹一声,继而为雏樱和男主感到由衷的欣慰

不得不承认,雏樱线的整个走向和小日向はやみ是异曲同工的。当然也不必掩饰,我就是将以往对はやみ的想念“移情”至雏樱身上,以至我难以自控地萌生出大量感慨。又或许没有多少艰深的理由,不过是单纯地怀缅从高中开始的Galgame历罢了
然而殊途同归地,这些最终又汇聚在一个数字和一个单位之上——十,年。这对我而言未尝不是隐含着某种启发
雏樱和はやみ的相似在于两者都是在少年期就和男主认识,经历了多少风霜雨露后确立出一层难以割舍的关系,继而在剧本回归时顺利登顶。差距在于,はやみ和琢磨之间除了青涩的情愫外不会再有其他随想,而雏樱和阳介则蕴含了更多的变数——阳介握着方块A和红心A,雏樱则拥有梅花A加黑桃A。阳介已经打出了方块A(“我希望成为她的父亲”,亲情牌),现在轮到雏樱作出她的应对
亲情还是爱情,一个现实里几乎没有,却在虚幻里至死方休的话题(大多是兄妹,这里是“父女”)。雏樱是顺流而下地打出梅花还是一击脱离地放出黑桃?问号对应着的就是悠长假期里的变数,两人手里的三张牌足以谱出这种变数:虽然阳介以父亲自居,但雏樱一直积极地拒绝接受女儿的身份,她当然对阳介心怀感恩,但她更清楚在面对阳介时,亲情仅是其中一个片段
亲情还是爱情?黑桃还是红心?这便是纠结的终极
至于具体到雏樱的作法,古之“退避三舍“便是小女子的小“伎俩”:阳介和月子(阳介的青梅竹马)的相亲令雏樱担心阳介被夺走的,但当雏樱得知阳介拒绝了月子,甚至连他好友的工作邀请也用一句“不想离开女儿”来婉拒时,阳介为她作出的牺牲同样令她感到不安,因为她担心这不过是阳介的同情和怜悯,而非发自真心地要和她在一起(无论以哪种身份)。她想起十年前阳介寻找她生母失败回来后就忽地执意要成为她的父亲,她想找出其中的缘由,所以毅然出走东京想要找到生母问个明白,这后来被赶来的阳介拦了下来。随后在两人的夜话里,阳介将当初下决心的缘由告诉雏樱,总算释然的雏樱便决定打下梅花,接受这份养父女的关系——
但牌局结束了吗?在观牌者的眼里,雏樱就是“人作死就会死”了吧,当然对于如此纯粹的女士,甘愿作死必然更能烘托出她为情牺牲的伟大,继而更让人感到父复何求。但博弈就是博弈,博弈的胜负终究是基于目的而归于结果,用一张黑桃奠下胜局何乐而不为,但在结果出现之前却怎知道是不是最优解?
倘若黑桃比喻着“fin”,她若放下,结局便随之而至。她现在放下的是梅花,是方块的进那么一步,这一步让她走进穷途,却尚未让故事的变数走进末路,或许,她还有一丝奢侈的寄望寄托在对手之上……嘛,作为男性向游戏,由男性来结束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对于已经养足了焦虑的玩家,阳介的所有行动是乏善可陈的。故事最后,他打下了红心破除了父女关系,两人在波折风浪里结成伴侣,这兴许从游戏主页那个骑乘位便足以窥探出来。雏樱手上的黑桃原本就意味着接受牌面的“现实”,现在牌局在阳介的红心里先一步结束,她输了,至少牌面上是这样,但她所赢得的已是不言自明
——也许雏樱从头到尾都在求败,她以她渴望的方式败在阳介的手中
我觉得,正正是弯延曲折里的踌躇与前进,才让这两个角色在百结的愁肠里缓慢而又坚实地编织起彼此的心愿,继而让该作该线四溢出“成长”的味道。两人高歌着“一起走过的日子”并最终走到一起,破落的内心在希望的向日葵的指引下一路走向光明,从一而终得美妙绝伦,两人的记忆与我(玩家)共享,细数的长流里有我的倾听,我的高度参与使我察觉不到他们的心意中有任何突兀的部分,甚至令我恨不得摇旗呐喊,为之喝彩。父复何求?不止。夫复何求!
如果说《何时升天》里的策和双海是具有魔幻装逼主义的神刁侠侣,那《水》的琢磨和はやみ则是理想爱爱故事下的凤凰呈祥,至于在向日葵见证下的阳介和雏樱,则更多是现实父嫁宣言的水乳交融——对我而言,这是久别的慨叹(我就是这样用词的啦!)
以撮合伴侣为线,以希望为点睛,起伏里归一,尾声收束得理所当然,单纯以满足感来衡量,我实在不能吝啬自己的感想来陈述该作的优点。这是我的一点小小偏见

当然,为保证我个人精神分裂式的主客观思维势力均衡,我必须在此闲聊我的贤者状态
仅雏樱线,感情起落尽收眼底,所有“历史”一一细数,角色谈吐间撩起的记忆碎片(剧本前半发生过的情节)给予我实在的共鸣,我觉得是本作能比《水》往前跨越一大步的本源。はやみ和琢磨之间的相互依偎我能体会到,但当这条直角坐标系内的曲线一旦越过y轴,便是贴着x轴回归到开水般的平稳;阳介最后打下红心太快导致我有点追之不及,然而之前两个人内心的压抑和冲动已经释放得很是透彻,没有参杂扭曲的trick或爆地雷,平淡地没有刺激的惊涛骇浪,让我顺利地在潜意识里铺垫好跃迁的准备,然后故事动人地收尾。所以说,必杀这种东西,三步三拍才能更具节奏,更能鼓动人心
除去这个让人眼前一亮的剧本外,其他三条线就如我看到的一些评论所说,是枕的一贯本色的体现。角色萌度本身不差(我挺喜欢ルカ),但思路如尿路,追之不及。突然间ルカ就多了一个第二人格,突然间男主就因为托梦(?)带着狐面硬抢千金,为什么要放弃治疗?浪漫主义是综合症啊!
最后,我很惊讶很多人对詠线赞不绝口。那脚本本身是写得不过不失的,关键是整条线索的布局很经典(先隐隐透露出詠的身后有料,然后抛出了詠悲伤的回忆,然后在体制外的“神”的帮助下结束脚本。这就是“奇迹”的玩法),我就愣是没看出有什么过人之处,除了美丽的童话色彩——因为狗神煌prpr所以詠就必须prpr就另算。不过詠这个角色是很讨喜,当然,那是因为雏樱线里的精彩出演而非其专属角色线了

不过意见意见,意见也是异见。我除了在此地落下些许诳言外,也并无其他可做
当然,看到“女儿”的胴体时敬礼,我想这可能是逃不掉的共同点(……诶,等等,我真的没有……看清楚,那是基4的啊,怎么可能!……ふぅ……)

——————————

[流水作业]向日葵の教会と長い夏休み求败的牌局 - 息流 - 流水线上的Factory

那么,怎样才能艹月子?
我觉得这个问题和“怎样才能艹音无彩名”一样无解
哦,有解——Drown (Drug) in your MIND
  评论这张
 
阅读(467)|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